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6od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225、長公主讀書-4ma72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当然,他皇帝老子要是真做出过这种事他也不意外。
毕竟连自己亲弟弟全家都能杀干净的人,杀个妹夫又能算的了什么事情。
“怎么,你不信?”
文昭仪道。
林逸道,“杀了自己儿子、女儿的人是自己的亲哥哥,为何看不出乐陵公主一点心如死灰的样子?
何况,我老子对她也极好,还把慈安宫让给她住。”
他从小在宫内长大,宫中的旮旯拐角他基本都溜达过!
甚至还把冷宫当家。
但是唯独有两个地方例外,一个是净身房,另一个便是慈安宫。
德隆皇帝的生母便是在慈安宫为太后杖责至死。
火影之我的老婆是佐助 电磁炮百合子
德隆皇帝登基后,太后抑郁成疾,直接嗝屁,慈安宫便空了下来。
之后他老子把慈安宫给了自己的亲妹子乐陵公主!
曾经有一个妃嫔仗着德隆皇帝宠爱,非要来这里住,德隆皇帝二话不说,直接一剑捅死,连个白绫都没落到。
在林逸看来,他皇帝老子,简直是标准的宠妹狂魔!
毕竟慈安宫这种地方,只有太后、皇后才有资格住的,他老子却是不顾天下悠悠众口,直接给了自己的亲妹子!
所以,宫中诸人谈慈安宫色变,一般人都不会来着这里找不自在。
林逸更是如此,尽量不去慈安宫,即使倒霉遇到了长公主,也都是要多乖有多乖。
不然得罪了长公主,谁知道那个宠妹狂魔会做出什么事情!
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儿子多着呢,妹妹只有一个!
“那又怎么样?”
文昭仪冷哼道,“对长公主来说,德隆皇帝依然是她杀子的仇人。”
林逸诧异道,“这么说,两个人只是表面关系看着好?”
如果他姑姑真的是大宗师,五十岁还如此年轻,漂亮的不像话,也就没那么令人意外了。
“还有一个事情没告诉你,”
文昭仪自顾自的道,“刘朝元乃是我的徒儿。”
“啥?”
林逸再次被震惊了!
这文昭仪到底藏了多少秘密,而且还都是他不知道的!
文昭仪淡淡地道,“他乃是我的首徒,初见时,我见他玲珑乖巧,便传了他红袖招,想着以后找静怡报仇,身边也能多个帮手。
想不到他另辟蹊径,把红袖招篡改了一番,成了只适合太监练的功夫,凡是想练他功夫的,都只能是太监。”
林逸道,“那他如今还肯听你的?”
“自然不会,因为我也没有能力杀了他,”
文昭仪摇摇头道,“但是他也不会忤逆与我,如果我想知道宫中什么消息,他还是会传给我。
德隆皇帝重病不起的前一晚,他是亲眼看见长公主从皇帝的寝宫出来的。”
林逸道,“这么说,老大和我那姑姑联手了?
再加上于伯须、宇文涉爷俩,老大登上大统,倒也不是那么难理解了。”
“许多事情只是猜测,”
文昭仪叹气道,“实情怎么样,还是未可知。”
说完又看了一眼洪应。
林逸道,“你的意思是宫中有两个大宗师,洪应去了也是没用?”
文昭仪摇头道,“护着你母亲与妹妹这种小事,刘朝元不会不给我这点面子。”
林逸正色道,“这不是小事!”
文昭仪道,“那就当做大事。”
林逸拱手道,“如此便多谢了。”
即使是派洪应回宫,也是偷偷摸摸的找个地方猫着,终不能光明正大的去保护老娘和妹妹。
还不如听文昭仪的,让刘朝元帮着照应一二。
“你倒是客气了。”
文昭仪笑着道。
“麻烦告诉一声刘供奉,不会让他白忙,”
林逸沉声道,“事后必有重谢。”
文昭仪笑而不语。
三和进入夏季。
白云城的居民发现今年的夏季与往年格外不同,空气中居然多了一种凝重的气氛。
比如,在以往,有些流民虽然分配了土地,可是不夏播的话,布政司也就不管了。
但是今年不行,如果有地不种,布政司收回地契,甚至对待刘铎这样的商户都是一样。
商户们哪怕不能亲自下地,雇人也得把地种上!
他们还发现,三和运粮食的大船愈发多了,基本每日都有两三艘,西江两岸建起了一座又一座的粮仓,并且源源不断的运往岳州和洪州。
善琦与谢赞等一众老头子,都有一众深深的危机感。
以往他们盼着这位和王爷发愤图强,有一天兵临都城。
傲炎蒼穹
但是,现在他们却是怕!
怕这位和王爷哪天喝了一点酒,冲动之下,不顾劝谏,直接嚷嚷着领军北上!
弃妇的美好时代
所以,为了防止意外,他们现在都是拼尽全力在做筹备。
南州的天气同样是热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济海站在一处峡谷底下,眼泪水不自觉的顺着眼角下来了。
撲倒皇姐 希潔
“喂,和尚,你怎么哭了?”
谢九云突然有点手足无措,找出来手绢递给他,见他不接,直接跺脚道,“你倒是说话啊!”
良久。
济海道,“我的爹娘便埋在这下面。”
“怎么没个碑呢?”
谢九云问。
“那一年,松阳飓风,死伤无数,埋人埋不过来,”
醉酒笑紅塵 成長的農民
济海揉揉眼角,叹气道,“生怕出来疫病,和王爷没有办法,便把死者全部送到了这里。”
谢九云嘟囔道,“那也太不负责了,怎么可以这么潦草,起码得立个碑。”
封天剑客与焚天 尹德龙
济海道,“那一年,我只有十三岁,和王爷让我父母入土为安,大恩大德,实在是无以为报。”
“动不动就和王爷,”谢九云赌气道,“你是和尚,不是他家的奴才!”
济海冷冷道,“姑娘再如此说话,休怪小僧不客气。”
“不客气你又能怎么样?”
谢九云跺脚道,“别忘了,你只是个三品!
我是九品!
我救过你一命!”
济海转过头,自此不再搭理她。
“喂,此地已经是一片废墟,咱们还是不要在这里停留了吧…..”
“这是什么果子,好甜哦….”
“喂,和尚,你怎么可以这么小气啊!”
无论她说什么,和尚好像都没听见似得,“你们佛家不是说什么以德服人嘛,这算怎么回事!
你倒是说句话啊!”
济海盘坐在地上,不为所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