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討論-晴雅集:第六章:神都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诸天万界典当系统
苏瑾从不相信誓言,更不相信陌生人的一面之词。
何况三眼怪物有没有歹意,以前杀没杀过人,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解释过后有没有陪赔偿,以及这赔偿能否令他满意。
“我可以相信你说的一切,不过我为何要相信你说的一切?”见她解释过来解释过去,只字不提赔偿的事情,苏瑾只得提醒说道。
六尾妖狐听懂了他的意思,转身指着三眼怪物道:“将他交由大人处置如何?”
苏瑾摇了摇头,道:“杀了他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吗?既然什么好处都没有,我杀他作甚?”
六尾妖狐神色渐渐冷了下来,眯着眼眸道:“那依大人的意思呢?”
“交出你的全部身家,我饶你一命。”苏瑾说道。
“狂妄自大,不识抬举!”
六尾妖狐勃然大怒,张口吐出一道黑光,浩浩荡荡,宛若江河般冲击向苏瑾等人。
苏瑾怡然不惧,扬手间打出一掌,仙气幻化成一只紫色大手,将那黑光尽数挡在掌心之间。
六尾妖狐飞身而起,前蹄重重踏在紫色手掌中央,将偌大的手掌碎裂,庞大的身躯狠狠砸向二楼。
苏瑾眼中泛着神芒,双拳亮起拳罡,倾力砸出一拳,正正的砸在妖狐前蹄之上,轰隆一声,妖狐直接被打退了,后腿重重砸在地板上,将地板砸出了两个深坑。
“一起上,杀了她!”
苏瑾召唤出一柄长剑,冲向妖狐,顺口对小龙女和孟七道。
他没有什么单打独斗的决斗精神,倾尽全力,解决隐患才是他永恒的追求。
小龙女手握玉女剑,孟七转身化作蛇身,与苏瑾一起,不断攻伐向一退再退的六尾妖狐。
论单打独斗六尾妖狐都不是苏瑾的对手,更遑论现在以一己之力硬抗三人联手了,因而结果便是从头到尾都是她在挨打,不一会儿就被打的遍体鳞伤。
“别打了,别打了,我认输,愿奉上全部身家。”艰难抵抗着源源不断的攻击,六尾妖狐嘶鸣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苏瑾闻言收回斩向她脖颈的剑锋,改为一脚踢在她脑袋上,将其踹到在地,孟七紧跟着变回人身,站立于苏瑾身侧,至于小龙女则是足尖点在妖狐肩膀上,剑刃对准了她的头顶。
六尾妖狐身躯剧烈颤栗着,张口吐出了一座金色小鼎,沉声道:“此物为万宝鼎,里面装着我这些年来的全部家当,望大人能言而有信,收了这些宝贝便放我离去。”
“你自己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出来。”苏瑾淡漠道。
六尾妖狐点了点头,心念一动,将金色小鼎变大了无数倍,右前腿化作右手,抓住一个鼎腿,手腕转动之间,使得鼎口朝下,哗啦啦的倒出了一堆释放着各种光芒的物件。
“轰!”
趁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法宝上面时,六尾妖狐骤然提起金鼎,飞速砸向肩头上的身影,鼎身碾压过虚空,发出阵阵轰鸣。
小龙女神色未变,身躯化作一道神虹,由妖狐肩上降落至她身后,手中玉女剑带着凛然剑芒,脱手而出,瞬间刺穿了妖狐后心。
六尾妖狐嘴里流出殷红血液,将手中金鼎狠狠砸向扑杀过来的苏瑾和孟七,原本庞大的身躯刹那间缩小了数十倍,四脚着地,转眼间便化作残影,冲出客栈,消失在众人眼帘之中。
“还追吗?”小龙女接住半空中的宝剑,转头向苏瑾问道。
苏瑾摇了摇头,道:“不必追了,我们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万一那妖狐以后再来找我们复仇又如何?”孟七道。
苏瑾失笑道:“今时她战胜不了我们,以后就行了?别担心,她若是记着这份仇恨,势要报仇雪恨,那么我们到时候再打死她便是。”
说话间,外面的天色渐渐明亮起来。
上房内,清明伸了一个懒腰,神清气爽地走出房间,看到一片残破的大堂后顿时愣住了,惊愕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记住,我们救了你一命。”此时,苏瑾早已收起了散落一地的宝贝,笑吟吟地望着清明道。
清明无语地揉了揉脸,无语道:“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想让我欠一个人情?”
“昨天晚上发生了如此激烈的战斗都没能吵醒你,你难道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苏瑾反问道。
清明脸色微微一变,道:“我明白了,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还上这份人情。”
苏瑾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吧,继续上路,再过一条河就到神都了。”
十日后。
傍晚。
一艘装饰豪华楼船顺着神都内河渐渐来到城池内部,楼船甲板上的五人抬目望着河道两岸上的奢华建筑,神色各不相同。
突然,一阵悠扬而动听的笛声自前方牌楼上传来,楼船缓缓靠岸,船上的众人转目望向笛声响起的地方,只见一道笔挺的身影站立于牌楼的屋檐之上,手中拿着一支横笛,静静的吹奏着音符。
“大晚上的站在城头上吹箫,这人该有多寂寞。”苏瑾呢喃说道。
清明脸颊抽搐了一下,忍不住辩驳道:“苏瑾大人,那应该是竖笛吧?”
“吹箫和吹竖笛有区别吗?”苏瑾奇怪地问道。
清明一愣,旋即竟是无言。
在阵阵悠扬的笛声中,一道抱着长琴的身影自黑暗中缓缓走出,目光怔怔地望着那吹笛之人。
“锵!”
某时,笛声骤停,一抹刀光刹那间划破虚空,凌空斩向黑暗中的人影。
“砰!”
那人影将长琴系在身后,一拳打在刀刃上,身躯被强大的力量击退,重重砸在一面墙壁中央,无数沙土飞扬,落在了他的头上,肩上。
刀客握住手中长刀,仿佛握住了整个天地,刀光占据了人影的全部视野,在其身上划出道道伤痕。
“为何要杀我?”人影愤怒地喊道。
“妖,就该死!”刀客淡漠说道。
“我从未做过任何坏事,凭什么该死?”人影伤痕累累,悲恸至极的喝问,仿佛野兽临死前的悲鸣。



Recent Posts