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紅樓春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閲讀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甚么事,这样郑重?连饭都要摆在里面。”
贾蔷进屋后,绕过一面桃木四扇围屏,看到着一身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的凤姐儿坐在酸梨枝鸾纹玫瑰椅上拿着一本开蒙书《百家姓》在皱眉吃力的看着,不由好笑问道。
凤姐儿听声,忙将那书本放下,如释重负,见贾蔷打趣的笑着,啐了声道:“这牢什骨子顽意儿,我真是够够的!”
贾蔷笑道:“我并不强迫你学这个,不过往后她们在取笑你目不识丁,你心里不难受就好。”
不难受个屁!
凤姐儿咬牙道:“不就是几个字?我还认不得它们了?”
贾蔷见她娇俏泼辣,笑道:“慢慢来,一天认识三五个字,一年就能认得一二千。日子还长,几十年后,你就是文坛大家了。”
凤姐儿“噗嗤”一笑,丹凤眼眸光流转,嗔道:“就你嘴甜!”
又对红着脸添了茶的丰儿道:“去同厨房说,备两个好菜,温一壶酒来。”
丰儿应下后,便出门去要饭菜,刚一开门,就看到吕氏偏着脑袋趴在门口,忽见门打开,吃了一惊,却也来不及躲闪。
场面一时尴尬之极。
好在看到来人是丰儿,忙“嘘”了声,从袖兜里摸出一块碎银子来,堆笑往丰儿手里塞去。
丰儿不接,走到一旁对吕氏小声道:“侯爷不仅是爵高,还是绣衣卫指挥使,最忌讳这个。果真让他知道了,奶奶也保不住太太你。”
吕氏闻言有些不大服,道:“再怎么说,我也是他的长辈……”
丰儿气笑道:“敢情前几日奶奶都白给你说了,太太你是长辈,可侯爷却从不是纵着长辈胡为的人。太太难道比我们西府的大太太、二太太还更亲近些?慢说西府的太太,便是东府的太太们,也不敢在侯爷跟前拿大。因为侯爷还是整个贾家的族长,尊贵长辈归尊重长辈,可族法仍在亲戚之上。王家舅老爷在我们侯爷跟前,也从不拿大。
老爷、太太既要在京过活,甚么都好说,荣华富贵也简单,唯一万万做不得的,就是不要惹侯爷生气。奴婢再说一回,果真惹得侯爷不满,奶奶也护不得你们。”
说罢,丰儿转身离去。
吕氏一张脸臊的红一阵白一阵,王子贤劝道:“安生过日子罢。”
吕氏压低声音啐了口道:“你嚼甚么蛆?过日子,我不知道安生过日子?可若不想法子,仁儿该怎么办?难不成指望老爷?”
王子贤呵了声,道:“你需明白,从今往后,便是寄人篱下过活了。你一个内宅妇人,还想算计人家不成?连一个丫头都知道利害,仁儿那边……已经惯坏了,自由天命。你莫要连姑娘的日子也坏了……”
说罢,摇了摇头回房间睡觉去了。
却说房间内,凤姐儿让贾蔷躺在榻上,她则拿着美人锤轻轻的给他捶着腿,笑道:“蔷儿,回京后,能不能给我爹爹寻个差事……不必当官,能有个活计,不用整日里在家待着清闲就好。果真给他个官做,他也做不好。”
贾蔷双手枕于脑后,呵呵笑道:“你都开口了,我还能说不?也别在官场上寻活计了,伯父性子平和,容易让人算计了去。让他去商号,当个算筹先生罢。其实也就是每日里吃吃茶,看看人到齐没有。清闲,薪俸还高。”
凤姐儿闻言,自是笑颜如花,如姑娘般偏着螓首啐了声,道:“我是你二婶婶,你管我爹叫伯父?”
贾蔷见她眸波流转,笑着警告道:“有话好好说,别招惹我。你老子娘就在外面,好歹给人点尊重。”
凤姐儿闻言,俏脸上的滚烫散了些,心里却愈发敬重迷恋。
若果真只是贪她的色,又哪里会顾忌这些?巴不得更刺激些。
如今这般,可见是心里有她。
她离了床榻,坐回椅子上,倒不是担心贾蔷言而无信,而是担心她控制不住自己,把他给吞了……
“蔷儿,我打算回京后,送爹娘去王家那边,寻个宅子落脚。”
凤姐儿正色道。
贾蔷闻言微微扬了扬眉尖,道:“这又是何故?你平日里想念他们想念的睡不着,如今接回京了,怎还远远安置东城去?搁在西城不是更好?”
凤姐儿坚决的摇头道:“远香近臭,我爹性子棉和,没硬气。我娘呢,又不是个聪明的,只一些小心思,也都在王仁身上……
就送去王家那边,逢年过节过生儿时我常上门去瞧瞧就好。放在身边,必多生是非。一个二太太已经够人头疼的了,再来一个那样的,我还活不活?”
贾蔷哈哈笑道:“行,不愧是管了这么多年家的凤辣子,杀伐果决,是个人物。”
“呸!”
凤姐儿啐了一口,着实受不得“凤辣子”三个字的称呼,起身走了过去算账……
……
凤藻宫,偏殿。
李暄赤脚躺在一张长榻上,嘴里叼着一根绿油油的黄瓜,咬起嘎嘣脆。
尹后坐在凤榻上,看着这个都快要当父亲的儿子仍这般模样,不由摇头道:“五儿,你就不回王府看看邱氏?她没日子就要生了,你就留她一人在家?”
李暄撇嘴道:“母后,哪里是留她一人在家?儿臣宽厚,让她娘她嫂子都住王府去了。邱家那一屋子娘们儿,都呆头鹅一样傻不愣登的,儿臣着实不愿见,所以就在母后这躲躲清静。”
这世上官家女子,多是一辈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学着如何相夫教子,无趣的紧。
可恼贾蔷走的匆忙,云家那小娘到现在也没个着落。
想起此事,李暄忽又道:“母后,虽说林相爷那位姨娘救了回来,人家也大度,除了加大力气追缴宗室亏空外,也没做甚么……嘿嘿嘿!母后,这谦谦君子发了怒,手段都是绵里藏针啊。这几日宗室的日子是一日比一日难过。不过这等手段挺好,没那么粗糙暴烈。可贾蔷那小子马上要回来了,知道这事后,参宁侯府必是第一个遭殃,忠顺王府排第二,那厮恼火起来上头,是真敢要人性命。儿臣瞧着,林相爷未必就能约束住他。要不,等他回京那天,儿臣去码头上控制一下?”
尹后闻言,先是嗔了幼子一眼,随即沉吟稍许,道:“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林相府必会派人去接,有林如海发话,贾蔷不会乱来。再说,他也不像你说的那样莽。”
回观贾蔷一路行来,许多事看似莽的能捅破天,可再细细品味,其中还是有分寸的。
譬如林家千金马车被焚那一回,贾蔷敢带兵马司丁勇围赵国公府、围雄武候府,他或许也真敢杀人,但在对上李曜时,分明还是留有余地。
要知道,凶手最后就是消失在李曜府上,是李曜门人!
即便如此,他也没下杀手。
只这一留手,立刻高明何止一筹?
前面的莽,也变成了聪明。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紅樓春-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看書
尹后才不信,贾蔷回来后,会直接对忠顺王府下死手。
忠顺王李祐是皇帝控制宗室的一颗重要棋子,等闲不好动。
不过,参宁侯府就不好说了……
没想到,她想到的事,李暄竟也想到了,只听他嘎嘎笑道:“贾蔷回来后,忠顺王府估计还能缓缓,参宁侯府那边绝对遭殃。那些武侯府没一个是真正干净的,贾蔷是绣衣卫指挥使,想寻他们麻烦,根本不用过夜!母后您瞧着罢,保管有热闹看!”
尹后闻言,没好气白了眼唯恐天下不乱的李暄,想了想到:“也罢,等他们回京时,你去传本宫懿旨,让他随你一道进宫来见本宫。眼下朝政沉重,北边胡虏也不安宁,这个时候不好闹的太过。再者,绣衣卫那边还未审完。即便要治罪,也要等有了罪证才算名正言顺。”
李暄闻言登时高兴起来,就因为装了回中毒,他父皇母后非让他卧床半月才能见人。
好不容易得了机会去了趟林府,也是乘轿子去的,刚一露面就被尹家太夫人勒令回宫。
这日子哪里是人过的?
如今好了,可以去码头上透透风了!
不过,还有一事……
“母后,上回三哥门下楚家那蠢货勾结贾家二太太上血书告贾蔷,闹的满城风雨。后来翻转过来,偏薛家子又嘴欠,当街说了些难听的,正巧让三嫂听了去,结果让人打了个半死,差点割下舌头……这事母后也得同贾蔷说清楚。这小子当初落魄时受过薛家大傻子的帮助,那薛家大傻子为了帮他,连家里的丰字号都送给了他,天下哪还有这样的大傻子?
贾蔷那人母后您也是知道的,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可心里傲极了。他不怕别人对他恶,就怕受别人恩惠。有薛家子这等恩情在前,如今薛家子被打成这样,父皇还要让忠顺王叔等贾蔷回来了后再打一遍……啧,那小子不炸锅才怪!您得好好安抚安抚,让他别炸毛!
儿臣把话放这,李祐敢当着他的面动手,他就敢揍李祐!反正打李祐也罪不至死,大不了官不当爵不要了就是。这小子早就想跑路了……”
得闻李暄的危言耸听后,尹后扯了扯嘴角,极美的俏脸上浮起嗔怒,咬牙道:“他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本宫再宠他,也容不得他说走就走,拿大燕当甚么了?你父皇说了,他明日就能到京,你去码头叫他来!”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