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u2h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第464章 詐,意外的人讀書-gy126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新城缓缓行走在宫中,身后的侍女低声道:“公主,那个贾平安前几日对长孙润颇为无礼,而且他还对长孙相公颇有敌意……”
新城默默的走着,突然说道:“贾平安是陛下的人。”
侍女愕然,然后低声道:“公主,可你如今是长孙家的人。”
新城笑道:“我不但是长孙家的人,也是皇帝的家人。”
侍女嘀咕道:“可驸马是文德皇后的堂弟呢!”
新城公主的驸马长孙诠和长孙无忌是堂兄弟关系,高祖父都是北魏大佬长孙稚。
新城摇摇头,脚下加快。
“陛下,新城长公主求见。”
李治抬头,“她来了?快让她进来。”
新城进来行礼,李治笑道:“那么多礼作甚?对了,你先前去了皇后那里,可有好吃的?”
新城俏皮的道:“我可不馋。”
“你还不馋?”李治捧腹笑道:“那年有人进献了好果子,先帝才将转过头,就被你吃了不少,回头先帝问,还是我出来代你受罚。”
“那是多久的事了?皇帝……”
新城的眼神有些犹豫挣扎。
李治深吸一口气,“可是皇后给你脸色看了?”
这是他同母的幼妹,在兕子去了之后,也就是她能给李治带来亲人般的感受。
新城轻声道:“没有呢!皇帝,先前皇后召见了贾平安,说定然是他把那些话传了出去,还准备责罚他……”
那个女人!
李治的眼中多了阴郁,然后笑道:“此等事你无需管。”
“我是不想管。”新城随手拿起案几上的书翻看,李治只是含笑看着。
王忠良记得前几年萧淑妃还受宠时,有一次拿起皇帝的书翻看,被皇帝呵斥的事儿。
“无趣的书。”新城放下书,叮嘱道:“你从小体弱,要好生养着才是。皇帝要做好几十年,不争一时高下。”
李治笑道:“我如今身体强健。”
新城蹙眉,“可你却懒,以前就不喜动,如今多半也是如此。要学阿耶,经常骑马练兵器,还时常打打马毬,去打猎,你莫要懒……”
晚些新城回去了。
李治起身,“把长刀拿来。”
一套刀法练下来,李治出了一身汗。沐浴后,他出来走走,只觉得神清气爽。
“长孙诠最近如何?”
王忠良说道:“驸马在尚辇局颇为勤勉。”
“勤勉……”
李治的眼中多了晦暗之色。
陛下这是何意?
王忠良揣摩了一下,发现没头绪。
……
贾平安出了皇宫却不急着回去,而是在不远处站在。
那一双秀气小脚的主人是谁?
若非是她,贾平安当时也参不透王皇后逼迫自己的用意,弄不好就会应对失措。
而且此人最后是会说他的坏话还是好话,这一点也很关键。
我这般好的人啊!
“兄长!”
李敬业顶盔带甲的出现了,看来刚下值。
“兄长,刚才我看到个美人。”
李敬业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发现的美女,一番话后,发现贾平安在看着宫门。
“那不是新城长公主吗?”
有些柔弱的新城缓缓出来,贾平安盯着下三路,可新城穿着长裙,走的慢,看不到鞋子。
这个怎么办?
贾平安心中一动,“敬业,你看着不大对,这脸上的包又多了些。”
李敬业摸摸脸上的几颗青春痘,“哎!阿翁是名医,我去问了,阿翁说我这个自然会好。”
“我倒是有个法子,你这等就属于内火郁结,要发泄……”
“我这不是隔三差五就去发泄了吗?山下的胡女如今见到我就兴奋。”
“除去这等之外,你还需要呐喊,你想想,你往日呐喊之后是不是特别舒坦?”
李敬业挠挠头,“好像是啊!”
“喊两嗓子试试。”
李敬业昂首,“啊……”
正在小步慢走的新城公主被吓到了,顿时就提足奔跑。
那双鞋子就再无遮掩。
“果然是她!”
“啊……”
李敬业还在喊。
“好了。”贾平安板着脸道:“只是让你喊两嗓子,你这般嘶吼,吓到了人怎么办?”
那边的新城公主被人扶住了,听到这话后,不禁微微颔首,“那人是谁?说话好有道理。”
侍女说道:“公主,他就是贾平安。”
妖孽當道,妃子很猖狂!
“是他?”
新城想起自己伸脚出屏风提醒的事儿,不禁捂嘴笑了。
这是个善良的人!
贾平安再无疑虑,微微低头拱手,“吓到了公主,还请公主海涵。”
新城弱弱的微笑,“无碍!”
这是个娇弱的女人,却善良。和高阳一团火似的性子截然不同。
为何要嫁给长孙家的人呢?
贾平安觉得先帝当时也是亲上加亲的想法,否则哪里会把自己的掌上明珠许给长孙无忌的堂弟。
先帝定然是美滋滋的:我闺女嫁过去,无忌定然会盯着,长孙诠但凡对我闺女不好,无需我动手,无忌就能弄死他。
可……时移世易啊!
没有永恒的权贵,若是先帝有知,定然会让新城嫁一个稳妥的小权贵。
“兄长,不是你让我吼几嗓子吗?”
李敬业摸摸咽喉。
“是让你喊两嗓子,没说让你一直喊。”
李敬业叹道:“你刚才在看新城公主,可她柔柔弱弱的。兄长,你莫非喜欢这等?我昨日下山就遇到一个胡女,走一步甩几下屁股,甩的可真好,还装作是柔弱的模样,可一上手……好凶。”
老子和你没话说!
贾平安摆摆手,去老地方划了一道。
晚些郑远东来了,“你先等等。”
你还得先换一块控制芯片?
贾平安无语。
良久,郑远东沉声道:“我回来了。”
贾平安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终结者赤果蹲在地上的画面。
“老郑,太子的身边人你可知晓?”
“略知一二。”
郑远东把他知道的几个要紧的说了。
“内直郎杨英强颇得太子的喜爱,一直带在身边。洗马章允也时常在侧……”
贾平安回想着那日李忠身边的三人。
那日杨英强在,章允也在,还有个随从内侍。
“谁和长孙无忌那边亲密?”
传话的人必然是唯恐天下不乱,给贾平安和太子找麻烦,这不符合长孙无忌的利益。
“章允。”
“那杨英强呢?”
“那是皇帝的人。”
李治……
李治会不会令人故意传话,随后让太子陷入一场危机之中,连带皇后和长孙无忌也跟着陷进去。
从历史上来看,他干得出这等事儿。
“我要回去了。”
郑远东看着颇为兴奋,“在路上时,我就会变成另一个人,这样很有趣。”
贾平安突然问道:“若是你在路上突然遇到了陛下的人呢?”
人格来不及转换,你会不会死机?
郑远东冷冷的道:“让别人难受你会觉着高兴吗?”
会啊!
贾平安笑着离去。
回到百骑后,贾平安把人撒了出去。
“查杨英强和章允!”
包东亲自带着人去。
贾平安在等着反馈。
“武阳伯,杨英强当日曾与人在外面饮酒。”
“谁?”
贾平安兴奋了起来。
“他的妻舅。”
“继续查。”
当夜,贾平安带着人突然出现在了杨英强的卧房外。
“还有谁在?”
程达很是严肃的问道。
明静作为皇帝的代表来监督,“你以为都是你这般吗?”
我哪般?
看了明静一眼,程达觉得自己的心肝在颤抖。
我喜欢女人!
我喜欢女人!
贾平安吩咐道:“注意外面的情况,不许人靠近。”
雷洪带着人去布控。
包东回头,眼睛在夜色中闪着光。
贾平安颔首。
呯!
房门被撞开。
一个中年男子赤着上半身躺在床上,目瞪口呆的看着冲进来的百骑。
風馳死灰 腐蝕之種
“杨英强?”
“是。”
杨英强在颤抖,“老夫……老夫没犯事!”
那日杨英强看似不做声,可不叫的狗才咬人。
至于说他是皇帝的人,可此刻贾平安接了这事儿,他就算是先帝的人也得查了。
“你犯没犯事……回百骑再说!”
贾平安走了进来。
杨英强怒道:“老夫就是呵斥了你一番,你竟然敢公报私仇,陛下饶不了你,陛下……”
贾平安挥手。
一个百骑拎着布团过去,粗鲁的堵住了他的嘴。
“带走!”
杨英强被弄上马车,稍后到了百骑。
临时弄的刑房里,包东狞笑道:“说吧,你和谁说了太子与武阳伯之间的话?”
杨英强瞪大了眼睛,“这是哪来的话?无稽之谈,老夫何曾与人说过?”
“彭威威……”贾平安见他不肯说,直接就上了大招。
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传来,“哎呀!我来了。”
杨英强打个寒颤。
看着很柔弱的彭威威来了,看到杨英强后眼前一亮,“此人看着肉质细嫩,若是细细用刑……”
肉质细嫩……贾平安问道:“有搞头?”
彭威威点头,“有搞头,武阳伯等着就好!”
贾平安等人出去。
房门缓缓关闭。
“啊……”
惨叫声实在是太渗人了。
贾平安弄了布团塞住耳朵。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北川南海
晚些,彭威威出来了。
贾平安扯掉布团,“如何?”
彭威威摇头,“武阳伯,你抓错人了。”
不能吧?
此事传出去,受损的是贾平安和太子,外加长孙无忌。
人做事得有利益驱动,除去杨英强之外,就剩下了那个内侍。
李忠那边绝对会排查那个内侍,也就是说……
“难道当时有旁人在?”
贾平安有些懵。
“武阳伯,杨英强怎么办?”
程达担忧的道,“他回头在陛下那里哭诉,百骑可就难堪了。”
明静叹道:“要想说服他,要不拿钱砸吧。”
这个女人除去钱之外就再无别的爱好。
“带了来。”
杨英强被带来了,那眼神之怨毒,“贾平安,咱们陛下那里说话,不死不休!”
程达笑道:“都是为了陛下效力,何必如此呢?此事百骑是有些过失,可你难道没有?”
明静补刀:“你偏帮太子,以至于太子和武阳伯的争执越演越烈!”
杨英强的眼中有疯狂之色,他看了彭威威一眼,“老夫就要他去死!”
彭威威究竟是对他做了什么,以至于他这般疯狂。
程达心中一紧。
此刻他已经不做百骑大统领的美梦了,但若是贾平安下台,天知道皇帝会换了谁来。若是换一个老油条,那么他这等混日子的自然就会被重点收拾。
明静也心中一慌,心想若是武阳伯滚蛋了,我寻谁借钱去?
彭威威面露难色,“要不……”
贾平安摆摆手,盯着杨英强说道:“从决定查你开始,我就派出了五组人,一组快马去了长安,潜入了你的家中……一组去了你的值房,并负责打听你的事。一组去了平康坊,一组去了宫中,打探内直局可有情弊……最后一组,去的是你儿子那里……”
杨英强面色剧变。
贾平安冷笑道:“你真以为百骑拿你是无缘无故?若非有了你的把柄,我怎会令人动刑?杨英强!”
噗通!
杨英强跪了,满脸忏愧之色,“老夫鬼迷心窍,就拿了那些钱,老夫愿意退回去……”
贾平安摆摆手,“记下来。”
他负手而立,紧握的拳头缓缓放松了下来。
没多久,一张供状就到了贾平安的手中。
“暂时扣押!”
贾平安回到了值房。
“若非武阳伯早有暗手,今日这一关就过不去了。”程达后怕的道:“我也算是学了一手。”
明静笑道:“派出了五组人,我怎么不知道?”
程达一怔,“是啊!兄弟们……我记得兄弟们好像没少吧?难道是动用了长安那边的人手?”
“我谁都没动。”
程达张开嘴,“你……你竟然是诈他?”
你这个老阴比……明静觉得脊背发寒,“你经常针对我,我还说和你拼了。没想到你竟然这般……”
“兵不厌诈!”
贾平安觉得这事儿没跑了,所以就令彭威威出手,可没想到竟然不是杨英强干的,事情尴尬了。
但他灵机一动,想到有人说杨英强出手阔绰,就随口一诈。
没想到竟然诈出了一个腐败分子。
老子真是个天才!
他抬头,就看到了两双震惊的目光。
不要崇拜我!
明静狐疑的道:“你借钱给我……会不会有什么图谋?”
你一个太平公主,还能指望我有什么图谋?
“那便还钱来。”
明静偏头,“老程!”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程达面露苦色,“家中的娘子凶悍,比你还凶。”
“无用之极!”
贾平安屈指叩击着案几,“此事就四人知情,两个内侍被各自处置了,剩下二人,杨英强不是,那么剩下一个章允和长孙无忌那边亲切,不会做这等事。”
明静皱眉,“会不会是太子?”
“是啊!”
贾平安觉得自己疏忽了这个。
明静伸手,“那两百钱免了。”
你想得真美。
“免掉你五十钱!”
明静大怒,“你这般抠门,注定讨不到娘子。”
“呵呵!”贾平安笑了笑,心想我若是愿意,明日就会多个匪号:贾海王!
程达琢磨了一下,“若是太子无意间泄露了……那此事就麻烦了,不好查。”
贾平安头痛。
“那要不……你明日去请罪,陛下想来也知晓此事艰难,不会处置你。”
明静的建议很冷静。
贾平安点头。
晚些他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突然坐了起来。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章允说是与长孙无忌那边亲密,亲密是亲密,可我记得章允当年从冀州回长安时,不是长孙无忌那边用的力吧?”
贾平安一查当然是连带章允也查了,但却没有发现疑问。
此刻他猛地想起了一些事儿。
章允当初在冀州为官时并不见起色,可后来却一朝被弄回了长安城。
这里面……
03榜眼米利西奇的重生 鳳不是雛
贾平安睡不着了。
他径直去了吏部。
“小贾!”
崔建很忙,忙的没空来握手。
晚些他放下文书,抬头笑道:“可是有事?”
“崔兄,我想查查太子洗马章允当年是如何从冀州回到了长安。”
冀州不算是好地方,想回长安的难度极大,除非背后有人。
但调查结果显示,章允是回到长安之后才主动靠拢了长孙无忌那一系。
这个过程中究竟有没有问题?
嗜夜妖妃:冷情王爷乖乖爱
这是贾平安唯一能利用的地方。
这需要查找许多资料,很麻烦。
崔建起身,“你等着。”
他出了值房,叫了两个小吏来帮忙。
时光流逝。
……
“陛下,太子那边有人求见。”
“陛下,昨夜内直郎杨英强被百骑带走,至今未归!”
……
贾平安在等候。
这等事儿换个人崔建压根就不会搭理,所以他很是感激。
回头请催胸去喝酒?
怕是不够,最好是给他两个妹子。
贾平安在盘算着这些。
门被推开。
崔建带着卷宗进来,眼中多了血丝,“那章允当时不足以回长安,支持他回长安的是我原先的上官,如今回家养老去了。”
贾平安心中失望,“那位上官是谁的人?”
门阀世家的时代,但凡有出息的官员都会站队,否则凭什么轮到你升官?
崔建随口说道:“我与他共事数年,此事大概也只有我知道,是兰陵萧氏。”
他见贾平安发呆,就笑道:“为何查他?那人是太子洗马……难道。罢了,这等事我也不管。”
他觉得贾平安是为了武媚出力。
人間九十年
贾平安起身,“多谢崔兄,回头喝酒。”
回到百骑,贾平安吩咐道:“包东带着人,和我去一趟太子那里。”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