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txt-第七百八十九章 你是誰,我在哪裏…….看書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城郊官道车马过往,沿河向北,泾河、渭水交集之处,一队兵马驻守,宇文成都、李元霸跟在白发苍苍的老人身后,各持兵器左右分开,看着水中悬空飞起的巨石,本能的向后退出半步。
“师父,慢点…..小心砸到脚。”
“国师,这种粗活该是让卑职们来。”
远远的身后,站立一排护卫的兵卒,有胆大的向后瞄了一眼,看到带着水渍的巨石悬空缓缓落地,惊得去捅旁边同伴,窃窃私语说起话来,引得宇文成都回头呵斥两句,赶忙挺胸站的笔直,变得安静。
站在巨石前的陆良生全然未在意身后传来的动静,看了一阵之前刻上去的水牢归流法阵,从袖袋里掏出那卷画轴,摊在掌心还原大小,展开看了眼上面重新归纳勾画的阵型,并起剑指点去水牢归流,大抵是要在两侧再添加其他辅阵。
宽袖抖动挥洒,陆良生一边刻画,一边也在对身后两人说道:“就是牢固、细化一下法阵,你俩不用这般跟着,回去告诉陛下,不用太过担心。”
“国师,卑职回去不好交差。”宇文成都领了皇命出来,就这么回去,怕是连皇宫不敢进去,他杵在那里不动,挤出苦笑,“既然卑职已经出来了,还是等着国师做完,再回去,陛下那边问起,也能说个大概出来。”
“死皮赖脸。”一旁李元霸嘟囔一句,宇文成都目光凶狠瞪来,也不惧的与他对视,“怎么?你想跟小爷打上一场?你还配,回去好生练练力气再来。”
“你!”
想到这个丑少年是国师小弟子,宇文成都只得收回目光,将脸偏去一边……要是国师也收回我为徒,岂能让你如此嚣张。
轰——
水面轰然炸响,原本岸边的巨石在两人说话声里,沉入水底,荡起的水浪扑上岸来,挨近最近的一双步履袍摆时,被法力隔开挡了回去。
陆良生弹去指尖灰尘,负手转过身来,从两人中间走过,回到官道时,宇文成都紧跟上来,让随行的皇城司兵卒远远吊在后面缓行。
他开口问道:“国师,接下来去哪儿?”
“骊山。”
陆良生望去东南方向,眯了眯眼睛回了句,今日一早出门之时,就先将封神台的‘人阵’重新勾勒,辅以山海异兽纹络改良,眼下水牢阵做完,接下来就只剩骊山那边的‘山阵’了。
“骊山那边,你们就不用去了。”
想着,陆良生停下脚步,抬手阻下宇文成都,看他一脸不解,笑道:“兵戈杀伐之气不宜上骊山。”
那边,宇文成都还想说什么,想到骊山之上的老母庙,常人看不到,但不代表国师看不到老母本人,不对,是本神,要是真惊了她老人家,还真是一件麻烦事,不过就这样回去,也是不妥,想了个折中的办法,跟在后面说道:
“那卑职们,就在山下等候国师。”
“呵呵…..由得你吧。”
走过这边一截官道,绕去长安东面郊野,陆良生便不理会他们,只带了李元霸上了骊山山麓。
站在山下的一帮兵卒,和宇文成都向来混得熟悉,见到国师离开,凑了上来,说起刚才看到的。
“将军,国师刚才怎么将大石头从水里弄上来的?”
“……本将哪里知道,要是知晓,那不也会道法了?!”
几个要好的兵卒围着宇文成都好奇的望着通往山上的石阶,喋喋不休的说起刚才发生的事,对于道法仙术啧啧称奇,甚至有了向往。
知知知~~~
蝉鸣自林野枝头嘶鸣,微风拂着枝叶,沙沙的一片轻响声里,沿着熟悉的山路来到崖边,李元霸猴子般跑去四下玩耍时,陆良生将崖边摆下的石堆重新打散铺开,将做为辅阵的山海异兽图纹同样拆散,分别在每一个小石头上刻出些许轮廓,每一小部分都需要激活,然后再组成大阵,又是要费一番手脚。
等做完这一切,阳光在云间微微有些偏斜,一朵阴云从天际飘来,阳光渐渐阴了。
“呼…..差不多了。”
陆良生拍拍手上灰尘,回头叫了还在崖边一颗歪脖树上荡来荡去的李元霸,一起下山打道回府,走去山下的石阶上,忽然停下脚步,令得李元霸差点撞上了上去,连忙刹停脚步,踩着石阶边缘,双臂使劲扇了两圈,才将身子抽正回去。
精彩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第七百八十九章 你是誰,我在哪裏…….推薦
“师父,怎么停下来了,差点把你给撞着。”
前面停下来的陆良生没有回答,而是转过头,目光望去山麓外某一个方向,轻轻开口,好似有声音传出,挨得最近的李元霸却是半个字都听不到,眨着眼睛凑上去盯着师父像是在说话的嘴唇,又偏头望去陆良生面去的方向。
什么都没有呀?
挠着头上那撮黄毛疑惑时,耳边响起一声响指,陆良生轻说了声:“下山。”
“哦。”
李元霸歪着脑袋,也没明白怎么回事,过得不久,到了山下那座茶肆,陆良生直接走了进去,要了一张方桌,向伙计点了五碗凉茶。
“好勒,客官请坐,马上就给您上茶!”那店家伙计高声应了一声,片刻,提了茶壶,五只陶碗过来一一掺满。
“师父,算上蛤蟆师公,咱们才三个,另外两碗给谁的?”看着面前满满当当的陶碗,李元霸心里越发好奇了。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陆良生将肩头的蛤蟆道人放去桌上,掏出一支竹管插去碗里,那边,蛤蟆道人含着管子惬意的吸了口微甜的茶水,低声道:“乖徒孙,你师父刚才用的是法音传讯,你自然是听不到的。”
“这个有意思,师父也能教我吗?”
然而,不等他说完,回答他的,是茶肆外匆匆忙忙的一阵脚步声,守在茶肆外揽客的伙计吆喝:“哟,这位道长,里面请,您是喝……”
“闪开,有人了!”
伙计被伸来的是手往外掀了一下,踉踉跄跄靠去棚柱,进来的道士,后面还拉着一个老头儿,径直冲了进去,张头望了望里面,目光锁到一人身上,拉着老头儿就坐了过去,将手里的桃木剑呯的拍去桌面,端起茶水‘咕噜咕噜’大口大口仰头灌了下去。
一旁,王半瞎须发蓬松凌乱张开,神情呆滞的坐在长凳上,那边听到陶碗重重放去桌面的动静里,才回过神来,缓缓转过脸,看去另一边慢慢品茶的老人,眼睛眨了眨。
“咦…..师父,你怎么在这里。”
“……我又在哪里?”
看去对面的黄毛丑少年,“你又是谁?!”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