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我的刁蠻姐姐 txt-第三百七十六章 說不清的是非熱推


我的刁蠻姐姐
小說推薦我的刁蠻姐姐我的刁蛮姐姐
杨正被抓了之后,傅君蝶正在全力调查这事,而且洪光的三联帮,也彻底覆灭,明珠集团的事,暂时能搞事的人,基本都被处理了,而柳诗瑶,也许是真正的主谋,但是她的身份特殊,一般来说,黑玫瑰组织的报复,其实那群女人,经常是没功夫的,她们报复,都是伎俩,也就是用某些手段,利用别人帮自己报仇,没可以利用的人,她们其实是搞不了事的。
一般来说,柳诗瑶就算是主谋,她也不会自己出面,而杨正,多半是被柳诗瑶利用了,当然,那家伙自己玩了女人,还生了私生女,却不闻不问,活该,唐飞向来不屑这种男人,唐飞的思想就是,风流可以,但是不能下流,而柳青被抛弃,多半是被杨正那家伙给骗了,如果有真爱,杨正不可能不管她们母女的。
第二天下午,唐飞刚在家里拖地,姐姐跟杨颖,都忙着公司的事,本来姐姐也是个不爱做家务的人,杨颖也是一样的,在家,懒懒散散的,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有啥办法呢?大男人,也只好把家里的事情揽下来。
做了会家务,家里,玻璃茶几上的电话响了,是柳诗瑶的,唐飞接通电话道:“诗瑶姐,找我,什么事?”
“你不是说去香山吗?让你帮我带点东西回去。”
“行,诗瑶姐,带什么?”
“一点特产,你什么时候过去?”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的刁蠻姐姐討論-第三百七十六章 說不清的是非推薦
“明天上午就过去。”
“那好吧,你住哪,我现在给你送过去!”
“在湖滨小区这边,你到湖滨路这,我在路口等你。”
“行!我这就过来。”说完,挂了电话。
唐飞在家收拾了下,从倩姐父母家开车过来,要半小时吧,时间差不多了,下楼,在湖滨路过去的交叉口等了下,一会,柳诗瑶这个大美女就来了,开了一辆兰博基尼跑车,这大美女今天穿的很炫酷,长头发烫的特别好看,配上一对翡翠耳坠,而且脖子上,戴着唐飞给她的那个羊脂白玉的项链,娇嫩修长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真的是个美的要人命的尤物,哪怕三十二岁了,依旧很美,非常迷人。
看到唐飞,这大美女停下车,打开车门,笑呵呵的道:“我也不知道给我妈妈带点什么,去商场转了下,买了一些茶叶饼,还有我妈妈挺爱吃的栗子,我妈妈挺爱炖栗子吃的,刚好市场上有,就给她带一点,这东西,我老家那边很少。”
“行!”唐飞接过柳诗瑶递过来的东西,然后笑道:“诗瑶姐,要上楼坐一下不?”
这大美女想想,又笑道:“下次吧,下次有空再来你家玩,今天,还有事。”
“什么事哦?”唐飞笑道。
“私事,怎么的,你还想打听我私事?”柳诗瑶怪笑的看着唐飞,那样子,像是故意勾搭唐飞,又像是故意逗唐飞,这女人,怪怪的,有些事,真的挺让人摸不透的。
而明珠集团的事,从头到尾,好像就没看到她有任何波澜,如果真正的主谋是她,她难道就一点都不怕事情会往对她不利的地方发展吗?而且同时,杨正被抓,杨正是她的父亲,难道就不怕杨正说出一些坏事?
这女人从容淡定,笑容甜美,好像一切,都跟她无关似的,到底是她滴水不漏,还真真的她跟这事无关,这挺容易让人迷糊的。
柳诗瑶看唐飞奇怪看着自己的样子,又笑道:“你这家伙,每次这么看我,下次再这么看,小心我真跟倩倩说去。”
柳诗瑶假装生气,那欲罢还迎的感觉,唐飞自己都笑了,唐飞也是有点失态,多看了她几眼,那娇嫩洁白的俏脸,红彤彤的翘嘴唇,美是真的很美的,不过唐飞赶紧打着圆场道:“诗瑶姐,男人嘛不都这样,这叫酒不醉人人自醉!”
“切,你这叫色不迷人人自迷吧!”柳诗瑶说完,相视一笑,其实都是开玩笑,她也没感觉唐飞看坏,就是这家伙忒大胆,一般的男人 ,看到她还是有点自卑的,也就唐飞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看,而且这小子还是小姑子的男人。
也正因为唐飞是欧阳倩的男人,所以柳诗瑶那态度,真的是很让人捉摸不透的。
唐飞又问道:“诗瑶姐,平时,你很忙吗?”
“忙什么,平时很闲,又没什么事!”而说到事情,柳诗瑶也是笑道:“我其实是打算去看下我爸爸,你应该听说了吧,杨正是我生父,虽然我跟他没任何感情,我是私生女,他也从来没尽过任何做父亲的责任,跟他,其实一点感情都没的,不过到底是他生的,打算去看下他。”
“……”这女人,这事说的这么从容,唐飞是真好奇,杨正是她的棋子吗?她真的给人一种感觉,就是杨正就是事情的主谋,她其实是无辜的,明珠集团所有事,都跟她无关的感觉,好像她是身正不怕影子斜!真的给人这种错觉。
不过唐飞还是感觉,柳诗瑶应该是心里藏的事太多了,隐藏的太深了,所以她才会不给人看出任何破绽。
优美小說 我的刁蠻姐姐笔趣-第三百七十六章 說不清的是非鑒賞
表面唐飞还是笑道:“诗瑶姐,明珠集团的事,是你举证他的,你不怕他生你气,坡口骂你?”
“他自己心术不正,反正,我也只是做一点点本分的事,他爱骂就骂,再说了,我跟妈妈小时候过的那么苦,也没看他想起过我,他有什么资格骂我!”
“那倒也是,生而不养,是最混蛋的男人,这种 男人,枉为人父。”
“真的,唐飞,你心里没骂我不孝,陷害自己父亲?”柳诗瑶笑道。
“如果是按我做人的原则,是自己的女人,一定会宠着,是自己的家人,一定会疼着,生而不养,这种毫无责任的男人,本来就不配为人,我骂你干嘛?如果换做是我,一个是自己婆家,一个是自己没感情的父亲,可能我会两边不帮呗!”
“不帮,看他们一直这么私斗下去,搞的乌烟瘴气?”
“那倒也是!”唐飞笑了笑,又说道:“所以这事,真没什么好评价的,放在我这,我反正是懒得评价谁对谁错,是是非非,也说不清。”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