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ylt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第181章 什麼都不要做相伴-6y3vn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小說推薦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卧宛之前从来没有见过此类功法,此时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开始缓缓的翻开这本功法。陈舟此时也并没有停下来等待卧宛看功法,而是继续大步迈开步子朝前走去。
美男相公愛爭寵 天上掉錢
卧宛准备停下来仔细看功法的,但是自己看到陈舟并没有任何等待的意思,聪明的她就知道,现在绝对不是修炼这个功法的好时机,现在陈舟只是将这个功法给自己看一下罢了。
所谓看一下,并不单单只是看一下这个功法,而是要大概的了解这个功法的内容。
卧宛深知这个道理,自己年龄比陈舟还要大,接触到的功法自然比陈舟还要多,所以现在对于学习功法一事,自然要比陈舟熟练许多。而且自己自幼就在皇宫长大,皇宫内的功法数不胜数。
只要自己肯去练习。
那里面藏得功法恐怕自己练习一生也练习不完。
“这功法竟然如此简单?”卧宛惊讶的说道,此时她已然翻开了这本功法,上面每一页都只是一些图案,其余的就什么也没有了,卧宛忘记了查看那扉页的文字,此时卧宛将整本功法翻了一遍之后发现,后面的竟然全部都是些图案。
exo有妳的地方就有我
而且这些图案不是关于修炼功法的图案,而是些动物的图案?到了后面,甚至还有风景画的图案?这些图案是干什么用的?卧宛想起了扉页上的文字,于是立刻就折返回去看扉页上的文字。
陈舟进入开光期之后,听力也自然有所提升,此时听到了卧宛的话,当即就回答道:“你知道这部功法如何修炼了么?”
陈舟的话刚说出口,卧宛就翻到了扉页的文字,此时仔细的观摩起来,上面写的文字大概的意思就是,要用真气将后面的那些图案临摹出来,而且要临摹在空气之中。
其实这个意思就是与阵法的意思一样,就是用真气将这些图案全部刻画出来,存在于空气之中。
“这怎么可能完成?阵法是有阵眼才会存在于空气当中这么久,这些图案没有任何生命可言,怎么可能利用真气在空气之中存在?就算我可以短暂使它出现,但是我刚完成一点,继续完成,之前完成就已经无法存在了啊!”卧宛看着那扉页的文字,懊恼的说道。
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这怎么可能完成?
“你的真气在空气之中可以存在多久?”陈舟听到卧宛的话,眉头不禁一皱,听卧宛这话,看样子是她的真气还远远无法达到这种程度了。
“我的真气只能在空气之中存在一分钟左右,这一分钟我怎么可能将这个图案完整的勾勒出来?”卧宛满不自信的说道。
卧宛的真气只能在空气之中存在一分钟左右,这个实力已然比陈舟之前刚开始训练的时候要强多了,不过这还远远不够,卧宛这个实力连第一个图案都无法勾勒出来。
“你现在真气的存在时间,仍旧很短,你修炼这个功法是非常适合的,等你真正开始学习了,你会发现,这个功法对你的好处是非常大的。”陈舟缓缓的说道,卧宛现在遇到的问题就和自己之前遇到的问题一摸一样,陈舟能够通过这个功法得到很大的改善,他相信卧宛既然在阵法这一道上有天赋,使用这个功法提升的自然不会比自己少多少。
“这个功法真的有这么神奇?”卧宛颇为不相信的说道。
陈舟并没有回应了卧宛,而是全神贯注的看向四周,现在他们已然绕着卧龙山走了很久,现在即将走出卧龙山,也就是卧龙山区了,陈舟必须时刻提防四周的情况。
现在卧龙三派正处于烽火浪尖之上,外界许多势力都派了人来查看卧龙三派的底子,所以保不齐陈舟他们就会遇到,而且若是真的遇到了。那些人定然不会轻易放过陈舟和卧宛。
两个活生生的人,自然可以套出很多信息,这也是他们急需的。
所以陈舟必须提起一百分的精神,来关注四周,此时没有很多的时间来与卧宛探讨这个。
顛覆七界
“别着急,等除了卧龙山区,找个地方休息的时候,我再教导你。”陈舟低声的说道,陈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这四周的气息好像有些异常。
“好。”卧宛轻声回答道,旋即就将那功法藏于自己的储物之物之中,旋即就紧跟在陈舟的身后,和陈舟一样,真气缓缓护住自己的全身,警惕的看向四周。
四周现在非常的寂静,可以说是非常的奇怪。卧宛也察觉到了,之前自己回来的时候也是走的同一条道路,为何现在这条路如此的安静?之前自己走的时候,这里明显没有这么安静啊!
我體內有本死亡筆記
很快卧宛就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一幕,现在四周非常的安静,甚至连灵兽的痕迹都没有了,这里好像许久没有出现灵兽出没了。
就在两天前,自己还从这里路过,这里还有许多的灵兽,因为这里是卧龙山脚,卧龙山有许多灵兽,是许多灵兽的家。但是许多灵兽不得不从卧龙山出去寻找猎物,所以卧龙山脚经常会有灵兽出没。
但是现在不仅没有灵兽,相反连灵兽的痕迹都没有了,似乎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灵兽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卧宛好奇的说道。
陈舟一直将真龙气息打开,并没有关闭,所以此时没有了灵兽的出没的确很正常,但是这里连灵兽出没过的痕迹都没有,也就是说这里已经有了一天没有灵兽出没了,这怎么可能?
“你上次路过这里是什么时候?这里有没有灵兽出没过的痕迹?比如脚印什么的?”陈舟警惕的停下脚步,靠近卧宛,低声的和卧宛说道。
只见卧宛低声回应道:“两天前,我从这里路过。我路过的时候,这里还有许多灵兽路过,很多小型的灵兽路过,但都没有攻击我们,带我走的管家体内有龙之血脉,可以将它们赶跑。”
“痕迹呢?”陈舟继续问道。
“我发现过很多的痕迹,这路上几乎都是它们的痕迹,这太奇怪了,这才两天,为何这些痕迹都没有了?”卧宛非常懊恼的说道,自己明明记得,这路上凹凸不平,就是因为这条路上有许多脚印,都是那些灵兽踩出来的。
可是现在一眼看去,这条路并没有什么凹凸不平的地方,似乎有被人清理过的嫌疑。
而且这条路,现在看起来非常的好走,似乎有种独特的吸引力对于过往的人来说,如若是卧龙三派有人要选择离开卧龙山区,定然会选择走这条路,不仅是因为这条路非常的干净,更大的原因是因为这条路非常的好走,非常适合马车前行。
可是此时要离开卧龙三派的两人并没有马车,只是单纯的走路,所以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这里的路况,此时才观察起这里的路况来,这里的路况的确是非常的好。
完全可以让马车平稳的过去。
“糟了,这里恐怕是一条陷阱之路。有人特意将这条路整理的如此干净,就是为了能够吸引人来走这条路。”陈舟迟疑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此时两人都停了下来,非常警惕的看向四周。
“那现在怎么办?”卧宛有些害怕的看向四周,若是光明正大的打斗卧宛并不害怕,卧宛最害怕的就是这些暗算陷阱什么的。
因为卧宛并不是一个心细的人,所以对于这些陷阱暗算并没有很强的眼力劲,此时也根本没有看出来,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不对劲罢了,如果不是陈舟说出来,或许自己都不会放在心上。
但是自己跟着陈舟的思维去想这件事,自己才意外的发现,现在两人恐怕真的沦落在危险当中了。
“已经没有撤退可言了,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陈舟缓缓的说道。
火影同人之星——凡塵 弦之韻
的确如此,既然两人已经进入了这里,若是现在后撤,恐怕危险会更加大,这个布下陷阱之人定然会想到他们会后撤这种情况。或许他们就是等着陈舟与卧宛两人后撤呢。
“好吧。你的实力才开光期,站在我的身后吧,我已经是融合期了,所以这种时候就应该我挡在你的身前。”卧宛想了想就挤在了陈舟的前面,回过头来对陈舟说道。
陈舟对于卧宛这个行为没有什么排斥,有个人挡在自己身前也是好,可以帮自己探探路。
“那你小心点。”陈舟很是谨慎的说道。
卧宛顿时就有些无语,这个男人怎么回事?一点推辞都没有?就这样理所应当的接受了?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在这条安静的路上,就在此刻,殊不知他们已然进入了一个事先就布置好了的大阵之中。
重生之亡命战妃
这个大阵可是耗费了一名三级阵法师的大部分真气,两天的时间来布置的。为的就是抓住卧龙三派的人前去交差审问。
所以此时在这里蹲着的人都脸上堆满了微笑,等了这么久了,终于有人在卧龙三派之中忍不住要出去了。
他们已经等待这两人很久了。
“你们说,这两人在卧龙三派之中是什么地位?会不会知道卧龙三派两天前发生的事情?”
“那个女人已经有了融合期的实力了,而且如此年轻,想来应该是卧龙三派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了吧?对于这些教派的事情,她应该很是清楚。”
邪魅校草,来斗法吧
“这两人看起来就是姐弟,这弟弟的实力也不俗了啊,如此年轻就达到了开光期,看来这两人定然是卧龙三派某个长老的子女,不然不可能有如此修炼的天赋的。这样一来,我们只要将他们二人抓住,禀告给上级,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是啊,只要将这两人活着押回去,审问的事情就不归我们管了。”
令陈舟与卧宛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黑暗之中,有着几个声音正在窃窃私语,而且,就在陈舟与卧宛越来越深入这条路的时候,卧宛与陈舟本以为很快就要离开这条路了,殊不知他们此时已经完全进入了一个阵法的核心地带。
苍穹史诗 苍穹要钱
“是时候了,开启这个阵法吧!祖黎大人的阵法可是非常强大的,强大的阵法启动也是需要时间,刚好启动完毕之后,他们二人就真正走进入那核心的地带了。”
暗处的一个声音说道。
“是时候了!就现在,诸位,随我一起,开启这个阵法!按照祖黎大人和我们说的方法,启动这个阵法!”
“是!”
………..
一众的声音传来,众人都投入了阵法的启动当中,只见一缕缕一样的真气传入了陈舟他们脚底下,只是这些真气隐藏的很好,连陈舟此时也没有察觉。
突的,陈舟只感觉到脚下的土地就开始剧烈的动摇。
陈舟与卧宛一下子就站不稳了,两人齐齐的向两边倒去。
“师傅大人!救我!”卧宛缺乏战斗的经验,此时重心不稳内心就已经暗叫不好,她认为自己很快就会被抓住了,其实两人只是摔在了地面上罢了。
两人都摔在了地面上,陈舟很快就回过神来,等自己回过神来,陈舟立刻就发现了此时显现在两人脚下的阵法。
这是一个巨大的阵法,陈舟此时看到的这阵法的一点,只不过是这个阵法的一点点而已,而且,陈舟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个阵法还在启动,此时才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果然被算计了,没想到竟然是阵法。”陈舟颇为震惊的说道,这些人竟然花代价如此之高,这个阵法一看就不是一个普通的阵法,陈舟仅仅是看了脚下的那一点点阵法,就已经很是复杂了,如果要陈舟来布置这个大阵,虽然陈舟有把握布置出来,但定然会消耗很多精力。
“师傅!现在怎么办?”
卧宛着急的看向陈舟,此时她已经站起来了,紧张的看向陈舟。
“我们现在什么都不能做。”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