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m8i精华玄幻小說 大奉打更人-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推薦-ndyc7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豫州。
熙熙攘攘的街道,冰夷元君牵着劣徒李妙真,在路人诧异的目光中,进入某间客栈。
客栈外的墙壁上,画着一朵九瓣莲花。
李妙真被牵着进了客栈,冰夷元君在客栈大堂停下,浅色的双眼徐徐扫过二楼,像是在寻找什么。
几秒后,她牵着劣徒,穿过大堂,拾阶而上。
“咚咚!”
冰夷元君目的性明确的敲开某间房门。
吱~
重生西晋当太 疯子16141
房门无声无息的敞开,李妙真一眼便看见了房内的景象,陈设简单,床榻上盘坐着一位中年道士,面容清瘦,青须垂到胸口。。
我願不再醒來
“玄诚师兄。”
冰夷元君表情冷淡的开口招呼。
“玄诚师叔!”
给大家争取到了一些福利,关注徽·信·公众号【官配女主小母马】,可以领最高888现金红包!
李妙真脸色冷漠,语气没有丝毫波动。
玄诚道长睁开眼,不含感情的目光扫过师徒俩,最后落在李妙真身上。
他微微颔首:“不错,已经踏入四品,且稳住了根基。”
稳住根基的意思是,至少踏入四品中期。
“多谢师叔夸赞。”
李妙真依旧面无表情,仿佛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不足以让她产生情绪变化。
玄诚道长顿时看向冰夷元君,说道:“相比起下山时,性情改变了许多,颇为不错,天尊的情报是否有误。”
冰夷元君淡淡道:“都是装的。”
李妙真一秒破功,从冰山美人降维成活泼小美人,翻了个白眼:
“师尊,成大侠只是我太上忘情之路的一段经历,我将来肯定能太上忘情的,您就放我走吧。回了宗门,我还怎么红尘问心,怎么太上忘情?”
冰夷元君不搭理她,在桌边坐下:“圣子有消息了吗。”
“根据他在南疆蛊族的情人透露,消失的大半年里,他一直与东海郡江湖势力,东海龙宫的两位宫主在一起。”
玄诚道长淡淡道:“我便去了一趟东海郡,没有找到他,询问了东海龙宫门徒,才知道李灵素在不久前,被两位宫主带走,去了雷州。”
冰夷元君颔首,问道:“天尊的情报属实?”
玄诚道长沉默一下,点头:“只多不少。”
两位道长陷入沉默,好一会儿,冰夷元君提议道:
“倒也好解决,人间王朝有宫刑,去了子孙根的男人,便不会再有男女之间的念头。部分残疾,并不会影响修行。”
李妙真冷漠无情的附和:“我觉得甚好。”
…….玄诚道长缓缓道:“还是先带回宗门,由天尊处置吧。”
……….
客栈里。
一座暗金色的玲珑宝塔,摆在桌上。
房间里只有慕南栀和小白狐,前者摆弄着地上的毒草毒药,以及屏风后的大水缸。
后者坐在四方桌上,抱着一颗酸甜枣子啃,时而舔一口花茶。
“姨啊,你泡的花茶为什么有灵气?”
小白狐眯着眼,享受着唇齿间的芳香。
“可能是因为我过于美丽吧。”
慕南栀随口回应。
浮屠宝塔内,许七安握着脚环,怀里抱着橘猫,朝着远处的神殊断臂,说道:
“大师,你真的懂解开封魔钉的口诀?”
“你过来些,我就告诉你。”
神殊充满恶意的声音回复。
“好嘞!”
许七安丢出橘猫,操纵着它走到阵法前,口吐人言:“大师,现在可以说了吗。”
……..断臂沉默半晌,冷笑道:“小东西,心思还挺多,你本人过来。”
许七安操纵橘猫,说道:
“我并非佛门中人,却抢走了浮屠宝塔,你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对你来说,这是天赐良机。可你呢?控制不住内心的恶意,满脑子想着“吃”我,呵呵,一个没有智慧的邪物,哪怕再强大,也上不得台面。
“佛门费尽心机,封印的就是你这种愚蠢之辈?还是说,这些道理你都懂,但控制不住自己的恶意。”
神殊断臂冷哼一声:“低级的激将法。”
壹朝穿越:嬌妻也兇猛
陰陽女:民間鬼術
许七安取出地书碎片,从中倾倒出一把黑色的,似铁非铁的小剑。
这把剑出现的刹那,神殊断臂不再怒喝,塔灵老和尚也睁开眼,望了过来。
孙玄机交给他的这把剑,专破封印用的。
当日闯浮屠宝塔,就是为了争龙气、解开神殊残肢封印。道具早就准备好了,不然凭什么解开神殊封印?
上一次没拿出来,是因为许七安觉得左臂太邪性,本能的抵触破除封印。
“你若不想出来,我这就离开,再也打扰大师。”许七安脸色平静,甚至有些冷峻。
这一次,神殊却没有嘲讽和不屑,它沉默了许久,充满恶意的语气说道:
“封魔钉有九枚,每一枚钉子的解除口诀都不同,我只记得两根,一根是“气海”,一根是“百会”。”
气海就是丹田,百会在头顶,封的是元神……….许七安眼睛一亮。
如果解开这两根封印,我的战力就能解封一部分,在配合七绝蛊的能力……..芜湖!
许七安转头看向塔灵老和尚,后者双手合十,给予确认:“九根封魔钉,需要不同的口诀。”
这条信息虽然没问题,但塔灵也知道,可塔灵并不会解印口诀,难保神殊不是在骗我……..嗯,先把它当做预留手段……..
许七安按捺住内心激动的情绪,说道:
“多谢告之,不久的将来,我会与你交易。”
接着,他转向老和尚,道:“大师,你会阻止我吗?”
塔灵摇头。
呼!老和尚出乎意料的佛系啊…….许七安心里暗喜。
………..
柴府。
李灵素躺在床榻上,翘着二郎腿,双手枕在脑后,思索着今日打探到的情报。
神級風水師
“事发当日,柴府的许多高手都察觉到了气机波动,赶到时发现家主被柴贤杀害在卧室里。柴贤见恶行败露,操纵铁尸杀了出去。
“这里,杏儿和柴贤的说法有点不同,柴贤说的是,杏儿和柴家人二话不说便认定他是凶手,要擒拿他。而杏儿的说法则是柴贤狂性大发,杀出柴府。
“柴家人的说辞,基本与杏儿一致。关于这一点,无非三种可能:一,杏儿和府上的人串供;二,柴贤在骗人。三,杏儿还有帮手,那个帮手,伪装成柴贤杀死柴建元,然后在漳州各地屡犯命案,嫁祸柴贤。
“柴岚失踪了,在柴建元被杀的那晚失踪的。柴贤说有人嫁祸自己,那人必须精通控尸之术,且不是杏儿本人。”
会不会是柴岚?
这个想法在李灵素脑海里升起,便一发不可收拾。
“唔,没有证据啊,这不行……..”
就在这时,府上的丫鬟进来送热茶,是个清秀的小丫鬟,身段纤细,屁股蛋小了些,却圆滚滚。
廢土法則
她提着滚烫的长嘴茶壶,打开桌上瓷壶的盖子,将热水注入其中。
李灵素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鬟细声道:“回大爷,小女子杜鹃。”
她微微垂首,不敢去看李灵素的脸。
“抬起头来说话。”李灵素道。
丫鬟杜鹃略有犹豫,而后抬起头,勇敢的和李灵素对视。
“在府上多少年了?”
“奴婢自幼便被卖进府了。”
李灵素立刻从床上坐起身,望着小丫鬟:
“那我问你,大小姐和家主的关系如何?”
……….
PS:这是昨天的,短小无力的一章。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