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大明王冠-第八百四十二章 揮淚斬馬謖相伴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等朱高煦和朱高燧走后,纪纲下楼,来到那个有密道的雅间,李春恰好从外面绕回来,苦笑着说道:“密道只有十多丈,仅容一人通过,出口在三元楼后面的垃圾堆旁边,想必挖地道的泥土也是从那里运走的。出口极其隐蔽,我们的人没注意,然后在出口处向西走三十丈,有一座码头,上午有人看见那里停了艘渔船,但是检查过没问题,刚才去看,渔船已经不见了,显然黄昏已经走了。”
纪纲沉默了一阵,“我们在三元楼后面的人有没有看见黄昏出现?”
李春摇头,“看不见也很正常,毕竟那个垃圾堆阻挡了视线,何况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楼上,怪不得兄弟们。”
纪纲摇头,“倒没怪大家的意思,说到底还是黄昏技高一筹。”
咳嗽一声,“走罢,回去等陛下旨意。”
走了几步,又道:“三元路这边的人别带回去了,直接在这边审问就行,免得给陛下猜疑咱们屈打成招,反而会给黄昏增加借口和理由。”
李春立即对身后一名缇骑叮嘱。
纪纲再道:“卞玉楼的家人也不用去抓了,想必转移了,不用浪费时间在这上面,当务之急,是要稳定心态,在全程搜查黄昏,并且调查背后要刺杀两位殿下的主谋,尤其要盯住黄府,必要时刻,可以让缇骑进驻黄府。”
李春立即去照办。
布置下去后,纪纲这才松了口气,骑马回去的路上,心中七上八下,他实在猜不透黄昏还有什么后手——就算没当场杀他,可谋害两位藩王这个罪名,他黄昏也背不起。
他到底会有什么后手?
……
……
乾清殿,朱棣正在批阅文渊阁内阁那边送过来的章折,内侍康宁小碎步跑进来,“陛下,不好了,出大事了。”
朱棣抬起头,“怎么着。”
康宁低头,小声汇禀,“太子殿下他回来了,在殿外候着,奴婢多嘴问了一句,好像是三元楼那边,赵王殿下和汉王殿下的碗里检查出了有毒。”
朱棣啪的一下站了起来,又坐下,“有人要谋害老二和老三?”
是老大?!
貌似也只有老大有这个动机。
朱棣不动声色,“宣太子。”
康宁立即转身,尖锐着嗓音喊道:“宣太子殿下觐见。”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大明王冠-第八百四十二章 揮淚斬馬謖展示
站在门口的小内侍立即小碎步跑出去,来到乾清殿大门外,对守候着的太子朱高炽尖锐着嗓音喊道:“陛下有旨,宣太子殿下觐见!”
朱高炽甩开搀扶着他的内侍,咚咚咚的跑起来,冲进乾清殿推金山倒玉柱的跪倒在地,“儿臣朱高炽,参加父皇。”
朱棣嗯了声,“怎么个状况?”
朱高炽额头上汗如珠帘,不敢有丝毫隐藏,将过程详说了一遍,最后总结道:“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有人在二弟和三弟的碗里下毒,所以儿臣的碗里才会没有毒。”
朱棣笑了起来。
冷笑。
缓缓起身来到朱高炽面前,盯着这臃肿不堪的太子,从鼻子里哼出几个字,“老大,是你吗?”
朱高炽吓了一跳。
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急忙磕头,脑袋落在地上再也抬不起来,“父皇明鉴,儿臣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谋害亲兄弟啊。”
朱棣哦了一声,“哦?!”
老子会信?
皇位诱惑下,别说谋害亲兄弟,弑父这样的事情都有,历史上又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例子,唐太宗一世英明,李渊的退位不也疑点重重么。
咳嗽一声,觉得自己似乎找错点了,不着痕迹的道:“老二和老三没事吧。”
作为一个父亲,还是应该关心一下儿子。
朱高炽急忙道:“回陛下的话,我的内侍在检查了我的碗后,汉王和赵王也说检查一下,万幸检查了一下,查出了碗中有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朱棣点点头,“起来吧。”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愛下-第八百四十二章 揮淚斬馬謖相伴
再怎么说也是太子,而且他今天并没有错,看着儿子那臃肿的身材跪在地上不停的颤抖,朱棣心里也难受。
一句起来吧,朱高炽的心瞬间就稳了一些。
却不敢爬起来,“儿臣不敢,奉皇命出行,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差点留下终生遗憾,也辜负了父皇,请父皇责罚。”
朱棣嗯道:“起来罢,这事查清楚再追责不迟。”
朱高炽这才敢爬起来。
朱棣回去坐下,说道:“你当时不该离开的,朕估摸着这个时候……纪纲已经砍掉了黄昏的脑袋,你要是留下,纪纲第一时间砍黄昏,你要是反应得过来,也能阻止。”
朱高炽又出了一身冷汗,“儿臣是被王谦带走的,当时也没反应过来,再者,纪纲胆子再大,也不敢当场砍了黄昏的脑袋罢?”
朱棣冷哼一声,杀意如织,整个乾清殿仿佛结了一层寒冰,“这不是胆子不胆子的问题,谋害大明藩王,别说纪纲敢不敢砍的问题,如果查证清楚是黄昏所为,朕便只能挥泪斩马谡!”
这是底线问题。
你黄昏今日敢谋害大明的藩王,明天是不是就要瞄准太子了,等过段时间,老子朱棣是不是就变成你黄昏的目标了?
这是零容忍的事情。
朱高炽心中一惊,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帮黄昏说几句,而且他认为这个事情绝对不是黄昏的作为,很可能是纪纲的阴谋诡计。
人氣玄幻小說 大明王冠 txt-第八百四十二章 揮淚斬馬謖讀書
对这一点,朱高炽深信不疑。
道:“以今天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来看,黄昏就算有这个忤逆之心,也不会选择今天这个场合,当时的情况下,无论是二弟、三弟,还是儿臣,只要任何一个人出了问题,他黄昏都是最大嫌疑,所以儿臣一位,黄昏不会如此愚蠢。”
朱棣摇头,“太子啊,有些事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觉得黄昏不会愚蠢,朕也觉得黄昏不会愚蠢,但假若黄昏恰好抓住了我们这种心理,就这么行事呢?”
在真相未水落石出之前,黄昏就有最大的嫌疑!
朱高炽不说话了。
不是他不想帮黄昏说话,是因为再说下去,他也要被朱棣怀疑,怀疑这件事从始至终就是他和黄昏两人的合谋。
朱棣咳嗽一声,“赐座。”
康宁立即搬来一把椅子。
朱棣道:“等等看罢,老二和老三该回来了,北镇抚司那边也该派人来汇报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