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385.是被臭死的鑒賞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但是族长可没有葵子那么喜欢吃屎,他对屎没有兴趣,不仅如此,而且还感到了厌恶。
葵子因为是从小就吃屎,所以葵子就算嘴巴以上进入屎堆里面也没有什么问题,不仅如此还会感觉兴奋。
但是族长不一样,族长哪怕是嘴巴以上一点点,嘴唇碰到了大便,他都会恶心一整天。
像这样身体泡在粪池里面,已经是他的极限,如果不是为了捕捉噙屎蝗,族长才不可能会这样做。
忽然,葵子的脑袋再次从粪池冒出,张口对族长脸上喷涂大量污浊之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族长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葵子呸了一声,将最后一口屎也喷进族长口中。
族长嘴被堵住,再也说不出话了。
“族长,你以为屎好吃?你以为我们植物系天生就喜欢吃屎?如果不是你们动物系整天给我们生产屎,让我们除了吃屎之外没有什么可以吃,我们难道就会喜欢吃这玩意?”
葵子的肺腑之言,已经彻底感动了族长,因为族长现在吃到了屎的滋味,他也明白了植物系们究竟承受了什么。
是因为他不懂得换位思考,不懂得替弱势的植物系考虑,所以最后植物系奋起反击,将动物系给灭亡了。
“屎……真的好难吃哦。”族长嘴角有大量黑色污浊流淌下来,他呕了一下,大量黑色污浊便全部从口腔清空。
“难吃你就多吃点!”葵子抓住族长的脖子,带着族长水下一游。
再次浮出水面之后,族长已经熏晕了过去。他并非是因为溺水,而是太臭了自己受不了。
“救命啊!杀人啦!”
族长疯了,当即就找到机会从这里逃跑。
面对葵子这样的疯魔,族长只能选择逃离。
也就在这时,叶晨的身影出现,“发生肾么事了?”
“葵子,刚才我怎么听见了你的求救?”叶晨又问道。
葵子笑嘻嘻说道,“不,你并非听到的是我的求救,而是族长的求救。族长刚才被我给打跑了。”
叶晨闻言,心中惊恐,“不好!族长不是被你打怕了,而是收到了你的星痕传承,高兴地跑开了!”
叶晨明白,葵子的星痕传承只需要击中对方,就可以产生作用,所以族长哪里是被打怕逃跑的,而是得到了传承,跑去找叶晨了。
现在叶晨来到了这里,和族长错开之后,暂时不会再和族长碰面。
“葵子,你刚才打了族长多少拳?”叶晨问道,如果葵子击打族长的拳数超过一千,那样叶晨就危险了,毕竟现在叶晨是一千星痕,打不过超过一千星痕的。
“哦,我一拳也没有打他,我只是请他吃屎了,可臭了。”葵子说道。
呕~
叶晨觉得反胃。
忍着没有呕吐的冲动。
然后便看到水面之上有大量的蝗虫,问道,“葵子,这些蝗虫都是什么?”
“噙屎蝗。”
“秦始皇?”
“不对,是噙屎蝗。它们吃了屎之后能拉出屎黄蒂。”
“始皇帝?”
“不对,是屎黄蒂!”葵子纠正道。
人氣連載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385.是被臭死的看書
叶晨听不下去了,这什么跟什么,于是便说道,“既然葵子你没事的话,那我要继续去训练了,还要打败卡卡罗特呢。”
“嗯,叶晨哥哥去训练吧,我还要和噙屎蝗们聊聊天先。”葵子说道。
……
当族长跑得足够远之后,停了下来,喘息着,心中依旧恐惧。
将手中的捕虫网挂在树枝上,族长在一旁的河流里面清洗一下身上的污浊。
“lu lala lu lala lulalulalei……”
一边还哼着曲,下游地带完全被污染成污浊。
然后,上游也开始有污浊蔓延上去。
在河流之中,这种现象也可能发生,叫做逆流现象,便是因为水体之中浓度和压强差产生的一种扩散现象。
污浊逆流上去,导致上游正在饮水的一些罗曼蒂克家族成员,中毒身亡,尸体顺着河流从上游飘浮下来。
“卧槽,哪来那么多的浮尸?!”族长吓坏了,连忙从河水里面跳上岸,看着上游的方向,这些浮尸就是从上游飘浮下来的。
“上游究竟发生了什么?是谁如此残忍,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对,一定不是卡卡罗特,因为卡卡罗特并不喜欢杀生,所以,一定是叶晨!”
“没想到叶晨口口声声说要带领罗曼蒂克家族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可实际上却做出这种恶事?!”
族长觉得这是告发叶晨最好的机会,于是便到了上游去探查。
然而,并没有和想象的一样,看到正在了滥杀无辜的叶晨,而是,什么都没看见。
“对,应该是人都杀完了,所以叶晨就离开了。”族长妄加揣测着。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族长带着这些尸体,将所有罗曼蒂克族人召集。
虽然说族长已经失去了权势,可是过去的威望还是存在一些的,毕竟除了植物系,好些昆虫系和病毒系之类的,并没有和族长有什么深仇大恨,因而他们多少还是要给族长一点儿面子。
族长将除了植物系以外的族人们召集之后,指着地面上的这些尸体说道,“你们看,这些族人们,都是在叶晨的统治之下丧生的!叶晨要为此负责!是叶晨,杀了他们!”
族人们看去,这些尸体一个个浑身发黑,透着一股屎味,一看就是屎的很惨。
“什么,叶晨居然这么做?咱们新的族长居然这么做?”一些因为刚换新族长而不信任并且不屑的族人起哄道。
“这样的人,真的可以成为族长?!”
“吵吵嚷嚷的,你们搞什么呢?”叶晨的身影出现在人群背后,挤了进来问道。
“叶晨,你做的好事!杀人偿命!就算你是族长也不例外!”族长吼道。
叶晨抓了抓头,这什么跟什么啊,没事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这些人怎么死的?”叶晨对一旁法医问道。
“是被臭死的。”法医经过了严格检验之后,说道,“从粪便成分分析,是动物系的粪便。”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