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六十章 靈傳非釋時熱推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天机总院在这一次尝试突破过后,便在那里等待结果,他们已经做好了又一次尝试失败的准备了。
可令天机总院上层疑惑为之的是,玄廷本来是承诺告知并允许他们记载后续结果的,可是事机过去了许多天,却依然没有给他们一个准确的答复。于是便几次上书问询,但只给了他们一个暂且等待的回应。
这一回答,令很多人不解,同时也令天机部内部的猜测陡然变得多了起来,也使一些人增添了许多联想。
而在随后的日子,有更多关于这件事结果的消息流传了出来,其中一些说法令总院中不少人在激动振奋之余还酝酿着不满。
这一日,于大匠在进午食的时候,对着方才准备夹起一块蘸酱肉片的龙大匠道:“龙兄,最近的消息听说了么?可能这一次的突破尝试成功了。”
龙大匠将肉片放入嘴中,品尝着软嫩的口感和鲜香的酱汁,他缓缓咀嚼咽下,这才放下手中的玉箸,道:“是听说了,但是这可能不大。”
虽然他也期望这一次能够成功,可是这一次尝试与上回基本没有什么分别,在技艺上毕竟没有太大什么突破,改进也不多,最多只是换了一个灵性力量,他对此并不抱什么希望。
其实这点天机院大多数大匠都是清楚的,要不然上次的反对当是更为激烈了,不会这么容易被安抚下去的。
他摇了摇头,拿起玉箸,正待再去瓷盘里夹肉。
于大匠看他片刻,道:“假若上一次便就成功了呢?”
“什么?”
龙大匠一怔,动作不由一顿。
于大匠沉声道:“我是说,假若上一次的突破尝试……就已经成功了呢?”
龙大匠怔了半天,眼神现出一丝惊愕,道:“这,这如何可能?上一次,上一次可是……”他没能再说下去,因为上回那造物躯壳寄入了异神的灵性,到最后被擒捉到玄廷去了,到现在也没有结果。
于大匠道:“我只是提出一个假设,”他把声音放低沉了一些,“如果上次本就是极可能成功的一次,但是玄廷有些人却是不愿意看到这等事,并且提前预见到了,所以横插一手,借着引动异神将此事截断,那么不正好将此事掩盖过去了么?”
龙大匠抬头道:“可这是没有可能的,而且玄廷要想阻止也很容易,不让我们尝试便是了,何苦做出这等事?这不是多此一举么?再说上一次后玄廷依旧允许我们尝试,可见他们并没有这等心思。”
于大匠却是摇头,道:“可是龙兄你应该知道,我们对于上层力量的了解依然有限,这样突破上层的尝试,每一次既需要充分的准备,也要靠一定的运气,而有的时候,需要的仅仅只是一次巧合,不见得能次次都能重复,所以只要坏去最有可能成功的一次就可以了。
并且玄廷还是有大能支持我们的,有些人并不好直接阻拦我们,那就只能用一些迂回的手段了。”
说到这里,他语气越来越肯定,“所以可能是我们这次的突破尝试,可能运气好,又一次趋向成功,而某位本欲故技重施将之破弃,而支持我们的那几位已然有了提防,所以没有让某位得逞,但是毕竟东西让上面征用了,还有借口留着,现在由于上面意见不一,事机也便僵持在了这里。”
龙大匠觉得他好像是想的太多了,这次上层或许真的只是为了对付异神,没有那么多弯弯绕。
但是对于玄廷上层,天机院在一部分人中总是充斥着各种偏向权谋纷争的论断,于大匠就是支持这等观点的人之一,所以也不奇怪他得出这个结论。
他斟酌了下语句,道:“于兄,我觉得事情恐怕并非如此。”
于大匠冷笑一声,道:“那为何迟迟上面不将记载拿来,也不将结果告知我等,龙兄可能拿出一个合适的解释么?”
龙大匠见他坚持,也不知该如何说,只能道:“于兄,便真是这样,我们也改变不了什么。”
于大匠长长吐出有一口气,缓缓道:“现在是没办法,但是有了力量就能改变!这力量是靠我们自己去争取的,”他伸出手去,将案上整盘肉片都是端到自己面前,语气激亢道:“我们自己畏缩着不去拿,难道只靠别人施舍么?”
龙大匠伸出去的玉著顿时停在了半空,僵了片刻后,无奈收了回来,只能再去夹别的菜。
八月中旬,云海之上磬声响起,诸位廷执从各自道宫之中出来,陆续在光气长河之上定坐下来。
诸位廷执主要谈及的便是莫契神族之事,现在种种迹象都是表明,这个古老之神正在试图回转,特别灵性预言活跃频繁,故是近来廷议主要都是围绕着此事。
直到诸事大致议定,林廷执才是开口道:“前回我与张廷执为擒捉神异生灵,借用了天机院的造物之躯,但此番无意中使得这造物躯壳迈过了上层关门,此物不知该如何处断?故在此想问一问诸位廷执之见。”
崇廷执道:“林廷执,这本是从天机院那处征用而来的,既然对我无用处,那还不如归还给天机院,许还对造物还有所推动。”
林廷执考虑了一下,道:“这倒并无不可。”
玉素道人道:“这东西曾得异神污秽,亦是曾有驻影在其中,我以为不若毁弃为好,如此免生后患。”
崇廷执先警惕看了一眼晁焕,而后才道:“玉素廷执何必因噎废食?再说林廷执早已驱离驻影,又何须为此忧虑呢?”
林廷执则道:“玉素廷执此言也是持重之论,无可厚非。”他想了想,又看向张御,道:“张廷执意下如何?”
众廷执也是看来,此次事机算是林廷执和张御一同前去处理的,最早也是张御提出的建言,且他更是廷上少数几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故的确也需听取他的意见。
张御道:“御以为可以还去,不过这里还有一建言。”
林廷执神情一肃,道:“还请张廷执说来一听。”
张御道:“而今浊潮频发,更有异神伺机待动,这造物躯壳并无神主,容易为人所趁,故便是送至天机院,也需派遣修道人加以监察,今后无论是尝试驾驭,还是平日观摩,每回皆需向玄廷提前备报,有允执才可使动。”
稍稍顿了一下,他又言:“且在天机造物真正得以突破上层界限之前,不得向下肆意宣扬此事。”
韦廷执出声道:“韦某同意张廷执之见,天机造物仍有不少缺陷,此刻宣扬造物,不是好事。”
风道人也是道:“诸位,人心本惰,若是知悉只需造物加身便可得享上乘,那又何须用心修持?这于我天夏大局不利”
两人之言使得不少廷执都是点头,他们认为这话是有道理的,因为造物越到上面越难,就算真突破到了上境,那也并非终途,不是可以用造物就能解决一切了。
在他们上面,还有更高境界存在,还有大道在前,修道人需要为天夏众生指道前行,造物目前尚还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除了这一个,还有更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天夏需要直面各种强敌,造物把力量推升他们这等境地,那不知还要用上多久,故是不可能让其等完全占据下层的。
陈廷执道:“这造物躯壳可以还给天机总院,但此事不可大肆宣扬。”
钟廷执对此没有任何辩驳。要是这回突破是天机院自己弄出来的,那他还可以理直气壮的出声,可这不过是依靠异神之力偶尔得成,这也不值得拿出来说,只要能将此还回去,已然达成他所期望的结果了。
因为诸廷执对此再无什么异见,所以廷上很快通过了此议。
东庭密林,某处玄府驻地之中,一名曾在东庭某处学宫担任过师教的文吏,此刻正在给瑶璃教授各种天夏的学识文礼。
待讲课结束,他走了出来,对着赵柔赞叹不已道:“赵道友这个弟子,聪颖敏慧,东西俱是一教就会,一点就通。”
赵柔道:“有劳先生了。”
那文吏笑道:“我是半点不累,如此学生,换一个人过来都能教好的,能教这样的学生,是我这个做先生沾光了。”
赵柔在送走文吏后,却是眉头微蹙。
她知道这弟子很多东西一教就会,可是那只是入了门罢了,她要的是浸润入身心,唯有这样才能更好的融入天夏。
她发现在这个驻地内,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可她是受罚过到此的,又不能离开这里,似乎是自己把自己的弟子耽搁了。
瑶璃这时走了过来,抬头看着她道:“是瑶璃哪里做的不好,惹老师不高兴了么?”
赵柔摸了摸她的丫角,道:“徒儿你学的很好,老师很欣慰,只是这里实在太小了,你能学到的东西不多,徒儿,你愿意去东庭么?”
瑶璃想了想,认真回答道:“如果老师要瑶璃去,那里瑶璃就去。”
赵柔笑了一笑,道:“好,老师一定会帮你安排的,近日便送你去东庭。”
……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