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txt-第三百四十四章 多才多藝的人展示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小說推薦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大爷,那是一定要当的。
因为朱铨是主场作战,并且为‘戴尔’猜想的证明贡献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有这样的待遇,谁也不能说些什么。
就在朱铨当‘大爷’的同时,简单的论证工作也已经是走到了最后一步。
这最后一步的验算可以说是集结到了在场所有数学家们以及所有的计算力,为的就是尽快的把这最后一块白板上面的内容给验证出来。
空气仿佛凝结!
气氛实在是太紧张了!
所有人的呼吸仿佛都要停滞了一般!
而现场将近上千人的游客都站在比赛场地外围观,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全都闭着嘴。
这上千人的心脏跳动的声音似乎都能彼此听到,那‘扑通’声音似乎在说‘加油’!
媒体记者们也不在“咔嚓、咔嚓”的拍照了,生怕自己照相机的快门声影响到他们的验证工作。
就差最后三步了!
就差最后两步了!
就差这最后一步了!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感觉压抑极了!
董四海院士看着这白板上面的公式,开口问:“空间模曲线方程?”
在一顿敲打键盘的声音之后,何在常看到饿了运算出来的结果,马上道:“这第一方程完全成立!”
紧接着,运算的第二方程式的结果也出来了,葛云天同样也是敲击了下键盘,让电脑跑着算了一会儿,道:“这第二方程也成立!”
与此同时,剩余的验算工作负责人们也陆陆续续的爆出了自己所负责的这一部分是否成立消息:
鞠祎婧站起身汇报道:“我这里运行验算的幂函数坐标轴正确,结论成立!”
袁东教授的一个得意门生接着汇报道:“运算正确,反函数坐标系成立。”
京城大学的一位教授道:“公式十八,成立!”
华国数学院研究员面带笑容的说道:“立方、四次方…十三次方运算结果,成立。”
“SAN值统计无误,成立。”
“Nf值统计无误!”
随着又一个关键数值验证正确,所有人的脸上均露出振奋的笑容。
最后的验算结果越来越近了!
每一声的反馈都无比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成立!”
“成立!”
“成立!”

当负责以后一个验算工作的袁东教授喊出了最后一句验算结果之后,所有数学家们在这一瞬间都停下了手中的纸笔,齐刷刷的抬起头看向坐在那儿的休息的朱铨,眼神里充满着激动。
董四海院士全身都在颤抖着,连同他整个嘴巴都在哆嗦着,一时之间,竟然都没办法表达完整的话。
终于,在经过了三秒钟的停顿之后,稍微缓了过来的董四海院士用激动而又颤抖的声音,对着全体数学家们说道:“我宣布,‘戴尔’猜想…论证成立!”
董四海院士说的话声音不算大,但是却坚定且有力,宛若一道惊雷,在人群中炸开了一般,在众人的脑中‘轰隆’一声。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一个京城的老教授竟是突然间鼻涕横流,老泪纵横,道:“成了,终于是成了!”
而站在旁边的几位青年数学家,也是围成了一个圈,彼此之间,相拥在一起,一起又蹦又跳的在原地大喊大叫着。
“华国牛B!”
熱門都市言情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txt-第三百四十四章 多才多藝的人相伴
“牛B华国!”
而一个华国数学研究院的研究员,多年浸淫于‘戴尔’猜想证明,也是发疯了似的把自己带来的一些验算手稿撕得七零八落,接着朝着天空一抛,给扔到了天上,大声喝道:
“咱们国家终于特么的破解了这特么的‘戴尔’猜想!!!”
之前得意洋洋、趾高气昂的何在常、葛云天等人也是不由的喃喃自语,一边摇头,依旧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哪怕这验算工作也有他们的参与。
“不敢相信!”
“难以置信!”
鞠祎婧也是看向身旁的柳筱玥还有几个其他的女数学家,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向那五十三块白板,问道:“咱们…这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在做梦!”一个华国女数学家已然是红了眼眶,湿了脸庞,反复肯定着,开口道:“是真的!这个真的是真的!我们真的证明出来了‘戴尔’猜想。”
柳筱玥没有说话,但是微微上弧的嘴角以及不再有嫌弃、冷淡的眼神,可以看出她现在对朱铨的态度随着朱铨证明出了‘戴尔’猜想已然有了很大的改变。
全场的华国数学家们与有荣焉的狂欢着。
不是华国的人,大概是很难明白此时此刻这些华国数学家们的激动心情的。
这种内心中的感动与荣耀,真的是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都显得有些苍白。
忽然,那位来自日已落国的女数学家兀自的拍起手,鼓着掌,啪啪啪的对着朱铨送去了祝贺:
“这位华国年轻帅小伙,恭喜你,成功的解决这一世界性数学难题,我想,什么时候可以邀请你去我们日已落国的大学,牛津与剑桥,你随便挑,做做讲学之类的交流。”
日已落国不愧是欧洲的‘搅/屎/棍’,现在俨然一副世界‘搅/屎/棍’的模样,再一次勾起了抢人大战。
这特么的,你哪怕下去之后说,不行吗?
这就好比是刚刚足球比赛刚拿了冠军,就有人对着队伍的球迷说要买了球队的最强者。
这特么的不是找抽的吧!
得亏是华国人知道朱铨是国视的主持人,并不会轻易的离开华国,所以只是怒目而视的看着日已落国的女数学家。
而看到这一微妙变化的他国数学家们就已然是明白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按下招揽的心思,只是用力的拍手祝贺:
“well done!”
“bravel!”
“よくやった!”
“잘했어!”

一个个外国的数学家们用自己国家的语言对朱铨的这一成就表示了自己的祝贺。
随着掌声越来越大,几秒钟后,此时的比赛现场响起了漫天的掌声与欢呼声。
势比人强!
纵然灯塔国的数学家花盛钝与林坑再怎么不愿意,此时也是没有话可说了。
两人相视一眼,也都为朱铨送去了表面真心、表面实意的掌声。
心里面真的是相当的不舒服啊!
‘戴尔’猜想一直都是灯塔国出于领先地位,原本以为会是它们灯塔国的数学家率先解决,可没有想到居然是华国的数学家…不对,好像还不是个数学家。
哎呀!
好气哦!
面对此情景,虽然内心实在是不舒服,虽然对面前这个成功证明‘戴尔’猜想的人表示明确的不喜欢,但是作为数学家,还是对朱铨在证明‘戴尔’猜想时所展露出来的精湛数学功底和天才般的思维所折服了。
对于实力上的压制,他们不能不尊重,也不能熟视无睹。
面前这个年轻人,值得他们的掌声,也值得这世界所有数学家为他喝彩。
“不得不说,这位年轻人实在是太棒了!”
“没想到,这华国在顶尖数学人才的储备上还是做的相当好的。”
“百年难得的景象啊!距离上次世界性的数学猜想的解决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
“能够亲眼目睹这一盛况,死而无憾啊!”
“今儿真的是大开眼界了!”
“服了,我真的是服了!”

此时,听到如此多盛赞的朱铨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哎,不就是顺手解决了一个数学题目么?
既然你们敢把这道题放在国际青少年数学竞赛的交流会上,无非是认定了这道题的难度也就够着青少年的水准了。
自己这个大学也学了一年高数的人,解决掉这个问题,很难吗?
朱铨冷哼了一声看着灯塔国的队伍所在地,接着摆摆手恭身道:“谢谢各位捧,这实在是太捧了!我就是采访之时顺手做了道题,实在是献丑,献丑啊!”
而在此之前,那位污蔑朱铨,说朱铨用计算器进行‘五位数乘以五位数’来蒙骗奖金的那位京城大学女研究生志愿者也是从人群中挤了进来,涨红着脸,九十度鞠躬致歉,异常诚恳的表达自己的歉意:
“朱老师,我得向您说声‘对不起’。之前是…是我眼拙,有眼不识泰山,没有等您解释,直接是在主观上认定了您是在用计算器进行计算。但现在想来,我才是井底之蛙,有‘狗眼看人低’的思维。我以后一定改…”
听到女大学生如此真诚的道歉,而不是简单的将她自己的错误一带而过,而是认真的思考了自己犯错的原因。
道歉,不能只是浮于表面,而必须得深刻,至少也得刨析出错误的原因。
这是朱铨一直坚持的事情,也是朱铨判断该不该别人道歉的唯一标准。
现在看来,这位来自京城大学的女研究生的道歉有因有果,自然是满足朱铨的要求的。
朱铨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没关系的,不碍事儿的!咱们‘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还是好同志嘛!”
鞠祎婧走上前去,搂着刚刚道歉的京城女研究生,笑着对朱铨说道:“说起来,我也得向朱老师你道歉呢!”
又笑了几声,鞠祎婧继续道:“在得知你心算五位数乘法时,我也时主观性的认为你时心算的。在你说完那篇《马说》之后,我更是觉得你仗着文采好,有点无理取闹!…”
朱铨也朝着她笑了笑,本着揶揄的想法,问道:“只是有点儿?”
鞠祎婧:…
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还能不能让我把话给说完了?
还能不能给我一个稍微体面一些的‘面具’?
真的是…这国视的主持人,简直是真的太能说了!
以后自己找老公,一定不能找主持人,尤其是专业素养最高的国视主持人。
对!
自己的闺蜜柳筱玥也是!
鞠祎婧保持镇定的笑了笑,继续说道:
“好吧!是比‘有点’多点,但是我现在承认了,我们中的很多人并不是《马说》中的那位伯乐,距离还差的远。不然的话,怎么你这匹‘千里马’就在我们眼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朱铨心道:
废话!我这不是穿越过来的么?怎么知道你们这个世界居然连‘戴尔’猜想都没有解决掉呢?
此时,不仅仅是女研究生和鞠祎婧都表达了自己的歉意,那位因为《马说》被讥讽到离场的青年数学家也是返回到现场,诚恳的向朱铨道歉:
“朱铨老师,实在是对不住您!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没有事先了解,直接是先入为主的判断,给您带来的不便的影响。”
朱铨对此道歉也是照单全收,‘呵呵’笑着摆摆手,道:“没事儿,没事儿,以后记住就好了。”
得到朱铨原谅的众人也是稍微的喘了口气。
要知道,一个连世界性数学难题都可以一个人,在短短五个小时的时候内解开,足够能比肩牛顿、欧拉、高斯、欧几里得的伟大数学家,怎么可能连一个区区五位数的乘法都要作弊呢?
别的不说,在刚刚证明的过程中,那遍地都要N次方的数值,就要远比这个运算难度强的多。
所以,他们刚刚认为朱铨是位连五位数乘法都要作弊的人这事儿,在现在看来,一定是二十一世纪内最搞笑的笑话了。
每每响起来,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感觉到脸发烫!
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个跟本不能够怪罪他们的啊!
当时的情况是,朱铨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谁知道会是他呢?
而且,就算知道是他,那也只是出于对其国视主持人身份,半信半疑他不会作弊罢了。
谁会知道他是深藏不露的数学家呢?
反正,只要他们道歉道的快,嘲笑就赶不上他们!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第三百四十四章 多才多藝的人閲讀
不过,他们可以预料到的是,在未来数学史上,这件事情,一定会被记录下来的。
也罢!
也罢!
反正到时候自己要么已经是七老八十了,谁还在乎这个呢?
自己都道歉了,还要自己怎么样?!
此时,游客们也是一片欢腾的景象:
“朱铨!”
“朱铨!”
“朱铨!”
“朱铨!”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笔趣-第三百四十四章 多才多藝的人展示
“朱铨!”
“朱铨!”

就像是在足球场上,主队获得胜利,所有的现场球迷在赛后,肩并着肩,同时的起跳雀跃,为这一胜利而欢呼、呐喊!
听到全场在叫喊着‘朱铨’的名字,现场的媒体记者们也是激动万分。
朱铨这是为国争光啊了,还是出自自己这个传媒行业的人,简直太厉害了!
此刻,朱铨被更多的人所熟知,形象也更加的立体起来。
之前,在同行中,因为朱铨的崛起,以一个大四学生的身份,获得了国视主持人大赛冠军,继而又接连报道了很多条爆款新闻,主持了《一起关注》这档新闻栏,使得收视率大增…等等表现是触碰到了很多相关从业的利益,他们均表示不服。
私底下的时候,他们都是对朱铨有所不满的!
但是,在这一刻,他们看向朱铨的眼神里都是带着一种名为“钦佩”、“欢喜”、“自豪”的情绪的。
兀自,他们的内心深处在诉说着:
朱铨这货,好像确实是值得赞美的啊,实力确实很棒!
在别人看来,朱铨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能他们所处的立场不同,那就对朱铨有不一样的评价。
那些相关利益者辉觉得朱铨剑走偏锋,身上有招黑体质,一点都不给别人留活路。
可是,如果换个角度来看,那就是另外一个看法了,无一不是褒奖之词。
今天的这一刻,可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一个华国的数学家,为世界数学界解决了一道难题,促进了数学水平的飞速提高,翻开了数学研究领域的新篇章。
而就在此时,人群外面来了一群外国的媒体记者。
他们这群人姗姗来迟。
虽然国内的数学家与国外的数学家,国内的媒体与几个国外的媒体基本上都是在同一时间打电话让人过来,但是出于‘你懂的’的原因,那些外国媒体记者们姗姗来迟。
他们有些是各自国家电视台派驻到京城的记者,有的是各自大型外国报纸、期刊派驻京城的记者,还有的就算碰巧在京城进行采访任务的记者,在接到消息后,不以为意,拖拖拉拉的来到现场。
本以为证明才写了十分之一,可没想到居然就完成了。
这下子,他们才激动要从外面往里面走。
可现在人那么多,哪里有这么容易呢?
他们一边朝里面挤,一边操作不流利的汉语询问:
”那个数学家是在哪里?“
”解开‘戴尔’猜想的数学家较什么名字啊?”

外国记者们在一惊一乍之间,终于是挤到了前面,于此同时,也跟其他方面的人士确认了面前那个帅气的年轻人就是解决‘戴尔’猜想的人,全都震惊不已,很是好奇。
一旁的倭国记者询问起旁边的华国记者:“请问,那位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他啊,叫朱铨。”华国记者介绍道:“他可是我们华国的著名主持人。”
倭国记者:…
主持人?
没有在开玩笑的把?
这里,不仅是倭国记者在问,其他国家的记者也都是在问身边的华国同行,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太一样,又很统一。
“他啊,他可是我们华国的辩论大佬!”
“他啊,他可是我们华国的声音王者,灵异小说盗墓流的开拓者。”
“他啊,他可是我们华国的新闻收视率神器!”
“他啊,他可是我们华国有名的段子手!”

听听,这身份五花八门的,且全都跟数学没有直接或间接的相关。
这下子,来自世界各国的媒体记者团们全都震惊了!
大家心中不由的狂吼了一句:
你特么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为何如此的多才多艺?!
朱铨表示:
嘿嘿!
我确实挺‘多才多亿’的!
攒了得有二十一年了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