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5gk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笔趣-第714章 同行騎馬看書-1cxty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认了一个小弟,罗天十分高兴,连喝了几大万凉茶之后,在伍士的建议下,准备上路。
庞大包扎之后,三步两步上前,来到伍士面前。
“小……小公子……”
罗天回头一看,庞大身上的伤已经涂了药,就是脸上被包扎的像个粽子一样,只露出一双贼眉小眼,还有一张嘴,看上去非常好笑。
“你这是什么造型啊?”
罗天打趣道。
“你这是毁容,还是整容了?”
庞大咧开嘴一笑,无比僵硬的脸一抽抽,又不敢再笑,可是,一看到是罗天问自己,便不得不笑。
想笑笑不出,一笑脸上的伤口就裂开的疼……
“得得得,你可别笑了,比哭还难看……”
庞大立刻伏低身子,十分讨好的模样道。
“谢……谢公子宽宥!”
伍士看了看庞大后道。
“庞大,你之前是从天离城出城的吗?”
庞大连连点头道。
“回小公子,我已经在城外驻扎旬日……”
伍士听后愣了一下。
“哦?你为什么在城外驻扎,不入城中?”
不等庞大说话,罗天一口嚼碎嘴里的花生米,没好气道。
“这还用说,这小子想趁着天离城大乱的时候,在城外捞点好处呗,没想到碰到我,没把你这个狗东西打死在这儿,已经是我仁慈了。趁着大乱,发难财,哼!”
伍士听后面色一沉,眼中闪起寒意。
“血狼帮虽然只是帮派,曾经也算的上是一方霸主,从不欺压庶民百姓,现在也沦落至此了吗!”
伍士见状急忙跪倒在地上,头如捣蒜般磕了几个响头,高声道。
“不不,我没有啊!小公子,倪公子,我冤啊……”
罗天冷冷的看着庞大道。
“你还冤?要不要把你这群小弟叫过来对峙?”
大腕崛
罗天这话一出,庞大脸上急的红了一大片,他东张西望一阵后,一咬牙道。
“小公子,倪公子,我庞大以前也是跟着血狼哥做事的人,血狼帮以前的规矩,我从来没有忘记过!”
说到这里,庞大压低了音量,面露苦涩道。
“可是,现在是海狼帮,和当时雪狼大哥带领我们的时候不同了。我如果不抢点财物上缴,海狼饶不了我!”
伍士眉头微微一皱道。
“海狼?他到底是什么人物,居然能赶走血狼!”
庞大摇摇头,回答道。
“小公子,我也不知道她到底从哪儿来,就在天离城即将大乱之前,忽然出现,和血狼大哥单独约战,血狼大哥不是她的对手,之后就带着几个不愿意留下的兄弟离开天离城了……”
伍士露出更加不解的表情问道。
“血狼帮是血狼一生心血,他舍得这样放下血狼帮离开?”
庞大叹了一口气,摇头道。
“没办法啊,海狼不是一个人,还有帮手,如果血狼大哥不走,血狼帮很可能被彻底杀绝……”
听了这话,伍士面露好奇道。
“好一个海狼,鸠占鹊巢不说,还纵容你们肆意掠夺,哼!”
伍士身子微微一颤,小心翼翼道。
“小公子,眼下天离城已经变了天……您还是小心些说话为好……”
伍士眼睛一瞪道。
“难不成,他还敢对我动手?”
伍士抿了抿嘴道。
“现在天离城到底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海狼帮在天离城的势力是越来越大了……反而……反而……”
见庞大吞吞吐吐的,伍士厉声道。
“有话就说,再吞吞吐吐的,我让你吃点苦头!”
庞大闻言立刻说道。
“反而城主府上的势力,已经越来越弱了……所以……”
说到这里,庞大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伍士沉默了一会儿,叹息道。
“没想到,几年未归,天离城已经物是人非了。我……我父可还安好?”
庞大摇头道。
“不曾听说,只是,前几月就听说天离城城主病重……”
伍士没有表现的太惊讶,只是眼中闪起一丝杀气,怒声道。
“谁敢对我父亲不利,我必杀他!”
伍士也不是傻子,此时此刻,天离城乱成这个样子,没有消息,反而就是最好的消息。
如果作为天离城城主的伍道煖已经病逝,肯定更有利于这些乱城之人。
庞大吓的不敢说话,连连说道。
“是是,老城主福寿安康,一定没事的……”
过了一阵子,伍士站了起身,看着庞大道。
“庞大,我命你就地解散你的队伍,你随我入城!”
伍士不放心让庞大继续留在这里祸害百姓,决定解散这群人。
“小公子,可不敢啊,我如果回城,非得被海狼……”
“你如果不回城,这离城的百姓还有好日子过吗?”
伍士冷冷的看着庞大道。
“要么现在死,要么遣散队伍,现在和我一起入城!”
庞大一脸的不甘愿,高声道。
“小公子,我真的没有掠夺百姓,我以前跟着血狼哥的,劫富济贫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我抢的都是过往的商人有钱人!”
庞大听了这话,眼睛闪出一道杀意,锁定庞大的脸,怒声道。
“你还敢再说!”
见伍士已经有了杀心,庞大这才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心不甘情不愿的将手下的乌合之众遣散,然后回到伍士的身边。
伍士没有车驾,只是骑了一匹棕色骏马,配上他一身花里胡哨,十分亮眼。
庞大见罗天和白凝回到马车上,伍士骑上了骏马,自己有些傻眼,不由问道。
“小公子,我怎么办……”
伍士看了一眼庞大道。
“你也骑一匹快马,与我同行!”
庞大这才点头,回身一看,不由大叫起来。
“喂!马!留一匹马啊!”
眼见着那群遣散的部下将所有马牵上的牵上,骑上的骑上,一溜烟,消失在驿馆门前,留下庞大一个人傻瞪眼,忍不住大骂开来。
“你们这群没良心的狗贼,亏我庞大一向拿你们当兄弟,居然连一匹马也不给我留!”
气的庞大在原地大吼大叫,好一阵子才无可奈何的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伍士见状眉头微皱,总不能让庞大跟着跑吧?
就算跟着跑,庞大也跟不上不是。
当然,也不可能让庞大一个人在这里,说不定那群遣散的乌合之众还会回来,如果有庞大带领,这个地方又成了乌烟瘴气之所。
一时间,伍士陷入了两难,杀庞大,有违自己之言,不杀他,难道还抱着庞大同行吗?
庞大在愤怒的叫嚣之后,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了一些问题,连滚带爬的来到伍士的马下,张口大声求饶道。
“小公子,小公子!你答应我不杀我的,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遣散了部下,冒着被罚的危险回天离城,你不能杀我啊,小公子!!!”
伍士被庞大几嗓子嚎的有些烦了,一挥袖道。
“别叫了,不会杀你!”
庞大见自己不会死,这才放下心来,左右看了看后道。
“可是……小公子,眼下这里没有马匹,要不然,等一个过路之人,我们……”
“嗯?!”
伍士眉头耸动,怒视庞大。
庞大连忙说道。
“小公子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是想,买下他的马……”
“哼!”
罗天在马车上看到这一幕,伍士不忘来到罗天面前道。
“大哥,要不然我们再稍坐片刻,等一匹马来?”
罗天微微一笑道。
“等?等是等不来的……”
伍士一时不解道。
“这是为什么?我看之前一直有从天离城逃出来的人经过,不至于没有一匹马吧!”
罗天淡淡笑道。
“人和马肯定是有的,不过,如果这人不愿意卖马,继续等么?天离城大乱,这些人恨不能早点逃离这片险境,有马逃出来的人,也不缺这点钱。如果是你,你会卖马吗?如果不卖,我们继续等?”
罗天一句话说透了无马可买的现实,伍士愣了一下后道。
武道 霸主
“该当如此……那,大哥,庞大该怎么处理?”
罗天看出伍士有些难受,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话,当下轻声道。
“也简单。”
说完,罗天向在远处张望的庞大挥手道。
“庞大,你过来。”
庞大赶紧跑了过来,谄媚道。
“小公子,倪公子!”
罗天微微颔首道。
“本公子驾车累了,你来做我的马夫。”
庞大微微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连连点头道。
“倪公子放心,我驾车的本事连城主都夸奖过!”
伍士见罗天轻而易举解决了这件事,不由心情大好,笑道。
“哦?你替父亲驾过车?”
庞大赧然一笑道。
“都是陈年老事了,三年前,血狼哥陪同城主出城狩猎,当时小公子仍在外游历,是我替城主驾的战车,赢下了围猎比赛!”
伍士听后笑着点点头,随后感激的看向罗天道。
“大哥,多谢你了。我实在不忍心初回家乡就杀故人……”
罗天摆摆手道。
“嗨,小事一桩。”
说着,罗天向后敲了敲马车的门。
咚咚咚。
“娘子,我进来和你同行……”
白凝坐在车厢内,单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瞪大眼睛看着车厢外罗天的身影,一时无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曾经可以和罗天单独相处,现在,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娘子……咳咳咳,天色渐晚,我们要赶路,你快开门吧……”
伍士见状也帮腔道。
“嫂子,大哥让庞大来驾车,也好休息休息,如果你要是不方便,我便与大哥同行骑马亦可!”
罗天却不干了,连忙拍响车厢门道。
“不成,不成,我性别卡的很死,除了妹纸,我不可能和一个大老爷们同骑一匹马,你想都别想!”
伍士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那不是没办法嘛……嫂子肯定不舒服……”
话没说完,车厢门咔擦一声,打开了。
罗天二话没说,一下子攻进了车厢,将车厢锁立刻锁上,大叫道。
“起行!”
伍士见此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我一直以为大哥无所惧怕,没想到还怕这个。”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车厢内传出罗天不满的叫声。
“谁说我怕了,我是怕把你的马压死,万一你让我赔,伤了兄弟感情!”
伍士见罗天嘴硬,也不再多说,笑着摇摇头,叮嘱道。
“大哥,嫂子,你们坐稳,我先行一步,去开路,看看前方情况!”
言罢,伍士一夹马肚子,骑马飞奔而去。
庞大见此也挥动马鞭,驾车赶了过去。
车厢内,罗天和白凝相对而坐,狭小的车厢内,起伏不定,白凝双手放在膝盖上,看着罗天道。
“不准说话,不准乱动,不准东看西看!”
罗天听后不满道。
“我又不是木头人……”
“你居然敢说话!”
白凝小脸一白道。
罗天顿时无语,向车厢外指了指,小声说道。
“你是我的娘子……”
白凝眉尖冒出一股煞气,怒瞪罗天道。
“你少不要脸,再说此言,我把你赶下去!”
罗天唯恐白凝真的一脚把自己踹下去,不得不和一个大老爷们同骑一匹马,只好闭嘴不言。
一路上摇摇晃晃,白凝本来有些僵硬的身子也逐渐松弛下来。
罗天一直忍耐着没有说话,现在也实在忍不住了,略微清了清嗓子,假意咳嗽一声。
白凝横了罗天一眼,直到罗天咳嗽好几声之后,白凝才没好气道。
“有人掐住你脖子了吗?有话就说!”
罗天无奈道。
“你说的,不能说话啊……”
白凝怒视罗天道。
“那行,你别说话了!”
罗天连忙直起身子道。
“别啊!”
不知为何,白凝竟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往后靠去,警惕的看着罗天道。
“你要干吗!我警告你,要是敢动手动脚,我卸了你胳膊!”
一个大美妞,张口闭口就是卸胳膊,罗天只是觉得自己太难了……
“我真有话说……”
白凝没好气道。
“说呗。”
罗天指了指车厢外的庞大,白凝沉思了片刻后,微微挥动手掌,一道亮光之外,车厢外的声音顿时一消,同理,车厢内的声音,外面也听不到。
罗天不由竖起大拇指道。
“厉害,厉害啊!比什么隔音玻璃好多了!”
白凝眉头微蹙道。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