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6yez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撿垃圾能成寶笔趣-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講理-af06h


我撿垃圾能成寶
小說推薦我撿垃圾能成寶
“我……我的锅!”
毒神面目狰狞,望着自己散落一地的毒液,眼底弥漫着浓浓气愤。
他看向林鸿:“赔给我!”
“这家伙的毒功很强,尽量别招惹,下毒是审判之神来他这里买,自己去的,和他关系不大。”
心魔突然间道。
呂氏外戚 維傷
“这样吗……”林鸿轻声嘀咕。
看你怎么收场!
此刻,审判之神脸上夹带着笑容。
不管怎么说,如果有人能站在自己这边,便是最好的结果。
“我说最后一遍,赔给我,否则!”
毒神没有说下去。
屋中的瓶瓶罐罐发出声响,一只只充满剧毒的虫子从其中钻了出来。
它们发出威胁的嘶嘶声,光是听上去,就让人背后发毛。
审判之神冷笑。
他认为,按照林鸿的脾气,绝对不会妥协,而跟毒神拼起来,绝对不是什么完美的选择!
“当然可以,毕竟这件事,本身就是我欠妥当。”林鸿面带笑容。
“什么?!”
审判之神惊呼。
这个得理不饶人,无理找理的人,竟然认错了?!
这……
毒神冷哼,那些虫子都钻回去了。
林鸿揉了揉鼻子:“我知道前辈那些都是很重要的材料,这样吧,我给三倍。”
他说着,抬手放出毒草,直接放了半个屋子,多出来的算附赠。
“这?!”
毒神自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面带震惊。
“够吗?”林鸿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權力危機 牙爽
我的狐狸是夫君 马灵灵
“够……太够了。”
毒神重重咽下口吐沫,连忙开始将东西收起来。
林鸿转而看回审判之神:“看到了吗,我这个人其实很讲理的,自己的责任半点不推脱。”
“我有事,要走了。”
审判之神想要离开。
谁与我共眠 洛洛公主
“怎么,想走?”林鸿抽出承影剑,拦住他的去路。
这剧情,和之前在厕所的时候,相差无几!
只不过。
换了个人。
“别欺人太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也没有让我立誓的资格。”
审判之神咬牙。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要将林鸿抽皮扒筋,但仅凭自己的力量明显不够。
俏皮神醫的殺手相公
林鸿揉了揉下巴:“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杀掉你了。”
闻言。
审判之神连连后退,取出镰刀,警惕盯着他。
“你说,我这全力以赴的一剑,能不能直接杀了你?”
林鸿用手指擦了擦剑刃,盯着他。
“有话好好说,我们可以商量着来。”审判之神咽下口吐沫。
这个人的实力深不可测,自己还不是要贸然行动为好,毕竟之前联合机械神都没有打过。
“我刚才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林鸿冷笑。
审判之神咬牙:“我给你跪下如何?”
之前,机械神和水神,都是一跪了之,自己应该也可以。
“你以为自己的膝盖很值钱吗?”
林鸿盯着他,双手背负身后,颇有种在看低等生物的感觉。
“那……想怎样?”审判之神也懒得装了,毕竟看样子,已经知道是自己下的毒。
“我不是不讲理的人,你也看到了,既然你想要我的命,那……我要你的命合情合理。”
林鸿脸上的笑容更胜。
一旁的毒神点头:“说的有道理。”
他属于谁给自己好处,就帮谁说话的那种人,此时乐呵呵的。
“你……”
审判之神有些懵。
“再有下次,我要你的命,从今以后向着金童玉女,知道吗?”林鸿周身杀气弥漫而出,呼啸而去。
“嗯,好……好的。”
审判之神被杀气笼罩,当场点头,浑身上下尽是冷汗。
这对他来说,伤害并不是特别大。
但。
有很大程度上的心理作用。
林鸿轻笑:“若再让我看见你不向着金童玉女他们,小心脑袋。”
他说完后带金童离开。
“你说你惹他干嘛,多好的小伙子。”
毒神不由得道,看着那些毒草,乐得不行。
“你这个老头……”审判之神长长吐出口气,心中无奈。
身为审判神。
最重要的,就是公正。
说起来。
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做到过了……
他突然眼中闪过金光,实力增长许多。
“实力得到精进了?”
毒神看向他,面带不确信。
“嗯,我刚才有了感悟。”审判之神点头,长长吐出口气,有种后知后觉的感觉。
多少年来。
自己已经忘记了公正这两个字,完全是想针对谁就针对谁。
真是……
不配审判之神这个名号!
……
……
玉女的房间。
林鸿微微皱眉:“这么私密的地方,你带我过来干嘛?”
“咳,你是客人,进房间也算是理所当然的吧?”
金童轻咳,四下扫视,不时用力呼吸,活生生像是个变态。
“我说你天天和玉女在一起,不至于吧?”林鸿眼睛微眯。
“怎么不至于,其实……我和玉女……”
金童微微低下头。
正说着,门被从外面打开:“金童,你怎么又私自进我房间?!”
是玉女,她回来了。
“我,我是想带林鸿进来看看。”
金童连忙道,面带尴尬之色。
“是我想看看自由联盟神灵住什么样的地方,顺便检查有没有监听器什么的。”林鸿轻咳。
“好兄弟!”
金童在心里这般想着。
玉女懵懂点头:“原来是这样吗……那找到监听器了吗?”
林鸿点头,在房间一阵摸索,找出三个监听器。
他刚进这间屋子的时候,就已经用系统检测出来了。
“原来,我一直在被他们监视?”
玉女面带难以置信。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的。”林鸿轻轻点头。
“那帮混蛋,混蛋!你们不得好死!”
金童气愤不已,抢过监听器,破口大骂,也不管对面的人是谁。
林鸿轻笑:“毁掉吧,别那么大火气,想来以后他们就不敢了。”
“嗯……”
金童将监听器都毁掉,依旧气愤不平。
“玉女,我已经说服审判之神,让他以后向着你们。”林鸿随意坐到床上。
全场寂静。
玉女是有洁癖的!
金童嘴巴微张,不自主咽下口吐沫,有些难以置信。
自己都没上过那张床!
他竟然……
“竟然随便就坐在了女孩子的床上。”
玉女果然有些生气,却没太表露出来,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林鸿这才反应过来:“实在抱歉,这样吧,这个送给你。”
他说着,取出一枚钻石,是彩钻。
非常漂亮!
“哇!”
玉女接过彩钻,眸中璀璨,这是他近些年来,收到过最好的礼物。
“送钻石不是代表求婚吗?”金童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并非,这算是送给你们两个的,以后结婚的时候用。”
林鸿面带轻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