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ptt-第八百一五章熱推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最终,无垢之火还是没有逃过再一次的盘剥,毕竟它根本就没有拒绝的资本。
好在那个女魔头带来的另一个小姑娘客气讲究多了,只取了它身上一小份火精收服,且收服的办法也是极其温柔,主动哄着捧着贴补了不少好处给想要收服的火精,这才恩威并施之下取火成功,全然不像那方鼎一般,纯粹只有简单粗暴的逼迫。
再次缩水过后,无垢之火本体一头扎进了最底下的岩浆之中半死。
近几百年它打死都不会再冒头跑出来了,毕竟它运气是真的不太好,好不容易孕育成熟出来溜个圈便碰上了这么多打不过的强盗,它觉得还是火山下的岩浆底才更加适合它躺赢。
“感觉如何?”
张依依见安然也成功收服了一缕无垢之火,用时也并不长,看向自有小姑娘的目光愈发满意。
毕竟张安然现在还不过元婴境,修为更是因受伤之故连元婴境应有的实力都达不到,以她现在这样的状况能够如此顺利令无垢之火这样级别的火精成功认主,本身就极其了不得。
果然是他们家的姑娘,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
“很好,从所未有的好。服了姑姑给的那枚丹药,如今又有了无垢之火时刻疗伤,我觉得顶多半年功夫便能够彻底恢复如初。”
张安然说道:“永沉之地的死气,非无垢之火难以拔除,原本这一趟我也只是抱着侥幸试一试的心理来走这一遭,没想到碰上了姑姑,所有运气也跟着姑姑的一并回来了。”
没有再说什么谢不谢的客套话,张安然正因为打心底里头喜欢姑姑,所以才不想总是用感谢这样的言辞让两人之间的关系太过疏离。
而张依依对于安然发自内心的亲近很是高兴,这让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还在下界华仁的唯一徒弟苏乐,说起来这两个姑娘还真有那么一些相似之处。
“往后会越来越好,走吧,如今也是时候离开这里,去一趟凌仙门了。”
张依依领着小姑娘往火山外走,一旁的炼仙鼎却是急了。
“现在就走,可我还没有收够丹火,你先前还说过要带我收更多本命丹火的,说话得算话才行!”
炼仙鼎直接缩小飞回了张依依手中,在没有打算彻底收手前,它可不想这么快回依依开辟的虚空空间呆着。
它还得一路跟着亲自感受与它有缘的其他各种火精,争取这一回便把自己的本命丹火种数备得足足的。
明明依依刚刚还用这事威胁它,让它吐了半数的无垢火精出来,怎么这会儿就不作数了?
“啊,有吗?”
张依依故意逗着炼仙鼎,等炼仙鼎是真急了这才笑着说道:“好吧,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好行,一会儿我们再顺便陪你多转几圈,等你收多几种丹火后再走不迟。”
炼仙鼎在这里收取火种完全属于横扫模式,说句不好听的,只要它看中觉得得与之有缘者,基本上不会存在什么收服不了的。
毕竟炼仙鼎手段虽说简单粗暴,但强大到一定程度之际,简单粗暴也往往是最无法抗拒的因素。
得了这句准话,炼仙鼎这才满意了。
两人一鼎很快飞出了这座火山,而无垢之火彻底消停掉之后,这座火山也早就安安静静无风无浪,最早之前的狂暴俨然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张依依一眼便看到了竟然还没离开的姚南生几人,不过管这几人为何还留在这里,到底是为了等着看还有没有机会收取里头的无垢之火呢还是纯粹关注她们的动静,或者是让重伤的玉锦好生缓过几口气,总之都与她们无关。
“师父,咱们还要进去吗?”
看着张依依与张安然再次从那座已经归于平静的火山口飞出,并且对他们视而不见直接飞走,莫天棋这才小小声地询问着自家师尊。
“没必要了。”
姚南生收回了目光,神情看不出悲喜:“直接回凌仙宗。”
玉锦这会儿虚弱得很,但一听姚南生不打算再帮她收集火种,心中是极其不满的。
哪怕这座火山顶下的无垢之火已经被那肉个贱人收走没了,可这么大的火山带深处,必定还有着其他并不会逊色的顶级火种存在。
就算他们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与张安然及其不知打哪里冒出来的姑姑硬敌,但只要小心些避开那两贱人,如此多数量的火山之内难道还寻不出一枚适合她的本命丹火不成?
“师父,现在便……”
玉锦才刚开口,却是直接被姚南生给强行打断掉。
“锦儿,有些事情,你最好想清楚回宗之后如何交代。”
姚南生深深地看了玉锦一眼,而后终是没有再多言。
玉锦脸色发白,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师父,您竟然不信我?我根本就不知道张师叔为何会……算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徒儿自己都不知到底怎么一回事,索性什么都不说了。”
“师父,您怎么能怀疑小师妹?”
莫天棋最是看不得玉锦如此悲恸、受伤的模样,顿时心疼得不得了,一把上前扶住几乎难过得站都站不稳的玉锦:“这么多年,小师妹是什么样的人难道咱们还不清楚?就算那位前辈说的夺运之体当真存在那又如何?明显这事小师妹自己压根都不知道,就算真有这样的事情那也必定是有人算计小师妹,小师妹同样也是受害者!”
这话倒是让姚南生听进去了不少,他实在也不愿意相信自己最为宠爱的小徒弟竟然会是那种阴险歹毒之辈,倒是大徒弟这番说辞反倒显得更加合情合理。
玉锦是他亲眼带入修行路的弟子,从引气入体到金丹境,每一阶段都有他在一旁看着保驾护航,若说这样的玉锦有什么坏心思自己弄出什么夺运之体来害张师妹的话,根本没有那样的机会与能力。
“不论如何,此事关系重大,界是那位前辈也必定会前往凌仙门,事情自然不会就这么不了了之。”
姚南生态度缓和了不少,上前从大徒弟手里接过玉锦亲自扶住,语重心长地说道:“为师也是为你好,不论你知道多少,到时掌门一旦追究查问,皆如实禀明便可。你张师叔前些年没少吃苦头,以她的性子必定会让宗门还她个公道,给出交代。你若没做那些,不论如何为师自然会护你到底,若你与你张师叔间有什么误会,为师自然也希望你们能够尽可能的化解掉。”
罢了,姚南生不得不承认,他最终还是选择维护玉锦,选择了站在玉锦这一边。
走到现在这一步,无论真相如何,他都无法再与张师妹真正解除所有隔阂,无法再回到从前一般的同门情谊,既然如此,那他就更加不能再失去玉锦。
他从来都不想自欺欺人,自己对玉锦除了师徒之情以外,更多的当然是男女之爱。
所以即使到了这会儿功夫,他不再打算继续寻火收火,而是立马赶回宗门,更多的同样还是为了玉锦。
至少他们先一步回宗的话,可以掌握一些主动优势,不至于让张师妹与她那姑姑先行把事情闹得不可开交之地。
玉锦完全搞清姚南生的想法与态度好,整个人这才暗自松了口气,只要有着师父的坚定的维护,一切都好说。
师徒几人谁都没再提取火一事,直接赶路离开火山带,奔回宗门。
一路上他们各怀心思,却是谁都没有注意到身为姚南生二弟子的文江,竟是从头到尾再也没有吭过一声。
另一边,张依依带着张安然以及炼仙鼎又在火山带深处晃悠了好几天,直到炼仙鼎再次收集了两种颇为满意的本命丹火后,张依依这才没有继续满足炼仙鼎永远不可能添满的胃口,直接将小鼎子收了起来,快速离开了沙漠火山带。
一出沙漠火山最外沿的边界,张依依与张安然便直接被一群修士给围堵上了。
“要命留火,要火留命!”
领头的男修明显是早就在这里等着张依依与张安然的到来,指名就要无垢之火,摆明了一早就知道无垢之火正是被他们堵住的两个目标人选成功收集到。
有人进去冒险寻火取火,同样也有人专程喜欢守在外头等着强抢果实,不巧这一拔人便正是以此为营当。
他们一行八九人,个个皆为元婴中、后期,专门挑那些落单或者小鸟三两只的目的出手。
抢火、顺带着杀人劫个身家,发的本就是人命横财,所以一般来说觉得有至少有七八成以上把握才会干上一票。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原本像张依依与张安然这样的两人组合就是他们的目的,再加上他们还得了消息知道难得一见的无垢之火竟然也出世且被这两名女修成功收集,如此便更加不能放过。
“谁告诉你们,我们身上有无垢之火?”
张安然冷冷扫过这些挡道明抢的修士:“那人可真没安好心,这是巴不得你们前来送死。”
“呵呵,年纪不大口气倒是挺狂,到底是我们送死,还是你们不知死活,很快就知道了。”
那领头的男修本也不还不是那么百分百确定是否真有无垢之火,不过现在倒是彻底放心踏实了。
其他人见状,贪婪更盛,顿时便迫不及待地动起手来。
张依依直接把张安然拉到了自己身后,示意她不要动手。
小姑娘还是不太爱惜自己,说了这身体没有彻底恢复之前能不动手就不要随便动手,区区几个杂碎哪里还用理着他们家的小姑娘来费劲。
素手一挥,一道火光从天而除,瞬间便将那些冲过来要对她们动手的元婴劫匪烧了个干净。
都是些专门打劫杀人抢宝为生的垃圾,如今又硬是自个跑到了她跟前送命,张依依自然不会跟这些人浪费唇舌。
既然他们要火,那便如他们所愿给他们火,只可惜对方太弱,给了也随受不起,直接团灭掉了。
就这样上不得台面的本事还敢学人打劫杀人为生,果然职业素质太次,差评!
张安然看得目瞪口呆,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
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毕竟八九名元婴就这么在她眼前不过片刻之间便烧得一干二净,渣都不剩一点儿,这也太令她震惊了。
“结束了?”
她下意识地看着姑姑就好像什么都没做过一般收回了那些火,总算是回过了些神。
“结束了呀,不然你还想给他们立个碑?”
张依依挑了挑眉,觉得这样吃惊状愣愣的小姑娘相当可爱有趣。
“那当然不必,我就是觉得姑姑实在是太厉害了。”
张安然实打实地拍着马屁:“那是什么火,比起无垢来说,那才是真正的神级火焰吧?”
“到底是姑姑厉害还是姑姑的火厉害?”
张使用方法使用方法笑着问道。
“都厉害,姑姑最厉害。”张安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但夸赞却是实打实走心,也的确是如此认为。
“这是我以前在下界时收的地狱之火,如今已经晋升为了火王,光是品级而言还真称不上神级,但养得久养得好的话,本身的火品级别反倒不是那么重要。”
张依依解释的同时顺带着也是在教导自家姑娘。
如何养火并没有什么固定不变的模式,适合自己的方法永远才是最好的,但万变不离本质,她那不多的一点儿经验有时说不定也能起到些作用。
“我明白了,姑姑放心,安然会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
张安然聪慧得紧,一下子便知道这是姑姑在有意教导自己,哪有不虚心接受的道理。
“咱们身上有无垢之火的消息,不是玉锦,便是玉锦那位讨人嫌的大师兄传出去的,如此这一路恐怕不会太过消停。”
张依依想了想道:“我不怕杀人,却不想总被人牵着鼻子杀人,所以咱们干脆先找个地方休息几天,顺便有些事也应该正式告知于你。”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