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1l2精品都市小说 蜀漢之莊稼漢 愛下-第0923章 遺傳病展示-a0tka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
想当初,在夏侯霸初来汉中时,张小四虽然当着自己阿母的面喊对方一声舅,但背地里,却是直呼其名。
山河帝王 鳳飛梧桐
原因也很简单,夏侯霸不但没有为大汉效力,甚至还在大汉天子面前敌视大汉。
所以张小四心里其实不大认同这个舅舅,更别说曹植是真正的魏贼伪王。
事实上,她现在更关心的是,曹子建临死前,让曹三送过来的信,上头有没有写什么敏感或者重要信息。
这时,里间传来了哇哇的哭声,乳母抱着阿顺出来:
“夫人,小郎君好像有些不对劲……”
才吃到一半的关姬连忙站起来接过孩子,习惯性地摸了摸孩子的额头。
“怎么样?没事吧?”
冯永也跟着起身,有些担心的问道。
比起双双和阿虫,阿顺的身子骨似乎有些弱,经常会闹点小毛病。
而且也要比他的阿姊和阿兄要折腾得多,半夜经常要哭闹好几次。
关姬一边摇晃着儿子,一边回答道:“没事。”
看着仍是哭闹个不停的阿顺,冯永叹了一口气:“这就是个喜欢折腾的。”
“孩子嘛,这样才正常。像双双和阿虫这样让人省心的,那才叫少见。”
关姬倒是不在意,小心地哄着孩子,一边替阿顺辩解。
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平日里没少找女医工聊这方面的问题,对养育孩子自然要比冯刺史知道得多一些。
狼性總裁狠狠愛 凡心居
看着阿顺哭得停不下来,就连张星忆都坐不住了:
“阿姊,真不要紧吗?”
“无妨,今晚我注意看着点就好了。”
嗯,得到了想要的消息,张小四嘴角微不可见地一翘,然后又瞟了冯刺史一眼。
与此同时,冯刺史心有灵犀地瞄了张小四一眼。
仅仅一个眼神,双方就已经达成了秘密协议。
是夜,冯刺史轻车熟路地来到张小四的小院,轻车熟路地进入香闺,轻车熟路地掀起香帐,然后滚到了榻上。
詭異人間 宅君
死狗一般躺在香榻上,冯刺史掏出信:“给。”
有些意外冯刺史的爽快,张星忆拿着信,探出半个身子到帐外,就着屋内的灯光,快速浏览了一遍。
看毕,她的脸上很快就泛起了喜色。
然后缩回帐中,高兴地亲了一下冯刺史:“消渴症?”
武霸乾坤 白龍馬
冯刺史点点头:“错不了,曹氏家族确实有消渴症,而且是从卞氏那里传过来的。”
卞氏有个亲侄子,叫卞兰,现任魏国昭烈将军,同时承父爵开阳侯,加散骑常侍。
他有一个很奇怪的症状,时常口干如裂,需要随身携带汤饮在身边。
白雪之泪
这个不是什么秘密,探子可以很轻易地打探到这个消息。
史上最強人形怪獸 九月飛馬
现在曹植的信中,又说自己是得了消渴症,曹氏的家族遗传病基本已经算是实锤了。
“然后呢?”张星忆脸上似乎泛着光,“是不是说,曹叡也有这种病?”
“六七成吧。”冯永双手抱在脑后,看着帐顶,“如果关中突然增加需求的那批货,当真是落入了曹叡手里,那就算是基本确定了。”
拿蜜水解渴,是这个时代富贵人家的习惯,而且还必须是顶级的富贵人家才有这资格。
远一点的可以看袁术这个世家子,当年兵败后还想拿蜜浆解渴。
最后因为军中无蜜,又气又急之下,呕血斗余而死。
近一点的曹丕就更明显了,连拿蒲桃酒解渴都写成诗,大赞又爽又解渴。
再往后一点,原历史上吴国第二位皇帝孙亮留下的智辨奸吏典故,起因同样是想拿蜜水泡梅。
此三者,哪一个不是一方人主?
能持续大批量购进红糖蜜酒蒲桃酒的人家,无一不是魏国的顶尖人家。
事实上,有了卞兰和曹植这两个人的确切病症。
極品ceo這裏疼
再根据历史上曹叡的早逝,冯永心里其实已经判定了曹叡有极大可能也逃不了这种病。
“若当真是卞氏把此病传给曹丕曹植,那为何卞氏能长寿?”
张星忆半个身子都伏到冯永的胸口,轻声问道。
冯永早就思考过这个问题,开口解释道:
“卞氏虽是出身低微,但家风还是不错的,颇有节俭之名,就算她有这种病,危害也不会太大。”
神武皇 惟愛詩
“只有生活奢靡之人,这种病才会要命。”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出手,下意识地去抚摸张星忆披散的头发,缓缓道:
“可惜我们对魏国的渗透还是太浅,以后还要加重布局。”
这么大一批价值不菲的货,最后流向哪里,居然没能掌握住,让冯永有些郁闷。
张星忆小手在冯刺史的胸膛划圈圈,轻轻一笑:
“我倒是想起一个人。”
“谁?”
聖武幹坤 逆蒼耳
“夏侯霸,也就是我的舅舅。”
“他?他怎么了?”
“夏侯家族啊,因为我那位好舅舅的原因,曹叡现在对夏侯三族提防得很,把夏侯家的人都召回了洛阳,严加看管。”
冯永感觉胸口有些痒痒,他隔着衣服按住张星忆的手:“说清楚些,你的意思是夏侯三族?”
“对啊,夏侯三族。”张星忆靠到冯永的身边,在耳边吐气如兰:
“我的好阿郎,你莫不是忘了,当年你设法从关中买粮的事?”
“夏侯楙?”
“对,就是夏侯楙。”张星忆的声音有些魅惑起来,“夏侯楙既无武略,又好营生,要不然当年也不至于拿粮食来换毛料。”
干哥传奇
“再加上现在夏侯三族的处境,他们未必不会生出别的心思,所以我觉得可以从夏侯楙下手试试。”
说着,她翻了一个身,摊平了自己的身子,“或许我们可以通过夏,嗯,我那位舅舅,看看能不能与洛阳的夏侯楙取得联系。”
冯刺史有些无语地转过头去看她。
灯光透过纱帐,让帐内的光线甚是朦胧,仍能映出小四那光滑的脸颊。
张小四本就花容月貌,再加上这朦胧的光线,更是让人怦然心动。
谁能想到,这等出色女子,已经逐渐成为一个颇具权谋的人物?
冯刺史叹了一口气:“那个夏侯霸摊上你这么一个外甥女,可算是倒了大霉了……”
花容月貌张顿时大怒:
“胡说,明明是遇到了你这么一个冯鬼王!”
“先是诱使夏侯楙卖粮食,又往夏侯霸身上泼脏水,还厚着脸皮在魏国境内散播谣言,害得夏侯家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张小四说着说着,直接扑来咬人。
“咝……轻些轻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