kbtlv熱門都市小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218章 郿塢的美女都是徵西將軍仁義的證人-m3nk8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尔等是何处兵马!受何人指派攻打郿坞!我乃左将军皇甫嵩,你们何敢抗拒朝廷平叛大军!奉先你也住手,不可妄动!”
半夜的郿坞北门内,一片兵荒马乱,已经周岁63岁的皇甫嵩,不辞辛劳快马加鞭带着从骑进城,大声喝问试图制止面前的混乱。
而皇甫嵩眼前,此前正有一名方天画戟的猛将,骑着赤兔马,与一个拿着双铁戟和一个拿着大斧的以一敌二精神抖擞混战,正是吕布和典韦、徐晃在瞎打。
原来,朝廷这次派来对付郿坞余孽的统兵主将虽然是皇甫嵩,但虎贲中郎将吕布也请命坚持要来。
吕布显然是想弄回跟他私通的、留在郿坞的董卓侍女任氏。但王允视吕布为“剑客之才”,也就是觉得吕布只有匹夫之勇,并不愿意给吕布调兵,吕布只能是带着随身亲卫,请求皇甫嵩答应他共襄盛举。
吕布马快,又自忖董卓既诛,郿坞定然人心惶惶,不用攻城就能传檄而定,所以越众前出,脱离了皇甫嵩的大部队扮演先锋先到了。吕布素来好色,他最希望的是多分一些美女,也未必拘泥于侍妾任氏了。
谁知吕布杀到的时候,刚好赶上了北门乱战,他也不知道还有谁在攻郿坞,唯恐自己要的女人被弄走,也加入了三方乱战。
一开始他倒是杀得很顺手,一戟一剑无不带走一名飞熊军士卒,但后来随着飞熊军被几乎尽数杀完,而另一方“友军”阻止吕布进入内坞劫掠美女财物,双方就冲突起来了。
战场上如此大乱,双方喊话讲理本就不易。而李素这种注意人身安全的家伙才不会冒险靠近战场制止,而且有些事情一时也说不清,只好任由吕布和典韦、徐晃先混战上百十回合。
双方就这么半懵逼地奋战了一百余合,先是典韦独战吕布五十余合,渐渐落於下风,而后徐晃加入进来,总算堪堪扳成平手。也幸亏张辽没跟着吕布来,否则今天这场误会说不定典韦、徐晃都有可能交代在这里。
最终总算是等来了慢腾腾的皇甫嵩赶到,出言喊话制止了吕布。
李素一直躲在城内一处城楼上,旁边围了几十个拿着包铁大盾的士兵,直到听到皇甫嵩出现,李素才在盾阵后面高声喊话:
“皇甫将军!吕布莫非已经归顺了朝廷、不再追随董贼助纣为虐了么?那应该是一场误会,在下李素,我乃受征西将军之命,前来讨伐篡汉之贼董卓!”
李素当然知道吕布早就跟王允合谋了,但他必须装作不知道。因为刚才的那些俘虏们,也没提到吕布叛变了董卓,李素没有立场和理由去知道。
皇甫嵩微微一惊,连忙继续扯着嗓子在城下喊话,让诸军全部住手、分开两边,防止自相残杀后,他才很有条理地问道:“董贼倒行逆施,但何言篡汉之贼?难道你们是因为……别的契机,机缘巧合来此讨董的?”
李素连忙把借口说完:“征西将军是四天前听说了董贼逼迫天子下违心之诏、要禅位于他,并且离开郿坞去长安受禅了。
绝世相师 苍百劫
皇甫公,征西将军这些年来,可是丝毫不曾敢忘您当年教诲——身为汉室宗亲,不该亲自入京讨贼。可入京形势变了,天子都已下诏禅位贼臣,身为宗正,怎敢不奋不顾身!
当然,我们今日杀出褒斜道、抵达五丈原时,才知道董贼受禅乃是朝廷诛贼的计策,董贼并未真的得手。所以后军的征西将军非常克制,没有亲自入关中,只是让我依然带领前部先锋共襄盛举,咱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皇甫嵩听完,虽然觉得离奇,思前想后,却决定相信这一切,因为他也找不到别的解释,只能认为这是天佑良善,让好心的人撞上好运的巧合。
洪荒帝魂 妖監
“大汉天下,竟然还真有刘备那么良心那么忠义的宗室,就因为听说董卓逼迫天子禅让,一天都等不得就马不停蹄派兵勤王。
虽然这是王子师的计谋骗术,但也是日久见人心,板荡识诚臣了。若非刘备这般眼里揉不得沙子、一听说贼臣篡逆就当天出兵,稍微多迁延几天,恐怕也就等到真相了。”皇甫嵩心中如是暗忖。
想到这儿,皇甫嵩也越众而出,挡在吕布面前,先稍稍责问了他不该不问青红皂白就与可能是友军的人交战,然后又和蔼地追问典韦、徐晃有没有死伤。
典韦哼哼两声不屑于回答,皇甫嵩也看得出他没受伤,但肯定是被吕布打压得挺憋屈,也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高干boss在上
皇甫嵩转向李素,用言语继续挤兑:“既然是友军,机缘巧合,我奉天子之命收杀董氏贼子、运回郿坞钱粮归入朝廷府库。还请贵军不要乱来!”
李素身边那超过一千五百名士兵,其实人人铠甲袖子、腰带里都藏了些财物,但是跟郿坞的整体财富相比,还是非常渺小的。
关键是这儿够数千守军吃三十年的存粮,以及大量的铜钱、绸缎肯定是拿不动的,也就拿点细软,找不到黄金的士兵,最多每人抱个五六匹锦缎。
李素眼珠子连续数转,知道不能坏了刘备一世英名,也知道自己仓促之间运力不足,就决定拿这个挤兑一点功劳和美名出来。
“左将军,我等奉征西将军之命勤王,这次可谓是名正言顺。既然都到了,我们也不会让朝廷难堪,但朝廷不能有功不赏,也不能无视勤王功臣——
我愿意带此两千士卒随同左将军回京,一起押运这批财物,并且献上我们追剿斩杀的董氏一门首级,向陛下献功,左将军以为如何?另外,在献功完成之前,我军要求与贵军一起看护、互相监视这批财物!
另外,吕将军来之前,我已经答允将坞中有家可归的良家少女全部放归民间,左将军以为如何——这些苦命女子都是被董贼抢来的,并非货物,她们还能自己回家,总不至于充公到后宫吧?那岂不是以暴易暴了?”
李素的三观还是很正的,董卓抢来的钱是死的,不会开口说自己原来的故主是谁,所以物归原主也是不可能了。但这些女人都是大活人,还有家眷的话就该放回去,这也顺便邀买了一大波名声、将来都能做个见证。
李素相信一点很朴素的道理:长得漂亮的女人更容易嫁达官贵人。这些女人能被董卓选中,将来想找个有地位的夫君应该不难(哪怕是给人做妾)
棋子新娘:總裁的罪妻 開心果兒
如果这儿能找出好几百个还没来得及被董贼玷污、又有家可归的少女放回去,将来她们就可以把今天发生的一切,把刘备军的仁义之举传播到很远,而且每一个听众可能都是名臣名将。
这个舆论潜力不容小视,反正人情总要有人做,李素来做了,让她们念李素的好,岂不美哉。
超级强者
皇甫嵩点头:“可以,奉先,咱也依约而行……奉先?人呢!”
皇甫嵩谈好条件,才发现吕布消失了,他有些恼怒地让人找了一会儿,才发现吕布从后坞一处宫室弄出来一辆马车,里面满满当当塞了一车女人,估计里面就有任氏吧。
“好色之徒!”皇甫嵩恨其不争地叹了口气,不好意思地对着李素赔笑,“这些女子可能跟温侯有旧,而且也不是良家闺秀出身,就不在释放之列了,不差这几个吧?”
李素冷笑:正好,有吕布给皇甫嵩、王允抹黑。等将来剩下的女人都被放出去,世人就知道王允皇甫嵩的正气值也不过如此,还不如刘备大义凛然。
这事儿就这么形成了默契,李素只是稍微捞了一点,藏着掖着,皇甫嵩军的士兵们也不干净,也尽量藏了一点,然后把剩下至少还占董卓敛财七八成的郿坞钱物,装车运回长安。
李素也不肯吃亏,除了那点夹带的财物之外,临走的时候更是让徐晃打开了郿坞的武库,让所有士兵都每人领了一套铁札甲,累计一千五百套,还有一千五百柄斩马剑和其他一些装备——
谁让郿坞是董卓的老巢呢,不但钱财库很丰足,武库的富裕程度也相当于长安的中央武库的几成了,李素拿走这些东西,将来又能多组建两个陷阵营了。刘备军原本规划的陷阵营最大规模是五到六个营,现在就能增加至七到八个。
而且拿武器也不算违约,因为这不是“府库财物”嘛。勤王部队武器有损耗,弃旧换新有问题吗?屯田兵原本的破装备,李素也都让士兵们放回董贼的库房了,如果点数量,总数是不少的,只是以次充好掉包罢了,太正当了。
运送财物的车队足足有一千多辆,还没装完。毕竟这是三辅百姓被搜刮两三年的积蓄,没那么容易运完的。
皇甫嵩只好先留兵贴封条看守,将来再分批装运,李素也留下了一些人监督,双方互相监视,也好增加一点筹码,防止王允到时候封赏少了,也好继续握一个把柄,增加一点王允的心里价位。
三天之后,六月初十,李素带着典韦、徐晃,抵达了长安城的西门。李素只让典韦徐晃带了五百卫兵进城,剩下一大半的部队恭恭敬敬驻扎在城外,丝毫不落人话柄。
司徒王允显然也才仅仅提前一天得到消息,惊讶尚且未散,此刻亲自来到护城河外,迎接皇甫嵩、吕布和李素等人凯旋归来。
“征西将军真是公忠体国、奋而忘身,居然一听董贼篡汉当天就起兵勤王,佩服佩服!”王允表情僵硬地跟李素拱手,显然很郁闷有人跟他分润了勤王灭贼的大功劳,但也没办法。
见证人太多了,皇甫嵩吕布都是第一现场证人,还有好几百个有地位人家的美貌小姐被放回家,都是证人!王允想独吞功劳不承认都不可能。
李素不卑不亢地当众一挥手,让典韦捧着一摞盒子上前献功,里面是董旻董璜等人的首级。王允也说了一些嘉奖的话语收下了,表示一定要从重升赏。
王允今年五十六岁,虽然身材高大,但因为文官孱弱,外貌看起来还是很衰老。他原先跟李素没什么交集和交情,只是知道他是年轻一辈后起之秀的翘楚,也不敢轻视。
双方略一客套,王允就拉着李素的手,想拉李素回府单独赴宴,说是商议对刘备和李素等众人的封赏。李素假装婉拒,然后就去了,当然保镖始终得带在身边。
到了司徒府,王允把他让到客厅,分宾主坐定置酒相待,典韦站在厅门外保护。
酒过三巡,王允主动提问:“征西将军有诛杀董旻等贼之功,还有……与左将军一起保护郿坞府库,归于朝廷之功,这两件功劳都不小啊,李中郎你以为当如何封赏?”
李素也不开条件,只是提醒道:“可不仅仅是‘与左将军一起保护郿坞府库’,是我们先到的,征西将军的人马,现在也还有一部分留在郿坞监视封存呢。”
这种话,如果是在公开场合,比如刚才的城门迎接环节,李素肯定是不会说的。但是现在是跟王允两个老狐狸关起门来私下谈条件,就不用顾忌了,谁还不知道谁呢。
李素也是为了暗示:我不多拿府库钱财,是付出了很大的牺牲的,你得重点考虑用这些钱换来刘备和李素自己的官位爵位,别想想当然觉得“董卓死了董卓的东西都是我王允的”。
王允摸着花白的胡须默然不语,显然也是在调整心理的砝码:“此言也不无道理,我知道你是聪明人,跟你我也不说那些虚言了。朝廷百废待兴,急缺钱粮,确实是实利重,虚名轻。而且征西将军忠心可嘉,确实应该重重封赏。”
李素:“而且我们的功劳还不止这些——只是时间仓促,还未表奏前功。自从董贼乱政以来,征西将军先灭有大逆之罪的刘焉,当时就该封益州牧,只是董卓阻隔才未得封。
后来,更有派遣偏将保护雒阳的大功,最近一年内更是南平南中。把已经二十余年不受朝廷控制的建宁、永昌、越嶲等南中三郡重归王化。我军平永昌时,哀牢夷更是集结藤甲兵数万、战象千头,还有章帝年间就叛汉自立的掸国外贼相助。
征西将军派我与关将军、张将军勠力同心破之,有开疆拓土之功!那可是为大汉朝击破西南夷掸国!”
李素知道王允活不了多久,不趁着这个窗口期把功劳多吹一点提前量,将来就没机会了,所以PPT注水稍微多了点,但李素相信他注水的这些内容迟早也会全部实现的,无非提前绘声绘色了一下,不算过分。
女賊穿越:偷個美男做相公
————
王允也不知道西南边陲发生了那么多大事,一时之间反而听得一愣一愣有些晕乎。
这并不是他智商和阅历不够,而是因为他不知兵,也不懂蛮夷事务。
王允勉强晃了晃脑袋,决定快刀斩乱麻先试探对方的底线:“行了,此地也无外人,你直说吧,刘备求什么官爵?”
李素铺垫轰炸够了,这才抛出戏肉:“征西将军为宗室楷模,屡立勤王大功,理当封王。”
王允吓了一条,直接坐直了上身:“封王?!”
——
PS:三更!而且今天三章都是平均四千字的大章,实际上一万两千字了,相当于3K的四更,所以,月底还有10天三更!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