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yj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代號候鳥-第十章 打草驚蛇閲讀-bfsaz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李安平又跟踪证实,这四人每次进浴室包间前都对了暗号什么的,四人都是在高峰期进入包间,不仅说话声音很轻,还特别留意身边有无人,李安平根本无法听到他们对的什么暗号。
他逐个跟踪,很快就把这四人的落脚地点大致摸清了,四人分别在东南西北城。
南城和西城这两位住在胡同区,他能确认这两人的门牌号;北城那人住的是楼房,为避免被发现,他没跟上去;东城那人似乎住的是一个家属院,门口有保卫,不让他进去。
把这些信息告诉赵征远,赵征远一反常态把他表扬了一通,要他继续监视好这伙人。
这时的赵征远心里却是心急如焚,李安平那头时间拖得越长越危险。他已经失去了自已的儿子,无奈如何也不能再失去眼前这个徒弟。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他宁愿失去自己…….
然而,这么多天过去了,他的上线都没和他接上头。
他和上线是单线联系的,联系不到上线他没法把“理发师”的信息传递出去。
就在赵征远火烧眉毛的时候,李安平在清华池发现了新的情况:第五个人出现了。
过去一周李安平总算大致能辨识隔天来一次的那四人的身影,今天这人先是在门口停留了两分钟,似乎还做了些什么门才开的。
李安平认为他还说了话,但他不仅背对自己,四周还有点吵,完全没法专注于某个声音。
来人一定是在对暗号,李安平犹然升起一个念头:既然有吕杰给的暗号,为何不试试看和这第五人联系。
天誅劫
浴室的人刚开始减少,包间的门就打开了,有人走出来,从体型上,李安平确定就是今天新来的那第五人。
那人走到热水池边用脚尖试了试水温,解下腰间的毛巾,下到热水中。
虽然水蒸气很重,但这个距离还是能清晰看出对方样貌,李安平不想被对方看到自己的样子,他便起身去了冲淋间,他决定先出去,然后在堂口找个角落坐着等这人出来。
李安平简单冲淋后,回到换衣间,拿着毛巾使劲擦着头上残留的水,他忽然看见脚边有半截烟头。
他意识到很可能“理发师”又来了,从烟头的位置看,“理发师”放衣服的柜子应该就跟自己放衣服的柜子在同一列。
李安平记得他放衣服的时候,这一列最上面的两个柜子没被占用,他选择了最上面的那个,那么“理发师”的柜子有可能就是自己下面那个。
李安平看了看四周,有两个人在换衣服,他决定冒险。他趁着那两人视线不在自己这边的时候,迅速打开自己放衣服的柜子,然后从裤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万能 钥匙,又把柜子锁上。然后他镇定地用万能 钥匙打开下面的柜子,这样即便被那两人看见,也不会起疑。
毒妃威武:冷王独宠妻
李安平快速摸了一遍里面的衣物,除了一些普通随身携带的东西外,他在右侧的裤兜里摸到了一把剃刀。
这无疑就是“理发师”!
这么看,那第五个人很可能就是“理发师”。
为了避免被“理发师”撞见,李安平又找准机会把“理发师”的柜子锁上,迅速打开自己的柜子,把衣物全部拿出来,放在长凳子上,从容地穿好衣服,走到堂口给完钱,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
过了很久,那位疑似“理发师”的人也走到了堂口,给了钱就走了。
一分钟后,李安平才跟了出去,此时沿街的人早就关门熄灯睡觉了。
在夜色下,还能依稀看到那人的身影,李安平加快脚步追了上去。两人距离只有五十来米的时候,那人也留意到后面有人跟上来,脚步明显放慢。在十米的样子,李安平轻咳两声,那人停住了脚步,但并没转过身来。
我的弟弟妹妹就是那麽可愛 村長萬歲_20191013012542
“明月几时有?”李安平还是冒险使用吕杰告诉他的接头暗号。
“有时自然有。”那人回了一句,一口北方强调。
重生之星際歌星
李安平听这人回的话和之前吕杰告诉自己的完全一样,便又道:“今夕是何年?”
“三十九年。”
今年是西历1950年,正好是民国三十九年。两人都停下了,半分钟后,那人说道:“我欲乘风归去。”
盛宠100天:首席爱妻入骨
李安平对道:“却有大海相隔。”
“听说你表弟是理发的。我这头发要理了?
“您搞错了,先生,我表弟是做木匠的。”
那人沉寂了片刻,慢慢地把手伸进自己右侧裤兜。
右侧裤兜里不就装着一把剃刀吗?
李安平暗叫一声:“不好。”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点:吕杰一口浓浓的南方口音,自己却是北方口音。
如果那人真是“理发师”,他必然知道和他接头的人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
恐怖惊悚地裂
李安平立即全神戒备,还好两人之间有一段距离,他脑海里思考着应对方法。
無良邪神 司徒靜璇
忽然,那人猛地转过身来。黑暗中,李安平看到那人右手扬起,有风声袭来,亏得他早有心理准备,连忙一蹲。李安平只觉一物擦着头发而过,当下惊吓不已。
要是有第二件暗器打来,他恐怕就难以避开了,情急之下,他手往裤兜一摸,摸出那把万能 钥匙,双手紧握用手做出手枪状,大喝一声:“不许动,再动开枪了!”
他想,反正现在一片黑,双方离得如此近,连彼此长相都看不清,也必然看不清他手中是否是真枪。
那人右手又是一扬,李安平下意识往边上一滚,却没感觉到任何东西飞来。
“上当了!”李安平起身时,那人已跑出老远去了,想再追也追不上。
李安平低着头,摸黑往浴室方向找去,他要找出那人第一次丢出的东西。
没费多少工夫,李安平在地上找到了一把剃刀。李安平收好剃刀,立即去找赵征远。
赵征远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在他还没能和上线取得联系的情况下,李安平已经打草惊蛇了。
然而,这个时候的赵征远还不知道,他自己将面临更大的危险……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