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諜影-第兩百五十二節 護塔(下)看書


無限諜影
小說推薦無限諜影无限谍影
金色的翅膀掠起,就在将升未升的一刻,忽然一股宏大的力量凭空产生,就像之前有人用时间停滞定住了扶摇大圣一样,再一次的将他凝固在当空。
与此同时,被黑雾包裹保护着的通天之塔中忽然冲出一人,竟然是弗里德里希。
王动愕然,之前精神雷达上的标识分明是没有弗里德里希的。
随即他明白过来,这里构建的通天之塔与中央世界中根源之塔已经连接完成了,他是从通天之塔中的传送法阵过来的。
弗里德里希至少是六阶的层次,如果从先前的两界通道强行通过,有可能会导致通道出问题,通天之塔完成连接后,凭借根源之塔延伸过来的力量,能承载的上限已经足以让那边等候多时的弗里德里希过来了。
弗里德里希可能也没想到一过来面临的就是这么火爆的场面,竟然有人突破了巫师们的临时防线,逼近通天之塔不说,而且都足以产生摧毁通天之塔的可能,只不过对方权衡后选择的是逃走,而不是拼命毁塔。
不过现在通天之塔已经和根源之塔连接完成,等若根源之塔伸进这个世界的触手,瞬间就夺过了方圆近千公里的掌控,就算是在此界的世界意志感知中,通天之塔笼罩下的土地也是一片不可知的状态了。
王动既是巫师也是轮回者,他能感觉到,巫师们对世界权限的侵吞和主神空间对世界权限的侵吞,是两种不同的方式。
巫师们是很传统的方式,侵入一点,掌控一点,对手就少掌控一点,一点点的蚕食。
而主神空间们的侵吞却是润物细无声的,在达到一个临界程度之前,他们对世界权限掌控所带来的是全方位的,最直观的表现,大约就是权限越多,轮回者们就像能享受到和原住民一样的好处,甚至是命运之子般的待师。
这种体现,王动其实是遇到过的,就是在初次轮回任务时,在元始空间权限高度垄断的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中,元始空间可以给轮回者安排不同的身份。后来在姬摇花处也了解到,主神空间在世界的权限越高,能为轮回者安排的初始身份也就越好,当然前提是这名轮回者能让主神空间这样做,这就牵涉到轮回者的功勋所带来的等级了,达到不同等级的轮回者们是可以消耗不同功勋,使自己在重要的任务世界中一开始就获得不同地位的身份。
巫师世界的谍影们虽然也可以用源能、用夺舍、降生等不同方式获得一定的身份,像王动在蜀山世界就转生过一次,其他谍影则是选择的夺舍,但这些方式都是有蔽端的,原住民们一定发现就会加以扑杀。
而主神空间的赋予身份,必定是在其权限所能达到的上限内安排,但可怕的是一旦安排了,原住民们都会真的当成和自己一样的人,也就是说主神空间们是可以利用权限产生伪装、共生的假像,直至权限达到足以超过世界意志,至少也是能在一定程度分庭抗礼的地步时,才会募然翻转。
王动思索间,弗里德里希已经利用通天之塔侵吞此界的世界权限,调动法则,产生出类似时间停滞的效果,将扶摇大圣定住,而且他是六阶,又有通天之塔的帮助,这一定的时间不但远比刚才那位超凡巫师长,而且就算扶摇大圣现在处于六阶层次,都没办法轻易打破时间法则的束缚。
但其他处于时间停滞范围之外,还能出手的巫师强者们可不是傻子,趁机分别施展巫术和各种攻击,再次猛砸动弹不得的扶摇大圣。
这时候头上和远处又传来两声怒叱,一只青狮不知何时出现在不远处的天空,小心的避开了时间停滞的范围,张开大口,青光如练,倾泻而下。
弗里德里希不得不分神操控通天之塔,升起一道防御罩,将头上的青光挡住。
远处则又有两团黑影由小变大的掷来,又是两种小山峰,虽然没有刚才那两座大,但如果被投个结实,伤害也不会比刚才小多少。
这是神武大圣和如意大圣在试图营救扶摇大圣,王动看得分明,不过也就仅限于此,他半点插手的想法都没有,以他的本身的实力,要插手这么多五阶以上层次的争斗,很容易被卷进去殃及,就算利用九疑鼎和昊天宝鉴能自保,也会因此泄露自己的秘密,殊为不值,自是作壁上观,不过也作好准备,一旦弗里德里希分不出神再抗下掷山神通,他便拉着法拉苏有多远逃多远。
弗里德里希当然不会不管,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王动就看到两座小山峰从天而降,进入某个高度后,忽然消失了,就好像刚才投下来的不是两座小山峰,而只是两粒尘埃一样。
这下连王动都不由惊异起来,不过两大圣的攻击到底还是让弗里德里希分了神,扶摇大圣那里忽然翅膀恢复了动弹,被从四面八方爆发的攻击所淹没,却见一道金光顽强的从五光十色的巫术能量形成的光气中强行升腾,直至冲上天空。
在场所有人,包括王动都能看到刚才那不可一世的金翅大鹏鸟整个身体都缩水了十之八九,从长达千百米缩减成了不足百米,甚至都还在不断缩减,而且金色的身躯都变得黯淡下来,显然刚才被众巫师集火一击下受创严重。
巫师们便想追击,却不料弗里德里希冷冷的喝道:“小心。”
众人心中一凛,便见黑色的光影浮现,将弗里德里希包裹在内。
巫师们虽然不知道危险来自何处,但连弗里德里希都不追击,反而施展防御巫术叹息之壁,连忙也各自作出防御姿态。
王动则拉起法拉苏就跑,奈莉也察觉到危险,跟着远离通天之塔范围。
一股冲击的力量凭空而生,以通天之塔附近的某点为中心,那位置陡然间出现两座巨大的小山峰,但刚出现便像碎玻璃般裂解。
只是裂解归裂解,带来的能量冲击却是实打实的,让在场每个人都必须应付。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