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8ox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江湖梟雄-第一三六三章 稀碎的西北之行-px22p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
薛仲元看出杨东眼中闪过的不信任和疑惑,嘴角微微上扬,这一刻的他,收敛了满身杀伐,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充满慈爱的老者:“人这一辈子,很像是佛门的修行,或许一生执迷,但也可能在某一天顿悟!我这么做,只是想维持住他们小两口的这个家庭,给孩子一个好的未来!薛然在世的时候,我一直认为他的偏激是教育的欠缺,但最近几天我想了想,感觉更是生长环境的扭曲!以前我始终在后悔,后悔小的时候没有给他们过多的陪伴!但是就在今天,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改变是永远不会晚的!即便我已经风烛残年,可是只要我愿意去改变,这个家庭总会重新充满温暖的,你说呢?”
英雄纪略之白袍
薛仲元语气诚恳,同时也夹杂着饱经风霜的阅历和悔不当初的无奈。
半头银发和满脸皱纹,都在清晰的昭示着一件事。
他,已经不再年轻了。
超级高手艳遇记 路边白杨
擒愛a計劃:老公,妳被捕了! 明夕
“铃铃铃!”
风尘谱
薛仲元话音落,杨东的手机铃声急促响起,看先张晓龙的号码打来,杨东按下了接听:“龙哥?”
“我这边的事情办妥了,你得过来主持收尾工作!”
“好,你把位置发给我!”杨东点头答应下来,等电话挂断后,调整了一下情绪,对着薛仲元微微点头道:“薛叔,既然您坚持着要让小波和薛茜维持这段婚姻,作为一个小辈,我无话可说,也尊重你的选择,但是小波那边,我不会开口,您去谈,比我更合适!”
情心剑骨江湖录 堇色烟云
“谢谢!”薛仲元听见杨东的回应,微微颔首致意,虽然他跟杨东之间是叔侄辈分,但既然坐在这里,代表的就是薛茜和李静波双方的家长。
虽然杨东口口声声的说,他不会通过扼制薛仲元在东北产业的方式,去为李静波争取什么,但实际上而言,他把薛茜送回来,而且坐在这个位置,就已经足够表明立场了。
“这事您不该谢我,因为我也衷心的希望,小波能够一个完美的家庭!”杨东顿了一下:“其实这孩子的命挺苦的,您给他一滴水,他真的能还你一条河!”
“我见识过了!”薛仲元点头。
“薛叔,时间很晚了,我就不继续留下叨扰了!”杨东此刻也急于去张晓龙那边,起身打了个招呼。
“明天中午,一起吃个便饭!大家一起坐一坐吧!”薛仲元也随即起身,跟杨东握了握手。
两分钟后,杨东离开长天大厦,在坐进车里的同时,拨通了张晓龙的电话:“龙哥,你那边什么情况?”
“我跟你说,今天晚上,我这边……”张晓龙压低声音跟杨东讲述了起来。
温柔来袭 AZ
“你等我,我马上到!”杨东听见张晓龙的回应之后,摆手示意汤正棉开车。
……
凌晨五点十五分钟,天边已经浮起了一抹鱼肚白,黎明前的阶段,整座城市万籁俱寂,街道上除了稀少的车辆,仅有环卫工人在清理着街道,准备将干干净净的新一天送给每一个人。
三环线某小区门外,一家开设在沿街商网里面的诊所,此刻二楼病房正亮着黯淡的灯光,顺着窗帘的缝隙投到外面。
屋内的病房里,二河此刻正脸色蜡黄的躺在床上,输着消炎的吊瓶,他左手的断指已经经过了简单包扎,但纱布始终在溢血,已经染红了床单,他的伤口并没有经过缝合,而是采用结扎止血的方式勒住了手指底端,这么一来,这根手指头肯定是废了。
“哎!哎!你他妈别睡觉啊!闭眼就醒不过来了!”病床边上的雀哥扫了二河一眼,发现他要闭眼睛,猛地推了他一把。
“哎呀我艹!你他妈有病啊!”二河被雀哥晃了一下,左手撞在了床边,疼的龇牙咧嘴:“我他妈闭眼是因为困了!你看见谁因为丢一根手指头能死了的?!”
“操!我他妈不是怕你失血过多吗!”雀哥骂了一句。
“之前他吃的止痛药,里面有安定成分,人犯困是正常的!”被雀哥挟持的诊所老板看着两人,颤颤巍巍的解释了一句。
“你他妈快闭嘴吧!连他妈缝合伤口都不会,你这种赤脚大夫,开鸡毛诊所啊!”雀哥梗着脖子骂了一句。
“大哥!咱们讲点理行吗!我这是个妇科诊所!我缝针干啥呀?合着哪个妇女来这看病,我还能把B给人家缝起来吗?”医生被雀哥骂了一句,委屈扒拉的解释道。
“你还JB敢跟我犟嘴!”一宿没睡的雀哥此刻情绪也很暴躁,在喝骂的同时,伸手就抽出了腰间的手枪。
“大哥!咱们可不带这样的啊!这无冤无仇的!你……!”医生看见雀哥掏枪,直接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我这一辈子都没干过亏心事!你们要是求财,我把钱都给你们!但是别杀我行吗!我儿子还上小学呢!”
“哎呀,你快消停点吧!”二河看见雀哥鸡飞狗跳的模样,烦躁的呵斥了一句:“接咱们的人联系上了吗?”
“艹你妈!再多说一句话,我把你屁.眼子缝上!”雀哥攥着仿五四对医生骂了一句,也是相当无奈的看向了二河:“我这一晚上打了无数电话出去,但是根本打不通,我想过了,咱们俩不能完全指着他们!实在不行,就得自己走!”
“大哥!我有车!我把车给你们!”医生求生欲极高的插了一句。
“要走就得趁早!否则时间耽误的久了,天一亮临检就该多了!”二河舔着干裂的嘴唇开口。
“你这个B样儿,能走吗?”雀哥扫了他一眼。
“铃铃铃!”
雀哥话音落,不等二河回话,医生的手机就响起了铃声。
“谁啊?”雀哥警惕的问道。
“不知道啊,是个陌生号码!”医生摇头。
“接电话!别乱说!”雀哥几步走到医生身边,用枪顶住了他的头。
“喂,你好……”医生吞咽着口水接通了电话,聊了两句后,眨巴着眼睛看向了雀哥:“大哥!好像是找你的!”
“找我?”雀哥一把夺过了电话:“喂?”
“大雀,是我!”朴灿宇的声音传来。
堂冥獵魂者 幕唯蕓
“哎呀我艹!你他妈跑哪去了?我两点给你发的短信,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雀哥急赤白脸的问道。
“昨天晚上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出现了一些意外,我能活着跑出来就算不错了,你在哪呢?我去找你!”朴灿宇语速很快的问道。
“我在三环路这边的许志和妇科诊所!你过来吧!”雀哥跟朴灿宇联系上之后,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
“妥!对了,你跟肖凯联系了吗?”朴灿宇再问。
軍婚有毒 陌上沙
“我就能记住你的电话号!他一天恨不得换八个号码,我咋跟他联系啊?”
“行吧,你现在那等我,有什么事,等咱们俩见面再聊!”朴灿宇扔下一句话,随即挂断了手机。
“谁的电话啊?”二河等大雀放下手机,冲着他问了一句。
“老朴!”大雀咧嘴一笑:“一宿联系不上他,我以为他折了呢!现在他回来了,我就放心了!咱们争取今天就走!”
“嗯!”二河听见这话,点点头,没再吱声。
……
大约一个小时后,辗转进入城内的朴灿宇迈步走进了诊所屋内,此刻朴灿宇皮青脸肿,额头上还有一道血液干涸的伤口,看起来异常狼狈,随着一场交易的失败,也就意味着他们这次的G肃之行,彻底以失败告吹。
“哎呀我艹,你咋造成这样呢?”雀哥看见朴灿宇这副模样,瞪着眼珠子问道。
“昨天晚上!杨东那边一大群人扑我!而且他身边那几个牲口全都在场!我能跑出来,还是因为身边的几个人拼了命的护着我!能活着出来,就他妈算祖宗干正事了!”朴灿宇心有余悸的把话说完,随即目光一扫,看见床上的二河之后,登时一愣:“大雀!这怎么回事?”
“他就是砸在三合里面的那颗钉子!昨天晚上就是他带着我跑出去的!”大雀语速很快的解释了一下。
“哗啦!”
肖凯听见这话,直接掏枪上膛,指向了床上的二河。
“我艹!”二河看见朴灿宇的动作,猛地从床上坐起。
“老朴!你他妈要干啥?!”雀哥看见朴灿宇的动作,一步挡在他的身前,梗着脖子问道。
“你是傻逼吗?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你留一个杨东的人在身边,是嫌自己死的慢啊?”朴灿宇低声嘶吼道。
“你别他妈乱来!昨天晚上如果不是他,我压根就跑不出来了!他为了我,丢了一根手指头!而且他亲哥还因为这件事折了!”雀哥攥着朴灿宇手里的枪,使劲往下压了一把。
“哥们!你他妈长不长脑子!一人手指头,就能让你放松警惕吗?”朴灿宇目光机警的呵斥一句。
极品白领
“我去你妈的!你说什么呢?!”二河听见朴灿宇的话,坐在床上也跟着吼了一嗓子:“如果不是他妈的为了给你们递消息!我会走到今天吗?我昨天之所以会暴露,就是为了救大雀!如果我他妈真有问题,会跟他一起跑,把我们已经离开的消息递给了你吗?”
“老朴,他说的没错!如果他有问题,昨天我根本没办法联系上你!你先冷静一下!现在不是咱们闹内讧的时候!”雀哥把朴灿宇的手压下去之后,顺势关上了手枪的保险。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