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末日崛起 起點-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變天(上)相伴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末日崛起
黑白城。
黑白城有两位城主,一曰钱乐金,喜穿白衣,大家称之为白城主;一曰邱巨山,喜穿黑衣,大家称之为黑城主,黑白城因此而来。
高大雄伟的城门上,到处可见抓痕、齿痕、箭孔,啃啃哇哇,一层一层干枯的血液,风干之后,形成黑褐色的凝聚物,散发着惨烈的气息。每过隔一段时间的魔兽攻城,是有些人的天堂,也是有些人的地狱。
危险与机遇并存。
一骑从城外呼啸冲入城内,守卫见是斥候,并未阻拦,直接放行。至笔直的主道,探子速度稍稍减慢,却没有下马。黑白城的人早已见怪不怪,能在城内纵马之人,除了黑白城主嫡系,便只有探子了。探子一身蓝色衣服,很好辨认,心中隐隐有了预感,主动让行。
果然,没多久,便有消息从城主府传递出来。大山之中,魔兽异动,酝酿下一波攻城,不出意外,大约在三个时辰之后,也就是傍晚六点左右,魔兽会发动攻城。
“妈的,魔兽越来越狡猾了!”一个肩膀上扛着一根粗大棒子的大汉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他脸上一条疤痕从左边眼角斜斜划到右边嘴角,说话的时候,疤痕扭曲如蜈蚣爬行,整张脸狰狞可怖。
“谁说不是呢!”边上矮了半个脑袋的弓箭手深有同感。以前的魔兽,攻城是没有规律的,饿了就冲击城池。但是最近几次攻城,魔兽都选择了夜晚降临之时发动。魔兽擅长黑夜行动,这是魔兽的天赋,它们的眼睛在黑夜可以看得见。人类的眼睛在黑夜却是看不见的。
黑夜,对人类不利。
黑白城开始动起来了,城内最高建筑上的一座巨钟被敲响了。
当——
当——
当——
钟声悠悠,远远地传递出去,数十里可闻。钟声响了三下,代表魔兽即将攻城,所有人必须回城守卫,不得有误。同时,线下也在行动,通知在休息的人上线。不管有多重要的事情,都得放下,把魔兽抵御住再说。
礌石、滚木、箭簇等等攻城物资被搬运上城墙,城外,开始挖去陷阱,城内,穿着盔甲的战士仔细准备各种战时可能会用到的金疮药、纱布、匕首、符箓等等。
優秀都市小说 末日崛起笔趣-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變天(上)
最繁华的商业街地段,也有一家《肉食者客栈》,没错,也是王家的产业。作为大家族,投资如蒲公英播种,到处都有。
三楼靠近大街的包厢内,坐着刘危安、妍儿、李隐阳、赵京天、赵奇锐、徐半仙、达哈鱼七个人,看着下面忙碌的人群,五人的神态各异。
妍儿不管其他,她眼中只有刘危安。徐半仙悠然地凭着茶,最为淡定。李隐阳眼中闪烁着精芒,不知道在想什么,赵京天面无表情,一言不发,达哈鱼大口吃肉,浑然不管街上的热闹。
“我们来的正是时候,魔兽攻城,黑白城就顾不上我们了。”赵奇锐语气兴奋,内心却有些酸溜溜,觉得刘危安的运气太好了。
金日公子、墨客等蓝色之城各路高手向刘危安投诚后,赵家、李家两位家主亲自找了刘危安,密谈了一个小时,内容无从得知。反正之后刘危安下令出兵黑白城,赵家和李家均表示全力以赴。
有了两大家主的支持,王家已灭,黑龙商会连根拔除,梅花商会失声,九州商会低头,蓝色之城内,刘危安的话就是唯一的声音。
或许还有人心中不服,但是不敢表现出来。
黑白城虽然有守卫,但是并不森严,给了一枚金币,守卫就直接放人进去,连名字都懒得问了。赵奇锐看了刘危安一眼,却没从他脸上看见喜悦。
敲门声响起。
“进来!”刘危安道。
“钱乐金上线了!”进来的是卢燕。论打探消息,平安大军内,卢燕第一。平安大军很多都是兴隆军校出来的,理论知识丰富,实战经验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实践,也算是不错了,但是,任何事情想要做到极致,天赋是少不了的。卢燕在斥候一道上,天赋极高。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末日崛起-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變天(上)推薦
平安大军重要的情报,几乎都是卢燕打探出来的。
钱乐金是钱家第三代的重要人物,平时很忙,上线的时间比较少。一般只有重大的事情才会上线,刘危安没有选择直接攻城,就是确定此人是否在线。
打蛇打七寸,斩草要除根。
刘危安点点头,朝着达哈鱼道:“达哈鱼前辈,吃饱了吗?”
“正要活动一下!”达哈鱼把手上的骨头一丢,油腻腻的一双手就在衣服上胡乱擦拭几下,一副恨不得大干一场的表情。
“不等攻城吗?”赵奇锐愕然,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对付黑白城,不需要这么麻烦。”刘危安微微一笑,看向李隐阳。
李隐阳没有多余的话,身形一闪,人已经出现在了钟楼上,一声大喝,压下了整个黑白城的喧闹。
“钱乐金,滚出来受死!”
黑白城突然安静下来,几秒钟后,沸腾起来,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钟楼,如看死人。
“这人是谁?看起来风度不错,竟然找死!”
優秀都市小說 末日崛起 ptt-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變天(上)相伴
“啧啧,胆子真是大啊,竟然敢在黑白城挑衅白城主,失心疯了吗?”
都市言情小說 末日崛起 起點-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變天(上)看書
“有一个想走捷径的人,可惜了!”
……
黑白城的人议论纷纷,表情怜悯,城主府还未传来回应,一声更加洪亮的声音在半空炸响。
“邱巨山,滚出来受死!”
距离钟楼不远的一栋建筑的顶上动了一个人,达哈鱼目光凶狠,卖相比风度翩翩的李隐阳差远了。
黑白城又是一静,接着更加猛烈的议论声响起。
“今天怎么了,一下子出现两个疯子!”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竟然想杀黑城主。”
“黑城主要高兴了,又有猎物可以玩了!”
……
城主府有了回应,一个穿着盔甲的人射上了天空,对着李隐阳和达哈鱼喝道:“好大的胆子,辱骂城主,当诛!来人,把这两个狂徒给我灭了!”
两道身影从城主府射出,分别扑向李隐阳和达哈鱼。这种狂徒,以前很多,杀的多了,他们现在连名字都懒得问了,死人的名字是不需要记住的。
“滚!”达哈鱼怒了,还是首次被人如此轻视,舌战春雷,一股音波澎湃而出。
砰!
扑过来的高手凌空炸开,化作血雾,死无全尸。
钟楼上的战斗也结束了,都没人看见李隐阳出手,便看城主府的高手直挺挺坠地,生机灭绝,身上不见伤痕。只有眼力好的人,隐隐看见了一闪而逝的剑芒,速度太快了,他们不敢确定。
一瞬间,大街小巷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