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xdu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討論-384 怪事推薦-lebg4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大周共主天下八百年,孔子铸春秋,战国分七雄,天下分分合合……
……
藍星飛揚 藍千帆
夕阳如火,红霞高挂,像是为天际染上了一抹血色。
“呱呱……”
木叶凋零的枝头上,寒鸦悲鸣,已是深秋。
秋意、秋风、秋寒,碾过这人间大地,带起一抹萧索,以及杀机。
万物凋零。
时至今日,六合八荒虽是一统,然七国昔年带来的战祸,却仍未平复,明里看似平静,奈何百家尚存,暗中图谋,更有诸国余孽蠢蠢欲动,风雨欲来。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驾!”
咸阳城外。
却见有一骑快马驰骋入城,马蹄飞踏,惊的尘烟四起,飞鸟慌逃。
这一骑入城奇快,出来的也快,但此时已不止他一人,身后更见数道气机不一的身影纵马与之同行。
一行人,转眼又出了城,绝尘而去。
纵马之声不绝于耳,看来这群人很急,许是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那为首领路之人脸色至今犹白,苍白发白,像是没了血色。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看文基地】即可领取!
他们出城径直往东去,一路无话,直至夕阳余晖殆尽,暮色初临,方才停下,停在了一座矮山前。
山上草木已枯,只剩一地枯黄。
可看见这座山的几人无不大惊失色,很显动容。
却见那矮山山顶纵横之势很是古怪,平齐斜上,与寻常山顶的凸出之势大为不同,远远瞧去,只似被人生生削去一截,去势往下,竟然果真现出一道断面平滑的切口。
但诡异的是,此山数日前尚高十数丈,可现在,却是凭空矮去一截,当真匪夷所思,好不惊人。
几人目光再沿那断面去势往下一瞧,山脚,一截嶙峋山石正安静躺在地上,正是那断去的山顶,更有不少乱石堆积。
“一天前,曾有人目睹此地火雨降世,而后山塌地陷,动静惊人,说是有奇物坠世,可惜,进去的人全都有进无出,生死不知!”
领头之人语速飞快的说道。
“有意思,看这断面,恐怕非是寻常之物,挖出来!”
这些人容貌各异,身形各异,连岁数也都不尽相同,但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身上全都有一只蜘蛛纹身,阴暗晦涩,让人很不舒服。
我在末世当大王 钛金飞毯
“咻!”
一声急哨。
立见矮山之上闪出数道身影,这些人步伐矫健,身法灵活,显然都非寻常人,听得令下,已是奔着嶙峋山石中走去。
可诡异的是,这些人前脚进去,后脚就听几声撕心惨叫。
“啊!”
凄厉刺耳,令人心悸。
马上几人闻声已见动作,身形飘忽一闪,如苍鹰俯空一掠,已是扑至山石之外,只以为进去的人是遇到敌手,神情一寒,便快步奔了进去。
嫡女策
不想。
“啊!”
惊呼开口。
皇后养成记 梁杉
几人行进不过十余步,就见之前进去的几人正跪倒在地,只是短短不过几息的功夫,如今再见,这些人浑似没了精气血肉,整个人瘦了一圈,肌肉干瘪,面无血色,竟是成了一副皮包骨的模样。
不止他们,四下扫视一看,却见这里竟然倒着七八具尸体,死状俱是一般,浑身精血俱失,可怖异常。
“铮铮铮……”
恰在此时,乱石之中,忽闻异响,如金铁颤鸣,清脆高昂,震人心肺。
冥婚夜嫁:鬼夫王爺,別過來
“剑?”
确实是剑,这颤鸣是剑声,而且,他们已看见这些尸体之中,有一柄剑斜插在地,露着半截青光莹莹的剑身。
这剑其形古怪,通体狭长,笔直如一,远远看去就似一截斜立的柳枝,看似古拙无奇,然那剑柄与剑身贯连处,却是嵌着一颗圆球,这圆球外表剔透晶莹,内里却成风云涌动之相,一黑一白两气如双龙相竞,好不神异。
几人面面相觑,看了看那山壁的断面,又看了看地上的剑,全都屏住了气息。
“这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终于有人打破僵局,哑声问道。
“不管了,此地不宜久留,先将这柄剑带回去再说!”
有人说罢,已伸手摘剑。
长剑入手,此人顿觉一股清寒袭身,不禁打了个激灵,但他神情却马上惊恐起来,盖因他握剑的右手,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来,血气流散,顺着剑柄上的纹理,如万川归海般,汇聚到了那颗龙眼大小的圆球之中。
“噗嗤!”
想到了先前那些人的死状,这人眼神一狠,当机立断,已挥剑一撩,右臂立时齐根而断。
这人痛的满脸冷汗,而后连忙退开,一脸的恐惧。
“这剑竟能吸摄人的气血?这是谁的剑?”
“咳咳,这是,我的剑!”
後宅
一个沙哑的嗓音从乱石深处响起。
“谁?”
“什么人?出来?”
听得声音,这一行人纷纷脸色急变,凝重望去。
只见暮色的阴影中,一道身影缓缓走出,脚步虚浮,而且还不时的发出阵阵呛咳,咳得撕心裂肺。
但是等他们看到走出来的人,却都像是见了鬼一样,双眼渐渐瞪大,瞳孔骤然一缩,胆小的竟哆哆嗦嗦发起抖来,没了人色。
就着天边最后一丝夕阳余晖,却见一个惨不忍睹的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人?
苍穹战皇
或许是人,亦或许不是。
盖因这人,这是个比鬼还要可怖的人。
他的双脚已没了皮肉,白森森的骨头上血肉模糊,踏在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斑斑的血印,他一步步蹒跚走出,身上披着件极不合体的袍子,左袖中,坠着一只白森森的骨爪,右袖却是空空荡荡,一张脸几快成了骷髅,唯剩一头白发在暮风中扬起,这好像是个男人。
说话间,他们甚至能看见这人眼眶里的眼珠子正在骨碌转动。
星空下的战歌
这还是人么?
如此惨烈的伤势,竟然还能活着,而且看样子还能活下去。
“你是人是鬼?”
有人牙关打颤,惊恐的问道。
“我、我都忘了我是人还是鬼……”
这个不人不鬼的身影沉默了片刻,才沙哑的低声道。
“不过,我觉得,你们很快就会便成鬼!”
他又道。
因为眼前这些人已将他围了起来,拔剑在手。
“有意思,你身受如此可怕的伤势竟然还能活着?”
男人想笑,可如今再笑,虽然同样惊心动魄,然却是让人毛骨悚然,遍体生寒。
漫威里的灵能百分百 冀心
“唉!”
他幽幽的叹了口气,也不动作,像是在等他们出手。
这些人果然出手了,更是出剑。
然后,他们就死了。
但见男人既不是动手,也不是动脚,暮风一过,他面前的这些人已全部定住了,仍是保持着出剑刺剑的动作,成了一具具冰雕。
男人脚步蹒跚的越过他们,睨了眼渐渐沉下的余晖,又望了眼夜空中已是浮出的一颗颗星辰,低声道:
“群星璀璨,好一个大争之世啊!”
说罢。
他伸着骨爪,拔起地上的剑,慢慢走向东方。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