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塵封九界 ptt-第二百三十六章詭異的婚禮熱推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十天后,小镇传来一件天大的事——东方家的大小姐居然要下嫁到陈家!
无数人对这个消息嗤之以鼻,都认为是谣言。
东方家是小镇的大户人家,在小镇上,拥有东方姓氏便会高人一等。
成亲本就讲究门当户对,想他陈家那穷酸样,凭什么和东方家的小姐成亲?还是东方家的大小姐下嫁到陈家?
别说陈家祖坟冒青烟,就算是冒彩虹烟,他们也不信。
直到后来东方家有人确认了事情的真实性,又开始张灯结彩后,众人这才惊掉了下巴。
于是,从他们口中,又传出了另一种声音——陈家的病秧子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
只不过,他们的说的再多,也改变不了事实。
婚礼如期举行。
只是更令他们想不到的是,陈家的长辈,不仅没有一点开心模样,反而满脸怨气。
看着稳坐高堂的爹娘,陈二暗地里捏了捏东方以若的手。
陈二爹娘死活看不上东方以若,总说什么东方家“高攀”不起他们。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认为陈二吃了天大的亏了。
这门亲事,还是陈二摆明了决心,软磨硬泡,好说歹说,将他能说得出的道理都讲烂了,这才让爹娘勉强答应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塵封九界 墨盡半生辛酸-第二百三十六章詭異的婚禮閲讀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本来是喜庆事,可陈家硬是给办出了一种凄凉感。没有亲朋来道喜不说,就连街坊邻居都只来了老婆子一人。
老婆子既当媒婆,又当司仪,临了还得搀着新娘回屋子,忙的不可开交。
由于时辰未到,陈二不能进洞房,所以只是坐在桌前同爹娘大眼瞪小眼。
“爹,娘!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们就不能给我个好脸色看看?”
陈二嘴上不满,心底却笑开了花:就算你们不满又咋样?生米煮成熟饭,这儿媳妇你们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老婆子送完东方以若,回来喝了一杯陈二倒的喜酒,对着陈二嘱咐了一番,又朝陈二爹娘抱怨道:“我喜酒也喝了,忙也忙完了,就不看你们别扭的嘴脸了。”
说完,又蹭着小碎步离开了,
出院门前,回过头对陈二说道:“好好待人家,人家能下嫁过来,不容易!”
陈二点头应是,老太婆拐了个弯,消失在了视线中。
“爹,娘,你们儿子今天娶媳妇,能不板着脸么?”陈二回过头,有些埋怨的说道。
男人冷哼一声,连酒都没喝就离开了,而女人勉强挤出一个笑意说道:“不用理你爹。”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露。”
“这人生四大喜,你今天便是头一喜,娘就算不满也不会反对的,以后好好对人家姑娘。”
陈二点了点头,抬头看看天色,却看到一位穿着红衣服,五官精致如同洋娃娃的姑娘匆忙走来。
姑娘满脸笑意,先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水,然后对着陈二举杯道:“尘儿大婚,恭喜了!”
陈二看着这张好像熟悉却又陌生的脸蛋,急忙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两人一饮而尽,姑娘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放在桌子上,说道:“来的匆忙,没备什么好礼物,这件东西,就当是贺礼了。”
说完,姑娘又匆忙离去。
陈二挠了挠头,总觉得有些怪异,可他又说不清。
看了看礼物,终是忍着好奇心,没有拆开。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太阳星落下,太阴星升起,胡乱吃了两口晚饭,陈二偷偷藏了两个鸡腿回到了自己房里。
桌子上,摆着几碟小吃,孤零零的白色蜡烛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东方以若披着盖头端坐在床边,听到有脚步声,微微弯曲的腰又挺直了。
陈二嘿嘿一笑,放下鸡腿,拿起半截称杆,轻轻将盖头挑起。
入眼,是一张绝美的脸蛋,陈二心脏“噗通”“噗通”跳着,完全没心思琢磨那些不妥的地方了。
东方以若含情脉脉的看着陈二,有些羞涩。
陈二掀了盖头后,又去抓了鸡腿,递到东方以若面前。
“一天没吃东西,饿了吧?给你带的。”
东方以若噗嗤一笑,美得不可方物。
然后对着陈二问道:“傻不傻?”
陈二嘿嘿一笑,催促道:“快吃了。”
两个人偷偷摸摸的消灭了鸡腿后,感觉没有吃饱,又把桌子上的小吃给消灭了。
别人的新婚之夜,都是从床上开始,而陈二的新婚之夜,居然是从两个鸡腿开始。
等终于吃完,两人简单的脱了衣服,躺在床上,陈二侧着身子看向东方以若,满脸笑意。
东方以若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脸蛋红的发烫。
四目相对,陈二把手搭在东方以若腰间,脑袋也向着东方以若缓缓靠近。
东方以若感受着陈二身上的气息,闭上了眼睛,眉宇间满是幸福。
然后……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陈二声音从东方以若耳边响起,她睁开眼睛疑惑的看向陈二。
“那是我昏迷的时候做的梦,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也不等东方以若答应,陈二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梦的开始,是在一座东海的小岛上。”
“岛屿正中央,又一株古树。”
“古树高入云端,树冠将岛屿覆盖了大半。”
“以古树为中心,南北一线,有一道近乎透明的光膜,上通天际,将东西两面分割出两种不同的风景。”
“古树以西,郁郁葱葱,老林茂密,异植遍地。各种野兽蛮兽不说成群可见,但每天鸟鸣兽吼不绝于耳。”
“古树以东,乌云遮天,整日雷鸣不断,闪电如渔网般交织。雷落处,一片荒漠,毫无生机。”
“就连古树,也都是西边一半生机勃勃,东边的一半尽是枯枝败叶。”
“生命不东去,惊雷不西落。”
“这是岛屿万年不变的规则。”
……
直到身边的人呼吸声变得均匀,不再给自己回复的时候,陈二这才停下。
笑了一下,陈二看着东方以若,眼中尽是温柔。
故事讲的不是很通顺,因为好多东西他都想不起来了。在这里生活的时间越久,他想不起来的地方便越多。
陈二怕自己彻底忘记了那些事,所以才迫切的讲给东方以若听。
“那就等明天,我把能回忆起来的东西都记下来吧。”
轻轻地吻了一下东方以若的额头,陈二也缓缓睡去。
别人的新婚之夜,都是到精疲力竭结束,而陈二的新婚之夜,却是到口干舌燥结束。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