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w3精华都市小说 諸天大聖人討論-第1702章 運氣好還是壞?(求訂閱,加更)-ow3bg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幸亏我跑得快,不然被那妖精追上就惨了。”
姜尚非常清楚,人家的修为高出自己好几个档次,可不是自己能比得。
若非自己手中有先天灵宝玉虚杏黄旗,只怕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吧。
凭借那九头雉鸡精的修为,完全可以悄无声息地打杀他姜尚,而不被那群凡人发现。
更不会引来其他修道者的注意。
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好像就没有任何机会活命了。
还好啊。
戀戀仙尊 尋歡
一切都过去了。
“靠着老师赐予的玉虚杏黄旗,我终于活下来了。”
姜尚暗暗后怕不已,冷汗也直流起来。
只是,回过神后的姜尚一脸难过。
自己当真是遭天妒吗?
校园极品公子 青帝
做生意不行也就罢了。
居然连算命都不行,第一单生意的客人居然是一只妖精。
“我姜尚也不是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有那么容易招惹妖精吗?”
姜尚一度开始自我怀疑起来。
难道是自己哪里没做得好吗?
以至遭天妒。
被这般欺负就过分了。
算命也不好算了。
这年头,连算命这种事都如此艰难。
生活太艰难了。
这是命苦啊。
亏得他姜尚有先天灵宝玉虚杏黄旗,以元神境的法力勉强催动一丝一毫,这才能保全性命。
苟活下来。
实在是好不难得。
朝歌城,算命摊旁。
九头雉鸡精胡喜媚有些懵,被砸的瞬间,她本能地用法力护住身体,但还是被拍伤了。
一丝血迹从嘴角流出。
脸色更是惨白无比,原本精致漂亮的脸蛋,此刻也是一团糟,再也没有此前的美丽容颜。
其旁的玉石琵琶精更是被吓一大跳,整个人都惊悚起来。
难以置信。
见得九头雉鸡精,那叫一个狼狈不堪。
好好的形象,一下子就被破坏了。
“二姐,你没事吧?”
異界之機械戰神 雨中夜雨
玉石琵琶精赶忙搀扶问道:“那道人也太可恶了,竟敢对二姐你出手。”
九头雉鸡精:“……”
她有些委屈,“我不就叫他帮我算算命,他至于出手吗?
对了。
三妹,你刚刚可曾看清他用的什么法宝?”
闻言后。
玉石琵琶精一阵摇头,“二姐,我……我刚刚都没看得清楚,他就消失了。”
对此。
她也很委屈不已。
重生之若锦年华 尉迟莫
哪曾想到姜尚会突然出手啊。
都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结果人家就拍来,然后一个遁术遁走了。
海賊之火山獵人 永攀
实在艰难苦楚不已。
她心里难过起来。
心情着实不满,也万万不美。
“该死的道人,等进王宫后,便让大姐查一下他的身份。”
九头雉鸡精怒道:“这笔账一定要算回来,他跑不掉的。”
敢暗害她,就得付出代价。
虽然她胡喜媚并未受到多大伤害,但内心还是气愤填膺。
怒而难休。
“二姐,我们快进王宫吧。”
玉石琵琶精忍不住说道:“等找到大姐后,她一定会为我们出气的。”
姜尚的修为并不强。
她们已知晓,只是令她们没有想明白的是,这小小的元神境修士,竟然敢出手。
胆子倒是挺大的。
莫非以为她们二人是摆设不成。
在这朝歌城中,她们还有一个大姐,就是王宫内的那个苏妲己。
一个魅惑之辈。
“哼!”
胡喜媚冷哼一声,“这次就算原谅他们了,待见过大姐后,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我只是想让他帮我算一算命罢了。
又无其他非分之想,他却平白无故的就打砸我,真是气死我了。”
“二姐,你就不要念叨了。”
玉石琵琶精说道:“他都已经跑了,说不定遁走出城,咱们若不快些去王宫,让大姐下令封锁城门,只怕就抓不到他了。”
“对,三妹你说得对。”
胡喜媚连忙点点头,“咱们这就走,一定要在最快的速度里感到王宫。”
两人在大商士兵的护卫下前去,自是不提。
有苏妲己这只九尾狐存在,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
一处宅子里。
姜尚一脸生无可恋,“如何是好啊,又是没赚到钱的一天,还惹下麻烦,得罪于人。
不,我一眼就看出她们两个不是人。
分明就是两个害过人的妖精,只是就目前而言,我却没有办法收了她们。”
这倒是麻烦事。
还不知那两妖来到朝歌城做什么。
若有阴谋诡计的话,只怕有不少无辜百姓会倒霉。
届时他们便有冤也无处去申了。
如何能行?
“我姜尚,起于微末,幸得老师看重而被收入门墙,入得玉虚宫,成其门人。”
姜尚暗暗思忖起来,“而阐教教义乃阐述天道,安治天下,妖魔出乱世来,必有祸害。
更何况,我姜尚也是一人族啊。”
想清楚后。
姜尚作出一个比较大胆的决定。
他不准备离开朝歌城了。
“明日,我便持玉虚宫令,前往大商朝廷寻一官职,也好应对那二妖。”
总不能一边要降妖除魔,另一边又要考虑生计的问题吧。
做不成生意,种不成地,也算不了命。
我姜尚做官总行吧。
凭我玉虚宫门人的令牌,练气士的身份,想来这大商也要给几分面子吧。
做官应该没问题了。
思索完毕后。
姜尚开始准备回家。
他已经做好被马氏大骂一顿的准备了。
连续两天的算命生涯,他觉得自己也把玉虚宫的脸丢尽了。
不好意思说出口去。
免得丢天尊的脸。
还好自己是靠着玉虚杏黄旗出来了。
被骂就被骂吧。
无所谓了。
他觉得自己态度很端正,“我辈修道者,当降妖除魔,当兼济天下,当一剑横绝万古。”
他也不知道,这次在朝歌城光天化日之下,遇到两只妖精,自己的运气究竟是好,还是坏。
异族之九尾狐与吸血鬼
但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自己的算命谋生之道,就这般被毁于一旦了。
真是可惜。
也可叹。
自己本事不想这样的,谁知天公不作美呢。
这等事竟然也叫他姜尚遇到了。
他只一元神境的修为,若非是有玉虚杏黄旗护持性命,怕是早就没了。
哪会有今日这等结局啊。
不过。
总算是没有受伤。
宋府,院子内。
宋异人听着下人来报后,满脸震惊,“二弟不给人算命就罢了,居然还打了人家?”
这……
宋异人都不好评价了。
二弟的性格何时变得这般怪异了呢。
难道他当真去昆仑山修道,把脑袋修傻了?
好不容易来一个客人,有生意了,不应该抓住机会吗。
把钱赚到手。
过自己的小日子多好啊。
发什么羊癫疯,去打顾客做什么?
“这个二弟,他不知道顾客就是上帝吗?”
宋异人撇嘴道:“上次去江府的时候,他难道就没有学到点什么吗?”
他觉得很奇怪。
总裁,梁子结大了
按理说,不应该是这结果才对。
但偏偏自家那个义弟比较特别,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样。
他很特殊啊。
不过。
宋异人还是决定先放一放姜尚。
不能任由他的性子来了。
江府。
江缺的院子里。
当姜尚催动玉虚杏黄旗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
“原来是那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姜尚倒是好运道啊。”
江缺诧异不已。
他心道:“第一位客人,第一笔生意,居然是个妖精,偏偏还黄了。”
这就尴尬了。
如果不是他早就知道姜尚乃天定执掌封神榜的人,都快以为姜尚是天煞孤星了。
实际上。
姜尚并非是天煞孤星。
在江缺看来,可能姜尚只是没找准自己的方向罢了。
他还处于茫然状态。
自下昆仑山后,他就一直被宋异人安排着。
脱离世俗太久了。
加上本身的修为境界并不高,所以这种不高导致一个惨烈的下场。
他做啥都不行。
太过艰难。
一切都仿佛是镜中水月一样。
让他看不清,也摸不着,未来也很模糊。
“得罪轩辕坟的那三只妖精,可能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江缺喃喃自语道:“现如今,她们进入王宫,借助人皇的气运和势力,开始疯狂地打压异己,铲除忠良。
若要打击小小的姜尚,自然也容易得很。”
有那么一刻。
江缺都为姜尚感到可怜,这老头,上辈子怕是偷吃禁果了吧。
不然怎会有这等结局。
实在是惨烈,也实在是够悲惨无比。
看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啊。
姜尚的命有点苦,甚至比他想象中的要苦,这就导致他现在做啥啥不成。
当然,也是多方面的因素决定的。
他自不会去管姜尚之事。
其谋划,还需暗中进行才可。
现在也不忙。
大商王宫。
待那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进宫后,便见到苏妲己的真身了。
——那只九尾狐。
俨然依靠轩辕坟,以及帝辛的人皇之气洗礼,如今修为更上一层楼了。
和她的法身不同,真身气息隐晦玄奥,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本身就有做不一样的本领。
看起来颇为不凡。
惊魂嗜血之夜
我的導師是腹黑
这就是在人皇身边修炼的好处,还能借助人皇的权势,获得天地间大部分的修行资源。
而这些资源,有很多都是他们平时所接触不到的东西,现在接触来自有其好处。
“二位妹妹,你们可比我想象中来得要晚一些啊。”
苏妲己笑容满面,“莫非,还在路上耽搁不成?”
她本以为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能早点过来,也好受她安排一番。
谁知让她等一个早上。
这就过分了。
作为大姐,我好心好意让你们过来享福,你们却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是几个意思?
“大姐,你莫要误会,事情是这样的……”
玉石琵琶精开始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一遍,并重点介绍姜尚手中的法宝。
连带着还有自己的猜测。
那可是法宝啊。
看等级,应该很高。
偏偏姜尚的修为并不高,这就是她们谋夺的机会。
——毕竟,人无横财不富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