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n6c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一百三十三章 落網推薦-p0jh3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药涂在伤口上,忽然的刺痛让穆习容不禁皱眉并倒吸了一口凉气,宁嵇玉眸中浮现出一丝心疼。
“忍一忍。”他低声轻哄道。
穆习容咬着唇应了一声,“嗯……”
给穆习容上完药后,宁嵇玉才肯放穆习容走,穆习容拿了纱布便立马返身,给宁嵇玉上完药后仔仔细细地包扎了伤口。
那瓶金疮药的药效不错,涂上后过了一会儿,血便止住了,只不过纱布也被血染红,叫人看着便疼。
“对了,春知呢?”穆习容方才从外头回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春知的身影。
“应当是被李立带回去了。”宁嵇玉淡淡回道。
然后他将目光落在那个黑衣人身上,那两人上前,将黑衣人的面巾和头巾都给取了下来,露出了黑衣人真正的面容。
“是谁派你来的?”宁嵇玉冷声问道,眸中寒意一分未减。
此人的目的是想对穆习容下手,就算最后没有得逞,但是他也伤到了穆习容,罪无可恕。
邢章往地上啐了一口,将口中血沫吐在地上,声音嘶哑道:“没有人。”
“没有人?那你倒是说说,你为何要对本王的王妃下手?”宁嵇玉眯起眼,目光如同淬了寒冰的尖针,危险摄人。
“我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只是想杀便杀了,如今我成了你的阶下囚,你想杀便杀吧。”邢章凉笑一声,语气随意道。
看来这人是打死了都不想说出幕后之人是谁了。
反正他的手段还多得很,总会有一种叫他吐出实话来的。
“将他带回去,关进水牢里严加拷问。”宁嵇玉冷声吩咐说。
“想杀便杀”这词彻底激怒了宁嵇玉,倘若他的人赶来不及时,那么等待他的很有可能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宁嵇玉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全身血液都像凝结住一般几乎不会流动,他放在心尖宠着的人,绝对不允许旁人伤她半分。
可今日却叫她受了伤,这叫宁嵇玉如何不怒不恼。
宁嵇玉受了伤,穆习容担心马车颠簸,特意嘱咐车夫将马车开得稳些慢些,等到了王府,已被李立带回王府的春知和听了穆习容遇刺一直焦心等待的秋风二人就等在院中。
看见穆习容回来了,春知秋风立马跑上去,春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穆习容有没有哪里受伤,急切地问道:“娘娘,你伤到哪里了?严重吗?”
穆习容摇了摇头,“一点小伤而已无妨。”她披着宁嵇玉的衣服,因此看不见肩膀上的伤。
春知见她没受什么伤,才松了口气。
药房老板将穆习容推进库房时,她就在门外不远处,一见穆习容被关进去,她便急急跑过去拍门,但脑后却被什么东西重重击打了一下,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醒来时,她已经在王府里了。
等问了李立才知道,穆习容已经被王爷救了,道刀剑这东西不长眼,即使知道穆习容已经没有危险,她还是怕穆习容会被人伤害。
穆习容所坐的那辆马车后面紧跟着一辆关押犯人的马车,宁嵇玉命人将那人押下来。
秋风却在看清黑衣人的脸是骤然瞪大眼睛,脸上算是恐惧与惊怕。
“娘……呃……呃……他……”秋风指着那个黑衣人,情绪有些不对劲。
春知第一个察觉到了,“秋风,你怎么了?是想说什么吗?”
穆习容也看过去,她看清秋风眼中的惊恐,心中起疑,会是什么事让秋风这般害怕?
难道……这个黑衣人就是当初废了秋风的手并给她喂下哑药的人?
穆习容握住秋风的手,问道:“秋风,这个人就是伤了你的那个人,对吗?如果是的话,你就点点头。”
话音刚落,秋风果然点了点头。
真的是这个人,那么眼下看来,这人已在王府埋伏很久了。
而且,他一定与王府里的某个人有着密切的关联。
秋风出事是在沽月院,是在当解朝露丫鬟的时候,穆习容如此一联系,便很快想清楚了其中关节。
难道是秋风撞破了解朝露的什么秘密,所以解朝露让这人废了秋风的手,让她不能写字,还毒哑了她的嗓子,让她不能说出这个秘密?
穆习容安抚了一下秋风,将自己的猜想说给了宁嵇玉。
精武英雄之陳飄雁 隱藏的星
宁嵇玉越听面上的寒意却瘆人,这人竟然可能和解朝露有关系?眼前这黑衣人的身手虽然在他之下,但已经算是个中高手,而且黑衣人的路数他有些熟悉,想必这人背后一定不简单。
遗忘繁华 清风中浪漫的书生
而解朝露竟然和这样的人有关联,甚至可能穆习容遇袭一事便是解朝露所指使的,毕竟前几日他才刚要让她搬出王府,这些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解朝露究竟都做了什么?
“把解朝露给本王叫过来。”宁嵇玉吩咐李立道。
一步成妃
高调强宠:恶魔老公,停一停
“是。”
沽月院。
“小姐!出事了!”而为了把握消息,在王府前便安插了一个眼线的箐玉得知邢章被抓,立时慌乱起来。
虽说她有信心邢章不会将解朝露供出来,但邢章被抓了对她们来说可一点也算不上是什么好事。
“小姐,邢公子被王爷抓住了!”
“哐当”的一声,胭脂盒落在地上,砸成两半。
極品鬼才在異世
“你说什么?!”解朝露难以置信地问道:“他被抓住了?!他武功这么高……怎么可能被抓住呢?”
“而且……王爷怎么会在哪里?!”
带球老婆不好当 半夏轻浅
“据说王爷曾在那个女人身边安排过两个暗卫,专门为了保护那个女人,王爷得到那女人遇刺的消息,便立马赶了过去。”
解朝露怔怔地转回身,背对着箐玉,看不清表情。
“没事没事……不用慌……邢章是不会供出我的……”
这时,门外却突然响起一道男声。
“解姑娘。”
箐玉立时反应过来,心中突觉不妙,“是王爷身边的李立!”
连李立都来了,那是不是王爷已经知道些什么了?
解朝露强逼自己冷静下来,“我们不能自己先乱了自己的阵脚,没准王爷什么都还不知道……别慌,你现在去开门,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沐情 破狐
“是小姐,箐玉明白。”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